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民艺

说我对中国文化通论的感悟

说我对中国文化通论的感悟 侯启芬 浅说我对中国文化通论的感悟         说句实在话,尽管自己出生并长在中国这块历史悠久的大地上已有20余年,自己        并在这20余年里从未离开过这块生我养我的地方。但对于中国的文化,我似乎还了解得不是很多,这不是谦虚,而是发自内心的感慨。所以,要说道对中国文化的感悟,一时之间,我还真的是很语塞啊!于是只好走进图书馆,开始静静地仔细的翻开有关中国文化概论的资料并一一作下笔记。于是便有了之下我对中国文化的一点点浅悟。                 对于中国文化,我只能这样去形容:源远流长 ,博大精深。它经历了三千多年的演化,其内容非常的丰富!其次,它就像一本厚厚的史书,每翻一页,便让你有不一样的感慨:惊奇、赞叹会无处不在!每翻一页,便会让你---作为一个中国人的你,会有无比的自豪感! 通过对中文国化概论的学习,不只让我了解了祖国悠久、丰厚的文化遗产,还让我进一步的认识我们民族自身,认识了我们当前的国情,更让我懂得了作为年轻的一代该用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精神去继承传统 ,去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翻开史书的第一页,首先中国文化史的民族政治篇章让我们看到:中国自古以来便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民族共同创造并不断的推动着中华民族的向前发展。尽管在统一的过程中有过分佳节又重阳裂与离乱,但是,民族大一统的历史趋势与潮流却从未改变。这可见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是多么的强大!这也可见了中华民族的人民是多么的团结与一致! 翻开史书的下一页,呈现在你面前的便是那 专属于中国的一张张辉煌的文学史,通过一张张的浏览,你会发现中国的文学不仅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而且博大精深。上有朱子百家、先秦散文与汉赋,下有唐诗宋词元曲及明清的小说。更有当代一部部优秀的文学与著作。这些, 都无一不让你由衷的感叹: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的同时又一脉相承! 再一次的,让我们打开文化史的下一篇章,那被记录着的每一项至今都还让我们受益的科技发明,让人惊叹不已的同时,又不免让我们打心眼里敬佩我们祖先的聪明与睿智。而在如此众多的科技发明中最最让我们引以为豪的应该属那推动世界文明车论大踏步走的专属于中国的四大发明:火东篱把酒黄昏后药、指南针、造纸术、印刷术。指南针为我 把航  ,让我们探测出新的资源;火东篱把酒黄昏后药让我们运用于军事领域,助我们巩固国防;造纸术、印刷术使我们的记录更为便捷。 除此之外,文化史页还让我们看到了我国在建筑史上独有的风采。这些独有的风采无不令人赏心悦目。如像巨龙般的横亘在中华大地上的万里长城,有中国特色的四合院,有皇家专属的皇城紫禁城等等。这些都无不令人叹为观止。 当然,通过对文化史的了解,让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中国文化的种种辉煌,当然也有它的曲折【如近代的中国无论在政治、经济还是文化都远远的落在了西方的后面,尤其是政治与经济,它们是在经过了无数的探索与曲折中,并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才得以走上属于自己的道路的】。尽管曾经的中国文化让我们有数不尽的自豪,但我们知道,历史的车轮不会驻足于过去与现在,它必将也必然会向前滚动。文化也是一样。它不是仅仅只停滞于博物馆的陈列品和图书馆的线装之间,它还活跃于今人与未来人的实践中,并在这种实践中改变自己。 通过对文化史的学习,还让我知道,文化就好像一个有机体。它的生命在于不断的变化、发展与革新,一旦它凝固起来,就失去了生命力。中国三千年的文化之所以能够延续步衰,原因就在于它始终在变化。从先秦的诗骚到汉赋到南朝的骈文,到唐诗宋词元曲到明清的小说,一代一代不断有新的支流加入整个的文化长河中。 20世纪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20年以来,不仅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们的思想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也深刻的影响到了中国文化的变化。 今天,21世纪的今天,新的世纪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挑战与机遇并存。而在此时,中国文化欲走向世界,就既要立足于正在变革的现实,又要借鉴世界各国的优秀文化【关起门来搞建设是行不通的】,更要发扬民族的传统特色。而作为青年一代的我们,需要的就是努力奋斗。因为我们代表着希望,代表着未来。 让我们携起手来,关注祖国的文化,关注祖国的前途命运,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而奋斗吧!        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中国文化这一朵拥有几千年历史的奇葩将会更加的绽放光彩!

