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风物

从马三立到王小柔

从马三立到王小柔 尹梦 11060110009     前两天,天津老乡拿了本书给我看,王小柔的《十面包袱》。或许大多数人看见这题目的第一反应会是张艺谋的《十面埋伏》(估计现在能反应上来《十面埋伏》是的人也寥寥无几了),但我的第一反应却是相声。“包袱”是相声艺人的比喻说法,指的是相声艺术产生笑料的特有结构形态,通俗地说就是一个装笑料的包裹。行话说的“抖包袱”就是将酝酿的“包袱”出其不意一语道破,最见功力的就是那猛地一抖。 在天津,我这一代人基本上都是怀着对马三立的景仰长大的。最爱听的段子就是《逗你玩儿》。所以当我刚刚踏进远在广东的大学校园,听见那个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石家庄人嘴里噼里啪啦像拨算盘珠儿似的说着带天津味儿的《逗你玩儿》,眼泪儿差点儿没哗啦掉下来。马三立2000年被确诊为膀胱癌,2001年12月8日在天津举办了他从艺八十周年的告别演出。马老当时给自己准备的简介如下:“马三立,88岁,身高1.73米、体重86斤,能吃花生、能说笑话儿,还要参加2008年奥运会的举重比赛。”就冲这举手投足间显示出来的深厚的相声功底和修养,津味儿相声的当家也非这“老猴儿”莫属。而随着一代大师羽化飞仙,天津卫也好像再也找不出什么继承衣钵的人才了,天津的哏儿文化总让人有一种要断了根儿似的揪心。这两年郭德纲火了,可郭德纲越红我这心里就越没底儿——虽说他跟天津还是沾点儿关系,可他说的压根儿就不是津味儿相声,总觉得天津的哏儿文化依然处于濒临灭绝的危险境地。 直到看了这本王小柔。真要细掰扯,这书里面写的都是小市民家长里短的那点儿破事儿,完全达不到什么高雅文学的标准——人家那是阳春白雪,她就是彻彻底底的下里巴人。看看王小柔的段子,也好像在听单口相声。试看这段:“……我就爱尝试陌生的外国品牌,上个星期刚花一百八十元买了一块美国的原装香皂,售货员说连朱丽亚·罗伯茨都用这个香型的。可我一直不明白外国人身上怎么有那么多油,因为我刚用一次浑身就被洗得生疼,全身除了一股连狗闻了都皱眉头的香味以外,我就只能趴着睡觉。我现在拿朱丽亚·罗伯茨用的香皂洗脚。” 但恰恰就是因此,我反而豁然开朗。仔细想想,这样的事儿大概在全国各地发生过无数起,上海也不会例外。但能用抖包袱的态度讲出来、抖得还仿佛与生俱来的本领一样的,大概也只有在天津的哏儿文化下熏陶出来的天津人了。马三立的相声最打动人心的地方其实也就是熟悉而亲切的市民百态。从马三立到王小柔,天津哏儿文化的生命力依然旺盛。想想我身边比比皆是的说话做事儿全在抖包袱的主儿,想想连我自己也受到过“跟你聊天像说相声”的赞誉(不管列位看官怎么想,这对我来说就是赞誉),心下也便释然了:天津的哏儿文化不会断根,它已经深深地埋进了每个天津人的骨髓里,流淌在每个天津人的血液里,它会一代一代传下去;不管天津卫还会不会再出一个马三立一样的大师,它都会传下去。 广而思之,当下也时时听到“抢救中国文化”的呼声,但或许事态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严重。我想,就好像当你有机会走进异地,你就会清晰地认识到你是你家乡的人,当你踏入异国,你也会清晰地认识到你是中国人,你有你的文化,你的坚守,你的热爱。只不过还没有经历异国的你,大概还没有触碰到你心底最柔软也最坚硬的那个地方。但它一直都在那儿,永远不会抛下我们,永远不会弃我们而去,还会如我们所望地一代一代传下去。

