Tag Archives: 海上风

感动!

老版海上风依然,虽然有些荒凉,但还是旧有的模样。 我们要不离不弃,共同发展。 祝中国博客网健康发展!

Posted in 诗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王文宝:略谈北京话的特点

    民俗学前辈王文宝先生近日寄来一篇论文,支持海上风的发展,我们深为感动,先生来信对我们鼓励有加,希望我们能够把已经开始的事业进行下去。先生由于在家中不幸遭遇煤气爆炸之害,双手还不灵便,便用颤抖的双手,在艰难的境遇下写出这篇论文,然后邮寄到华东师大。我们无法表达感激之情。学术王莫道不消魂丹旦了解王先生的学术成就,随即主动将王先生文稿输入电脑,该稿件将成为我们的珍藏。现刊出这篇珍贵的论文,以饷各位读者。我们衷心祝愿王先生长寿安康,我们也应该努力把民俗学民间文学的事业不断发展进行下去,不辜负先生期待。 略谈北京话的特点——最突出、最活跃鲜灵的京味儿民俗文化 王文宝   汉语,除了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外,还有广东话、闽南话、绍兴话、四川话、上海话、河南话、天津话、山东话、山西话、陕西话、东北话等等的方言,北京话就是其中的一种。   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的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语的标准语。汉语普通话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语言之一。北京话对普通话的形成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清代夏仁虎在《旧京琐记》中对它有所论述;民瑞脑消金兽国以来出版的齐如山的《北京土话》,金受申的《北京话语汇》,徐世荣的《北京土语辞典》,宋孝才、马欣华的《北京话词语例释》等等,对北京的方言土语进行了搜集、整理和解释,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我们在研究北京话特点方面显得较为薄弱。我这里对它进行一些分析和研究,供大家参考。   北京是我国著名历史名城、数朝首都,长期以来成为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北京话就是在当地居民、外来人士和少数民族文化交融中形成的,除了大部分被普通话吸纳外,它还有着丰富的方言土语,下面略举一些现在最常用的例子您看看。 1.  嗔(chēn):责怪,如“他~着我昨天没来。” 2.  拽:①音“zhuāi”,甩、扔,如“他心里有意见就~闲话。”“你们玩儿泥巴别满是胡~。”        ②音“zhuài”,拉,如“他坐那儿不起来,拉了半天我也没~动他。” 3.  搧(shān):①挥手打,如“他蛮不讲理,让他哥哥个~了个大嘴巴。”               ②挥片状物使生风,如“~洋画儿。” 4.  皴(cūn):①受凉风吹而表面粗糙,如“天儿冷了,手脸都~了。”“包饺子剩下一块面搁了一天就~皮了。”              ②皮肤上积存了垢屑,如“他几天没洗澡,用手一搓下许多~儿来。” 5.  讪(shàn)脸:《现代汉语词典》:“小孩子在大人面前嘻皮笑脸。”如“老实点儿,别跟你大叔~!” 6.  别价:《现代汉语词典》:“表示劝阻或禁止。”如“~,你还是在家呆着吧。”“价”有时也写作“介”。 7.  敢情:①当然,如“咱们一块儿去那~好。”          ②原来,如“~你还没走哪?” 8.  装蒜:《现代汉语词典》:“装糊涂,装腔作势。”如“你甭跟我~!” 9.  胡噜:《现代汉语词典》:①抚摩,如“他的头碰疼了,你给他~~。”                          ②用拂拭的动作把东西除去或归拢在一处,如“把桌子上的瓜子儿皮~~。”“把瓜子皮儿~到一堆儿倒在土盆儿里。”                          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风物 | Tagged , , | 2 Comments

国剧也疯狂

上海国际艺术节汇集各国艺术表演,同样也包括国剧,选择观看了一些,这些演出都是很精彩的,从观众的上座率和观众的反应都可以看出,另外观众有年轻化的趋势,不再是老者居多了,相信这是每一位国剧表演者所欣慰的。上周是上海昆剧团的保留曲目〈邯郸梦〉,同样也是现代版,改变自汤显祖的“四梦”之一,相较于之前看的一些昆剧,剧目时间长很多,情节饱满。虽然是戏曲外行,但也有点外行自己的看法,昆剧布景很是精致丰满,层层叠叠演绎着剧情营造着气氛,曲调是柔和悠扬的,挠搔着人的耳膜,不知道这样形容是否恰当,至少这是我的感受,一场剧目下来觉得是一次很好的享受。也许我们年轻人现在看到的是改编后的昆曲,与传统的昆曲有些许变化,但事实证明这是受欢迎的,至少我觉得是一种很好的艺术表现方式。相比较于京剧,它情节更加突出紧凑一些,偶尔台词中会加上几局现代搞笑话语,止增笑耳。当然要说的是演员门很专业,表演得非常好,作为外行我只能这样形容,以主角卢生为例,要演出卢生的青年直至老年,语气、音调和动作都惟妙惟肖,虽然〈邯郸梦〉这个故事我们都很熟悉了,但看至结尾,都有点人世苍茫的感慨,这就是读者反应批评了吧,作为一种反馈对该剧而言就是成功的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11/suntree2005,20061114204317.jpg[/img] 上周六是于魁智的京剧〈四郎探母〉,无疑很热门,一票难求。坐在中场前望vip贵宾席,基本都是白茫茫鹤发。京剧在于一种气势,走台的步法,顿扬的唱腔和有板有眼的拖腔,在声波的传送中让人折服,让我温习背诵了一句名言“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而明艳的服饰也营造着一种阵势。我承认我们是冲着于魁智去的,但没有预期的是会如此快被就地感染,所以也没有预期到是第一次追星是追京剧老生。冷风过境的天气给这种场合增加了丝丝应该有的戏剧性,我们在出口处堵截着,等待没有预期的长,大概40分钟演员卸妆出来了。在众多的不预期中唯一我预期到的是他们态度都非常好,专业术语是很有职业道德,其实我更愿意说是很有气质。老于不是很高,但眼睛很有神采,看到堵截的粉丝,他很开心地说:“看到没有,都是年轻人!哈哈,来来,我喜欢年轻人。”很是可爱…这是我们跟国剧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回到学校已经凌晨了,我们只得翻围墙而入==感叹一下很特别的光棍节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11/suntree2005,20061114204350.jpg[/img] 之前还有一些话剧演出,如天津人艺的话剧〈望天吼〉,根据小说改编。讲抗日时期的珠宝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格气节。中间与民俗有关的是天津地区的“娃娃爷”,泥塑的娃娃像,不生育的人家可以从庙里请回家供奉,若生了孩子就要把娃娃泥塑推倒,另塑更大个的,是一种类似送子观音的神像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11/suntree2005,20061114204447.jpg[/img]

Posted in 民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