Posted in 民艺 | Leave a comment

我对中国文化的感悟

我对中国文化的感悟 我对中国文化的感悟 时间: 2008.09.18 18:15:00 标签:    10080110128梅燕     翻开千年的文化扉页,走进灿烂的文化长河去采撷那最美好的,顿然感悟,是谁说“心静如水,文思如潮”?是谁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我对中国文化的感悟来自于宋词,来自于那华美的诗篇。 喜欢夜阑人静之时走进文化大家的心灵,我常常睁大惊愕而渴望的眼睛,自己早已迷恋于那飞扬的文采,深切的情感。蓦然发现自己在平凡的生活之外,可以在这片天空自由地飞行,自由的呼吸。我热切沸腾的仰视你,爱你的一切。那是一汪清水,在水一方的伊人;那是华美的楚辞,闪闪发光;那是孔孟思想,百家争鸣;那是大唐华章,仙乐飘飘;那是高山流水,那是古长城的细细青苔;那是岳麓书院的依依夕阳。漫步在中华文化里,我醉的不知归路,沉醉于那泛黄的书页。 国破家亡的痛苦让他的词如淬火般升华,再不是那唱尽繁华绮梦的靡靡之音,而是一种痛彻心扉的悲鸣。“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自是人生生长恨水长东。”他唱遍愁情,吟遍悲伤,但当不知多少帝王的楼阁在风雨中消散时,唯有他赢得了永恒。李煜,那一份孤独,那一份伤愁,让我的生命有了一份不会经历但却体验过的情感。 我听到历史的磨盘在轰然作响,大丈夫披一身豪情冲向报国的前线。不料身后轰响而来的是小人诽谤,昏君猜疑。辛弃疾——他忍受着屈辱和 愤怒选择了为国的沉默。“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纵使栏杆拍遍又怎样?你本是一位旌旗拥万夫的将军,却只能在梦中挑灯看剑,回到吹角连营岂不悲?那一份壮志未酬让我悲伤,那一份痛苦让我难过。也许灵魂正是这样开始成长。 然而 漫长,遥远 无言的冷月,永逝的春水。 因为深爱你,我们忘却了不断地发展与审视。在不知不觉中,流水静默了,华美的书页一页页在变质,再腐朽。中国文学之路在何方? 北京秋季的一场拍卖会上,随着拍卖师手中的木槌敲响,某位作者的诗歌被拍出了110万元的天价。拍得该诗的是一位“艺术家”,同时他还拍走了这次“中国汉语诗歌手稿拍卖会”中百分之六十左右的手稿。事后得知,这位买主是此次拍卖活动的策划者之一。如此滑稽的一幕,拍卖者这边“谁来买”的吆喝声刚落下,自己就接口到“我来买”!真是好笑。诗坛不景气,诗人感到伤心落寞,于是炮制出社会影响,抬高诗歌的身价。之前有人先出人意料地弄了个“裸体朗诵”,接着又弄出个“诗歌论斤卖,一斤一百块”;现在某些诗人成为“最值钱的诗人”,诗歌有望进入“天价时代”。然而真正黄金白银的诗歌作品又在哪里呢? 历史在悄然逝去,心中的热情并没有冷却,我们的目光依然在延续。但我们硬挨多一份理智,在仔细的审视。 在当今这个物质丰富,金钱至上的时代,文学不再显得单纯明澈。人们也很少有时间坐下来去细细品味文学的真谛。把《史记》译成现代文不是简单明了吗?把名著搬上荧屏不是既鲜活又通俗吗?把历史长河中积淀下来的经典文化换成充满欢笑的娱乐信息不也很好吗?不!文化,不是霓虹灯,不能衬亮城市的夜空,它从不为庸俗陪衬;文化更不是池中浅水,它从不会枯竭。文化就像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神秘,高贵,却永不会是多余。如果长期食用这种快餐文化,心灵的绿洲会被焚毁,文化的沙漠会蔓延。     在这穿越时相信空而亘古不变的选择中,我们的心已有所悟。相信会旭日东升,新的阳光会冲散陈腐的气息。平凡的生活中,我坚守我的一片天空。在清冷的灯光下,让自己深入那隐没寂寞的繁华文字中,让自己自由呼吸,品味,感悟,成长,飞翔。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民艺 | Leave a comment