Posted in 风物 | 1 Comment

海--我对中国文化的认识

海--我对中国文化的认识 宗晓雯 我对中国文化的认识 华东师大 08级中文系 汉语言文学2班 宗晓雯 那是一片海,时而波涛汹涌,时而风平浪静。 那是一片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有着英雄的气概,伟人的包容。 那是一片海,七彩的微波,粼粼的水面,折射了数载春秋,缩影了所有时代。 在那片海上有过惊涛拍岸:百家争鸣的盛宴、古文运动的发动、五四的慷慨激昂。 这片海沉沦过、逆涨过、壅塞过,但始终不曾枯竭! 在那片海上有过水乳交融:丝绸之路的启用、洋务运动的兴起、改革开放的繁华。 这片海崛起过、畅流过、绚烂过,但却将永无边际!        那片海一日日的博大深厚,是汇合的成果,也是拍打的升华。 今日的海如此淡定,是历史磨炼出的坚强。狂风骤雨又有何所惧? 今日的海如此光耀,是时间给予的礼物。融会贯通才能更加求同存异! 今日的海如此广阔,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日趋多元化的交流是斑斓色彩的源泉。 许多的人站在海边不曾涉足、更多的人不知不觉沾湿了衣角。可是还有的人浸泡在海中却以为”如履平地”,一丝一毫未曾“沾染”。 蓦然回首,原来海里有过一群精灵,它们是人格的超脱、对自由的追求。 再看今朝,仍有一些追逐着海的梦想的人在蔚蓝、富饶的海域中探求。 放眼未来,这片海将由谁体会它的美?充实它的韵?守卫他的源远而又促使它的流长? 海水会潮起潮落、时光会荏苒流逝、而人会不断按照一个规律循环。 我希望我能超脱这个生命的枷锁,沐浴在海水中,感受阳光、海风、还有自由……

Posted in 风物 | Leave a comment

河津津的文章

江郎山 想和大家推荐一个家乡的旅游景点,叫江郎山,是国家级著名旅游风景区。大地理学家徐霞客三次游江山时都写到江郎山,他把江郎山与雁荡山、黄山和鼎湖峰进行比较,极力地赞叹江郎山“奇”、“险”、“神”。而唐代诗人白居易称其“安得此身生羽翼,与君来往醉烟霞”。 江郎山相传是古时候三个姓江的兄弟登上山顶变成为三大巨石而形成,小的时候我参加的一个讲故事比赛讲的故事就是江郎山的神话传说。 江郎山高360余米,三座山峰形似石笋天柱,似刀砍斧劈,自北向南呈“川”字形排列,依次为郎峰、亚峰、灵峰,人称“三爿石”,被中外游客称为“神州丹霞第一峰”。 江郎山有中国丹霞第一奇峰,全国一线天之最,天然造化的伟人峰,惊险陡峻的郎峰天游和千年古刹开明禅寺,千年学府江郎书院,全国最大的毛泽东手书体“江山如此多娇”摩崖题刻等多个旅游景点。 希望大家有机会能到江郎山一游,保证不虚此行。