民间艺术展演在我校成功举行

陈文军 http://news.ecnu.edu.cn/keynews/2008/2008,1001,066743.html 10月15日,“传承千年文化,展示民间魅力——民间艺术展演”在闵行校区落幕。活动吸引了近千名同学的参与,使同学们感受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深沉魅力。     本次活动是我校研究生科技文化节的组成部分,由校研究生会主办、中文系研究生会与海上风民俗学苑共同承办。活动主要分为“民间艺术现场表演”“民俗作品展示”“皮影戏表演”三个部分。     现场表演部分以传统民间技艺为主,包括中国结制作、纸扎、捏面人、剪纸等。精巧细致的制作工艺吸引同学们驻足观看,艺人们手把手的耐心教导更激起了大家的学习兴趣,也让大家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一个直观的体验。     民俗作品展示以多样的形式、丰富的内容展现了独具特色的地方文化与民间绝活。其中包括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徐行草编”和闵行区“颛桥剪纸”、长宁区“西郊农民画”、“江南皮影”等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实物展示,以及漆器、银器、草编、竹编、串珠、扎花、木雕、手偶等手工制品和蜡染、扎染、羌绣、云南秀龙裙、东巴文服饰等地方代表作品。来自中文系民俗学专业同学向大家现场讲解,让大家在欣赏作品的同时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有了更深层的理解。     皮影戏表演由江南皮影第六代传人、长宁民俗中心皮影班负责,锣鼓铿锵、灯影重重,每场演出都是座无虚席。     中国民间艺术丰富多彩,形式繁复多样、内容雅俗共赏,不仅展示了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也体现了一代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活动通过展示、讲解、参与互动,使同学们近距离地感受了民间艺术。     据悉,民间艺术展示活动将成为我校研究生科技特色保留节目,民俗展示厅也在中文系长期展出,并将不定期地举行特色民俗展览。

Posted in 民艺 | Leave a comment

学艺记

         郑树林先生(照片采自《新民晚报》)     昨天小某子们斜穿大半个上海城,来到剪纸艺术家郑树林先生家中拜访。乘兴而往,乘兴而归,幸甚至哉,博以咏志! 普洱茶数杯,茶香满屋;亮剪刀数把,刀下生花。听郑先生讲剪纸功夫,看那柔软如丝的曲线飘然延伸。花样经曲调动人,听得小某子们神情与灵魂共飘荡。学艺的艰辛酸苦,只化作郑先生轻松的笑谈,而我们在这里寻找和感受到了最幽深动人的民间文化。“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我们如同这位少年人在婉转的歌声中体会融融的春意。几张花样被我们细心地夹入书页深处,等待归后细品。 郑树林先生的花样经在2007年6月初被评为上海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是摘自上海群众艺术馆网站的报道: “上海花样经是上海剪纸艺人走街穿巷、设摊卖艺时的口诀和唱词,其特点是边剪边唱,在剪花样的同时唱出相关的花样经。花样经的传唱主要表达吉祥和祝福,唱词内容以民歌、民谣和顺口溜等为主,剪纸艺人分别根据季节、需求和每个人的年龄、身份、性别唱出不同的花样经。 上海人习惯把剪纸称为花样。过去的剪纸艺人很多不识字,全凭花样经记忆各种花样,还常被请去在堂会或喜庆活动中,根据需求即兴编唱词为客人助兴,并将唱词在花样中表现出来,往往一首花样经唱完,一张花样也剪好了,得到众人的喝彩。 郑树林,艺名石泓,1960年出生,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上海剪纸协会会员,居住在杨浦区五角场镇。1980年他师从陈庭裕学习上海花样经,并得到过剪纸大师林曦明的指点。他搜集、整理了几乎失传的鞋样花,掌握了“花彩艳”、“十二月花事”等几十种不同的上海花样经,并增加表现新生活的内容,赋予了上海花样经新的活力。他能“以剪代笔”,不需底稿,手随心运,极其熟练地一剪刀剪出各种动物造型或人的姓名。他边剪花样时边唱着:花样经、花样经,人人都有一本经,看你怎么唱下去。唱得姑娘心花开,唱得老人笑常在等。 花样经里传承着历代剪纸艺人的剪纸技艺口诀,讨口彩的唱词浓缩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是花样背后的故事和传承花样所不可缺少的内容。这种边剪边唱的形式,反映了中国剪纸艺人的传统生活习俗。”