Posted in 风物 | Leave a comment

颛桥书场田野手记

    和hjj一早去闵行图书馆找《明心报》,工作人员不熟这份解放前的杂志,半天没找到。返回颛桥,在南街吞了一碗炒饭,十二点十五分赶到颛桥书场,说书已经开始了。我们一进去就引起不小骚动,老爷爷们满眼疑惑地打量我们——以前一个采访对象说过,如今四十岁以下的颛桥人,不会踏进书场一步。第一排的一个老爷爷平均两分钟回头看我们一次,我心里这个发毛~~说书先生身着浅灰色长袍,手中执扇。戏台右边挂着一块小黑板,上书:“苏州评弹团王少玉评话《水浒》”。黑板右边是一张财神像。今天听书者30人左右,均为老年人,有2位女性。门票2元。十二点一刻至十三点一刻,十三点半至十四点半,共两小时说书。中间有人续茶续水,听书人可以吃瓜子、打瞌睡等。我们听了一个小时,可惜只听懂了不到5%的苏州话,只觉得王少玉先生的讲述表演还是很生动的。半场休息时我们采访了一下书场老板娘,周围一两听书人也来搭话。     最晕的是,我们听这个书的主角好像叫“fang fei long”,《水浒》里面似乎没有这个人物。听的过程中,我一直试图把他与某位水浒好汉搭上界,未果。结果那位平均两分钟看我们一次的老爷爷说,今天讲的是《珍珠塔》方卿的后人方飞龙(?)的故事!     语言问题,正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附: 《珍珠塔》:中国清代弹词作品。全称《孝义真迹珍珠塔全传》。作者佚名。先后经弹词艺人周殊士、马如飞等增饰,流传渐广。现存最早刻本为乾隆年间的周殊士序的刻本。全书叙相国之孙方卿,因家道中落,去襄阳向姑母借贷,反受奚落。表姐陈翠娥赠传世之宝珍珠塔,助他读书。后方卿果中状元,告假完婚,先扮道士,唱道情羞讽其姑,再与翠娥结亲。《方卿羞姑》一节,讽刺刻薄势利小人入骨三分,动人心魄,遂盛演不绝。

Posted in 风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颛桥后期调查内容框架

  去图书馆翻阅了一些风俗志书,体例大概分两种。一种是抓住某地一些突出的民俗特色深入调查和写作,如《高碑店村民俗文化志》、《中国民俗文化志·北京·宣武区卷》;一种是传统写法,针对风俗的方方面面作详尽描述。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应该把两种写法结合起来。单用前一种写法,颛桥没有那么多突出的、有特色的民俗;单用後一种写法,没有办法体现出我们的专业优势,我们也没法像当地人写作一样事无巨细。所以我们既要描述颛桥风俗的普遍状况(但不用像《华一村民俗志》那样细),又要突出颛桥有特色的风俗并进行一些分析研究。 我们的计划是:1、由qs整理出调查的大致框架,发布,大家看,周五下午英语课後开小会一起修改;2、根据修订的框架,每人选择一部分(平均分配)进行具体问题设计:结合已调查内容,对照《颛桥文化志》、《北桥文化志》和其他风俗志,找出《颛桥文化志》中缺乏的内容、已发生的变迁。参考其他风俗志,特别的上海地区的风俗志非常重要,上海风俗相近,其他志书会提供很多访问思路和问题。王水《华一村民俗志》(后面的调查问卷很好)、欧粤《松江风俗志》、《朱泾的风情》、《民俗上海》丛书等都重要。谁负责那部分问题设计,谁就主要负责那部分的访谈和整理。调查时可以两两分组搭配,进行细致分工。这个工作下周五之前完成,每人公布,互相传看修改,争取下周日之前小会讨论敲定。3、根据整理迅速拟定调查计划、具体时间安排。 以下是调查框架(不是写作框架),大家看看(问题设计都应注意涉及历史变迁和现状): 一、颛桥镇老街历史、文化 1、  街市兴衰史(米棉兴市历史靠老人口述史,街市现有状况:市声、行业……) 2、  老街格局及变迁(杜家厅、六磊塘变迁回忆……) 3、  东西南北四庙历史、变迁 4、  现存特色建筑(周宅、杨宅、建筑小品) 二、老街书场文化 1、  书场历史 2、  说书人与名角 3、  说书脚本、段子 4、  听书人群体 5、  综合的文化空间:书场日常经营模式 三、特色民艺 1、  颛桥剪纸:历史传统、复兴状况、现在的开展情况 2、  颛桥腰鼓:引进民俗概念、引进状况、现在的开展情况 3、  纸扎:兴衰、故事 4、  编结 四、重阳节 1、  历史传统 2、  节俗变迁(重阳糕、仪式活动、商贸会……) 3、  节日活动主办方变化:民间而官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风物 | Tagged , | 6 Comments

田野:3月11日颛桥光辉村净土庵

    想不到光辉村的地盘是那么大,风景是那么不一。别墅群、高速路、商业区、村庄、田野错落分布。外来移民太厉害,找一个庙就难啊,问十个人有九个人不知道。于是,我们在名义上的光辉村内绕来绕去,起码走了五里路!终于在一个拾荒阿姨的正确指点下找到了净土庵。做完拍照和访问,天已经黑尽,四人前胸贴后背。从村里花了半小时到轻轨站,折腾回学校已经八点多。奔向“赣香小厨”,四盘菜吃的干干净净,盘底铮亮。     先把我整理的部分贴上来,其他同志的文字整理和图片接着上:     时间:2008年3月11日18:00左右 地点:颛桥镇光辉村孙家桥7号 受访人:光辉村村民汪某(女,68岁)、姚某(男,73岁) 这个庙在我们出生以前就有了,具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1958年破四旧时,破坏了。原来庙有房屋7、8间,占地很大,现在只剩一间;有一棵很大的银杏树,要三个人才能合抱起来,那时也砍了;58年以前庙里还有一个和尚的,后来没有了。大概到7、8年前,庙才修复。是村里号召村民一起集资修复的,我们都出了钱。 这个庙逢农历初一和月半上香的人多。农历十月十四是施老爷的生日,来的人很多。一般上香都带香、蜡烛、水果、锡伯元宝。本村的人来,外村的人也来的很多。 光辉村孙家桥净土庵平面图     净土庵位于光辉村西边,黄色墙壁,红色门窗,门牖上有雕花。整体看来似为十年内新修。(不知道图发上来是不是乱的。) 香灰炉   花 案 香烛地 财神   关公   观音   施老爷 财神 财神 花     案 小河 香灰炉      

Posted in 风物 | Tagged , , | 1 Comment

关于颛桥调查的若干意见

     以下是同学和老师对于颛桥调查的思考和建议,希望以后我们有任何想法都在网络上畅所欲言。调研笔记和图片也积极地放上来吧! hanrui:      我觉得ss最后对未来调查的几个设想——书场、三官堂、重阳节比较可取。我觉得我们的调查之所以进展缓慢就是因为眉毛胡子一把抓,没有明确的目的,面铺的太大。面面俱到,一是做起来难度大,再则未必付出的劳动都有意义。我们应该紧扣我们的专业先作相关的调查。大家可以商讨几个值得做,又有内容可做的小课题出来,把田野和文献并重,有分工地先把它们做深做透。这样既有成绩又有成就感。若时间充裕,再扩大面,不是更好些么?       举办重阳节活动是目前颛桥的工作重心。颛桥文化中心既对我们这么热情和支持,我们也应该在这个事情上抓紧为他们做一些工作,也算是回报。做好了,以后的工作再寻求他们的帮助时才更为容易。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疑问:颛桥的9月初9是重阳节还是重阳庙会,抑或是两者的交织?若是庙会,拜的有没有什么神仙?关键是要复原解放以前的庙会的面貌,后来展销会的模样全国各地如出一辙,没什么调查的价值。      另外,张毛头这个人物,灯会,施老爷香会等都很有意思。都可以作为我们深入调查的对象。至于最终先确定哪几个小课题,大家再商议。 总之,大家畅所欲言,把我们的活动搞得再热烈些哈。   Qiantingting:     现在的话,重阳节算是和对方合作的主题,关于这个节日在当地的历史记载包括影像资料应该是我们先要掌握的资料吧,然后我们才可以尽量复原它,来协助对方的这个活动,同时我们也可以看看是不是从中可以找到一些传统节日被遗忘或者说被简化的原因。     书场文化的话,除了你列举的方面,我想关于剧目是不是也可以列一下,看看能不能看出些什么历史年代有没有特定的剧目,可以反映点民众的什么兴趣啊,主办方的意图之类的。     还有民间信仰的主题,像你说的城镇旁乡村的信仰变迁值得做,那么城镇的信仰呢?我一直在想当地人以前有那么多庙,可是为什么毁了,毁了之后为什么不重建呢,是不再有信仰了吗还是将信仰的对象从小老爷们身上转移到更加普通的事物上去了呢?     还有,有一次我们去的时候经过菜市场,有个卖鞋膏还是什么的哼了段说词,田老师上学期也在课上给我们放了段苏北卖艺人的小调,我想这些外来的民间文化在当地的情况是不是也可以做做?   田老师:调查最后的目的是什么,一定要清楚。建议最后的成果为一本《颛桥风俗志》。先看看其他风俗志志书是怎么样的,再做这学期的调查计划。视野尽量开阔。    