Posted in 民艺 | Tagged , , | 1 Comment

上海民协同仁喜迎新春

    2008年1月28日下午,申城大雪飘飞,位于延安西路200号的文艺宾馆大厅却暖意浓浓,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的全体同仁在此欢聚一堂,把茶言欢,其乐融融,喜迎新春。联欢会上节目异彩纷呈,歌舞、故事、魔术无不让人啧啧称赞,让小生不得不感慨:民协果真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呐!!瞧,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某位高人便剪出了这副栩栩如生的“双鼠贺新春”: 两位主持人,一位讲上海话,一位讲普通话,配合默契~~ 郭永明先生和王水先生喜获“热心会员”奖,瞧他们乐呵的呢! 民协会长江明惇先生讲话 两位老师哦:) 好久没见到张春熹先生了,他可是民歌组的一员虎将呢!先生与他有不解之缘,后来,小生有幸为张老的民间诗歌集《十里彩虹铺田间》作评,真是缘分呢! 蔡老师被偷玉枕纱厨拍啦哦 郑土有先生捧得大奖归 前辈们都说,这是民协最年轻的会员

Posted in 民艺 | Tagged , , | 1 Comment

吕家河民歌村的消闲娱乐及节庆活动

(此文由北京大学陈连山教授推荐)                         冯万众   湖北省丹江口市官山镇吕家河村,被称为“中国汉族民歌第一村”。自一九九九年发掘开发以来,各种报道较多关注该村社会生活中的生产,婚丧嫁娶等活动,研究的是民歌渊源和价值,而对一般百姓的消闲娱乐和节庆活动却注意较少。笔者试图就此作一简要介绍。 吕家河村民闲暇聚会的主要形式之一是在村内的公共场所闲谈消遣。夏季天热时,晚饭后部分村民聚集在河边或透风处,一边乘凉休息,一边闲聊;在冬季时,田间无事,家中也无事可做就聚会在墙边向阳处,一方面向日取暖,一方面闲谈家常或地方上的大事。有时端着饭碗到集中处的墙边上,边吃饭边聊。这种闲谈聚会不是偶然的,而是久而久之形成的习惯。其形式随季节的变化而变化。当然,这样的聚会更多的是位于村落较卫生的中心地段,小店铺等。村民在雨天不能下地或饭后不忙时,聚集在这些地方。在这种聚会中,各类村民都有,既有本地比较严肃的长者,也有能“讲本”——即能讲《三国》、《水浒》的乡村文化人,更有无所事事的光棍,喜欢辨嘴绕舌的年轻人,以及最喜欢听人讲东家长西家短的人,各种类型的人都聚会在一起。 打牌聚会是由参加打牌的人与看热闹者两部分组成,地点是小店、诊所、屋内或庭院,因其空间比较宽敞,且分内外两部分,则里面一部分为打牌者与旁观者,外面一部分则是既不打牌也不喜欢看打牌的人。这些人拿着针线活边做针线边和别人闲聊。这里打牌目的不像城市街巷那种纯粹赌钱,而主要是来此消磨时间。打牌场在农闲,雨天和年节期间较为兴盛。这些活动点自然形成村中男女老幼一时的社会活动中心。 “打火炮”唱歌则是吕家河村落闲暇聚会的另一种形式。闲暇无事时,平素要好的邻居,如喜爱民间文娱的男女,聚集在乡间有名气的歌师家和备有民间吹打乐(“火炮”、喇叭、二胡、竹笛)的人家,他们到一起的主调是轻松欢快的,一般是人数凑够以后,人们习惯地叫着“聊起来”。然后,钌锣起头,鼓、锣、钗跟着节拍开场,喇叭随声附和,这就是开场。一板之后,歌师开始演唱民歌,如:“打起来呀聊起来哟,莫把锣鼓冷了台……”。乐班伴奏,大家涌跃演唱,或情歌对唱,缠缠绵绵,或攀朝说代比赛历史知识,或逗乐斗智。明快欢畅,喜气洋洋。