Posted in 风物 | Tagged | 2 Comments

颛桥古镇历史文化资源的前期调查报告

华东师大中文系民俗学专业06、07级部分研究生承担的闵行区社会服务项目“上海市颛桥镇古镇历史文化资源的调查”从2007年12月中旬到2008年1月中旬正好一个月的时间。期间我们每周去颛桥镇一次,访问了一些熟悉颛桥历史文化的政府官半夜凉初透员、老人。这学期的调查即将开始,现将项目的前期调查总结放在这里,旨在让更多的专家学者以及民间文化爱好者在网络平台上给予意见和指点,形成良好的讨论气氛,以便我们更好地做好调查研究。 首先,简要介绍一下项目的问题提出、研究目标意义、调研地说明: 颛桥镇历史文化遗产丰富,保留着古街等上海稀缺的文化资源。近来古街列入拆除规划,对其历史文化资源进行调查、梳理,具有为历史存档的重要意义。本调查拟以颛桥古镇为切入点,通过对历史文化资源的调查,把握上海城市文脉及其发展轨迹,将颛桥镇的历史文化事象存档。 颛桥镇位于上海市闵行区中部偏南,东临梅陇镇、吴泾镇,西接马桥镇、南与江川路街道相邻,北壤莘庄镇,近邻上海市莘庄工业区、紫竹科学园区、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辖区总面积32.56平方公里。镇区下辖14个村、106个村民小组,15个居委、441个居民小组。颛桥镇历史:明设颛桥市,清乾隆年间称镇,嘉庆时复为市,咸丰年间于此设中渡桥团练局。解放前,以米市兴,全镇200余家店摊,业米者30余家。全镇以众安桥为中心,呈“十”字形,分东、西、南、北4街,东、西街为主街,全长720米;南北街全长260米,街大多仅宽2米,后东街宽4米,前东街不足2米。1976年填没市河六磊塘,改辟颛建路,两侧建20幢四五层楼,渐成商业中心,东街全部拆除。 颛桥镇古镇遗产与文化资源现状:现有南、北、西老街,街道格局、清末民瑞脑消金兽国建筑有存留,大型建筑如清末周家宅院(已列为闵行区文物保护单位)、杨姓住宅。颛桥腰鼓、颛桥刻纸、颛桥戏曲、颛桥说书等民间文化特色活动有所开展。历史名人有民瑞脑消金兽国时期上海著名教育家张翼,其文化事迹等待挖掘整理。口头传说故事歌谣资源丰富,待采集整理。附近有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东理工大学等多所国家重点大专院校,百余名文理工商法的大学教员居住在颛桥镇,具有全面的、充足的文化资源优势。 ★颛桥历史文化资源 一、颛桥老街地理文化空间格局   二、历史建筑资源 ●老街三大寺庙历史及现状 1、南街华阳庙(南庙):《颛桥志》p220:“1907改为小学,现颛桥中心小学,现存石井栏圈一只、石兽一对。”c老先生回忆:他读书时,已无老爷,但尚有老爷位。现在根据周围居民回忆,小学于2005年被拆除,现在是一篇废墟,杂草丛生,经我们问询和查看,已经没有1989年《颛桥志》中记载的石井栏圈、石兽。 2、北街永宁庵(北庙):《颛桥志》:“与三官阁、恒善堂(对贫民掩埋、施药的机构)相连,民瑞脑消金兽国笸箩,抗战维修。1978拆除三官阁正屋,余屋翻建,为食品站和集体商店。”对三官阁和恒善堂,我们采访的居民无人知晓。永宁庵正殿已无,存偏殿一间,现为茶馆。茶馆生意较兴隆。茶馆老板说以前供的是小老爷,什么老爷不清楚。c老先生回忆:庙最北面,有夫妻两个老爷,庙旁有戏台。 3、西街福智庵(西庙):元庙。《颛桥志》记载:“1910办学颛桥初级小学、颛桥职业中学,现为颛桥幼儿园。”据c老先生回忆:西庙,后来叫西校,供男女老爷一对。抗战时日本人驻扎此处,为军营。老爷塑像可能于此时损坏。颛桥小学有一、二、三,三个年级。解放后,改为商科学校,后来变成农校,再后来是普通中学。庙南有戏台,20世纪30年代已经不唱戏,那时戏台尚存,四方,有柱头,飞檐。 ●大户人家房屋 1、陈家宅:南街集体村4队75号。有较完整的山墙遗留和木板门面。约100年历史。以前的户主叫陈守廉。是颛桥老街第一家通电灯的人家。(倪某)陈家大儿子解放前在清丈局,即水利局工作。解放后陈家房屋被房管所收掉一部分,变成了银行合作社。后来房屋尽数卖掉,现在住户都是外地人。c老先生回忆:该陈家没有什么声望,不太有钱。 2、西街杜家厅: 颛桥老街西街杜家厅平面图(据c老先生回忆)                                                              N                                                            ﹍﹍﹍﹍﹍﹍﹍﹍﹍﹍﹍﹍﹍﹍﹍﹍﹍﹍﹍﹍﹍﹍﹍﹍﹍﹍﹍ 小                  河       ﹍﹍﹍﹍﹍﹍﹍﹍﹍﹍﹍﹍﹍﹍﹍﹍﹍﹍﹍﹍﹍﹍﹍﹍﹍﹍﹍         天井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风物 | Tagged , | 2 Comments

金泽的赵家香干

    青浦金泽的一大特产是赵家香干。相传清朝末年,一赵姓人家精制豆腐干,美味可口,于是声名远播。现为中华老字号企业,是上海知名的名牌风味食品。     这里是会议赠送的赵家豆腐干包装成品,品尝一番后,却是觉得与其他的地方不一样,主要特点是香。如果说苏州的豆腐干是以甜为特征,湖南的豆腐干是以臭为特征的话,上海的豆腐干就是香。所以上海直接把豆腐干称为香干。臭味不是上海所崇尚的。至少豆腐干是香的。  上海青浦金泽香干的包装上有座桥,这其实是金泽的宋元明清多个朝代的古桥之一,有点象赵州桥。桥是金泽的标志形象,所以金泽的领佳节又重阳导的名片上写着“桥乡古镇”。与赵州桥不一样,这些桥是活态的,依然矗立在水面上,而赵州桥桥下的河水已经干涸,只是旱地上抽来的水弄个样子了。因此,我们要倍加珍惜江南的水,假如有一天,金泽的桥也和赵州桥一样,桥下断水了,中国将会怎样?这不是耸人听闻。现在的南水北调以后,长江水日益减少,长江成为第二条黄河,金泽的桥也就成为摆设了。   1,19,烟雨蒙蒙,难得的江南景观,也难得的江南上海的原生态古镇,我们为他祝福。   工业没有毁灭金泽,但是那个新农村建设让人隐隐不安。市里强调:道路硬化,房屋绿化,河道净化,墙面白化。这好像没有错。但是,以农耕和渔业为主的农民,鱼米之乡,有空唱唱田歌,其实生活一点不差,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搞旅游呢?新农村如果是要以改变原生态为原则,其过错,尽南山之竹,也难书写。

Posted in 风物 | Tagged , | 2 Comments

王文宝:略谈北京话的特点

    民俗学前辈王文宝先生近日寄来一篇论文,支持海上风的发展,我们深为感动,先生来信对我们鼓励有加,希望我们能够把已经开始的事业进行下去。先生由于在家中不幸遭遇煤气爆炸之害,双手还不灵便,便用颤抖的双手,在艰难的境遇下写出这篇论文,然后邮寄到华东师大。我们无法表达感激之情。学术王莫道不消魂丹旦了解王先生的学术成就,随即主动将王先生文稿输入电脑,该稿件将成为我们的珍藏。现刊出这篇珍贵的论文,以饷各位读者。我们衷心祝愿王先生长寿安康,我们也应该努力把民俗学民间文学的事业不断发展进行下去,不辜负先生期待。 略谈北京话的特点——最突出、最活跃鲜灵的京味儿民俗文化 王文宝   汉语,除了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外,还有广东话、闽南话、绍兴话、四川话、上海话、河南话、天津话、山东话、山西话、陕西话、东北话等等的方言,北京话就是其中的一种。   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的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语的标准语。汉语普通话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语言之一。北京话对普通话的形成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清代夏仁虎在《旧京琐记》中对它有所论述;民瑞脑消金兽国以来出版的齐如山的《北京土话》,金受申的《北京话语汇》,徐世荣的《北京土语辞典》,宋孝才、马欣华的《北京话词语例释》等等,对北京的方言土语进行了搜集、整理和解释,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我们在研究北京话特点方面显得较为薄弱。我这里对它进行一些分析和研究,供大家参考。   北京是我国著名历史名城、数朝首都,长期以来成为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北京话就是在当地居民、外来人士和少数民族文化交融中形成的,除了大部分被普通话吸纳外,它还有着丰富的方言土语,下面略举一些现在最常用的例子您看看。 1.  嗔(chēn):责怪,如“他~着我昨天没来。” 2.  拽:①音“zhuāi”,甩、扔,如“他心里有意见就~闲话。”“你们玩儿泥巴别满是胡~。”        ②音“zhuài”,拉,如“他坐那儿不起来,拉了半天我也没~动他。” 3.  搧(shān):①挥手打,如“他蛮不讲理,让他哥哥个~了个大嘴巴。”               ②挥片状物使生风,如“~洋画儿。” 4.  皴(cūn):①受凉风吹而表面粗糙,如“天儿冷了,手脸都~了。”“包饺子剩下一块面搁了一天就~皮了。”              ②皮肤上积存了垢屑,如“他几天没洗澡,用手一搓下许多~儿来。” 5.  讪(shàn)脸:《现代汉语词典》:“小孩子在大人面前嘻皮笑脸。”如“老实点儿,别跟你大叔~!” 6.  别价:《现代汉语词典》:“表示劝阻或禁止。”如“~,你还是在家呆着吧。”“价”有时也写作“介”。 7.  敢情:①当然,如“咱们一块儿去那~好。”          ②原来,如“~你还没走哪?” 8.  装蒜:《现代汉语词典》:“装糊涂,装腔作势。”如“你甭跟我~!” 9.  胡噜:《现代汉语词典》:①抚摩,如“他的头碰疼了,你给他~~。”                          ②用拂拭的动作把东西除去或归拢在一处,如“把桌子上的瓜子儿皮~~。”“把瓜子皮儿~到一堆儿倒在土盆儿里。”                          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风物 | Tagged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