所有活动也无定制,其中:有传统的曲调如《六字开门》、《百鸟朝凤》等,再就是民众喜闻乐见的戏曲如:豫剧,曲剧等戏曲中的唱段。常听到的有《朝阳沟》、《对花枪》、《卷席筒》、《花木兰》等等。另外还有相当流行的歌曲和影视插曲,如《敢问路在何方》、《心太软》、《好汉歌》、《常回家看看》、《路边的野花不要采》等等。而一般的民歌内容就更丰富了,既有《十大劝》、《十劝郎》、《洋烟闹五更》等教化歌;又有《翻朝代》。两位歌师从明清时代的名人开始,一代比一代早地向上追溯,一直追溯到玉皇大帝、三皇五帝,甚至到盘古开天,黑暗混沌。谁唱的历史人物少,就算失败。 这里的民歌不但词多,内容丰富,而且曲调之广也是非常罕见的。目前专家已经确认的曲调有78种之多。专家们说:“中国有八大音乐特色区,吕家河的民歌就包容了六个。”他们还说:就吕家河的词调之多,普及程度之广泛可谓是“中国汉族民歌的聚宝盆、活化石”。这也就是“中国汉民族民歌第一村”定位的基础吧。 在“打火炮”活动中,除了演唱者,还有不少观众。他们有的学歌,有的学奏乐。人们有的是传艺,有的是消遣娱乐,各得其所。 这些完全出于自由意愿的村民聚会,有其重要的社会意义。第一,这种聚会能为村民提供自由、纯朴、无代价的娱乐活动,以调剂农作、家庭生活的单调与劳苦。因为在这样的场合,村民可以海阔天空,无所不谈;可嘻笑谐谑,乐趣横生,可畅谈怅闷,直抒胸臆。人们从聚会中可以获得社会的,理智的及感情的滋养。第二,这种聚会是村民获得有关村中,社区中,以及外面世界信息的重要场所,也是他们对所见所闻表达看法与意见的重要之地。他们在这里交流见闻,品评人物,论断是非,使这种场合成为村落舆佳节又重阳论的发源地和村落信息的传播区,从而在村落社会活中发挥重要的社会协调功能。 二、丰富多彩的节庆文艺活动 吕家河村日常的文化娱乐不够丰富,但逢年过节就不同了。正如《年初一》中所说的:“大闹新春喜事多、马灯蚌壳忙穿梭;万民欢乐同歌舞,船灯车灯闹阳歌。钌锣边鼓噹咚敲,二胡唱曲两相和;三更半夜归来睡,消除辛苦真快活。”形式多样的船灯表演美不胜收,给平常宁静的村落增添了许多欢快的节日气氛。 (1)船灯 船灯的制作是用杉木条制成船形木架。架长约2.5米,高约1.7米,用花布作船篷,外裱山水画,贴上几副吉庆对联,扎上精美花朵,装饰得美观耐看。 船灯表演一般为4人,即船头(船公)、船尾(船婆)、船心(驭船者)和丫环女。演出时,鞭炮响、锣鼓开场,笛子二胡起调,船公喊话,船婆答腔,接着船公撑篙,乐奏《八板头》。人动船摇,船公船婆划桨起舞。奏完《八板头》,开唱《渔家乐》:“过了新年交新春,青年人们好玩灯。山歌一唱动人心,唱得年老变年轻……” 船公、船婆边歌边舞,眉来眼去,相互照应。划船时,时而左侧斜靠,时而右侧斜靠;时而快走,时而慢行。在这期间,观众不时地用鞭炮追赶艄公和艄婆逗乐。唱完《渔家乐》,再唱《摇船》、《到滩》等小调。或即兴编唱恭贺沿途经过的单位,唱些相应的吉利歌、慰问歌。最后,曲终船到,拖船上滩,边拖边唱:“小小船儿两头尖,叫声老婆听我言。老婆把船要撑端,小小船儿两头尖。你走到这里卧了滩,老婆娘子听我言,休息一会使劲掀”。此种演出无定时,一般两个小时。如果沿途经过的单位很多,歌师需要挨家唱,那样时间就会延长。 由于船灯装饰鲜艳,曲调悠扬动听,容易形成欢乐祥和的气氛,加上艄公,艄婆及拖船丑角的表演活泼、谐趣,男女老少均乐于观赏。 (2)走马灯 马灯的制作,需要用竹篾打马架,色纸盖面。白马用白纸,赤马用红纸,青马则用青纸糊盖于全身,杂以其它色纸。整个马灯由两节合并,从马头至马鞍的前半段为第一节。从马鞍后段至马尾为第二节。前后两节都不装马脚,而是把前节挂在舞灯者面前,后节挂在舞灯者后面。马鞍前段齐腰部,马鞍后半段齐腰椎,下面用布或纸围起来。这样连起来看,仿佛人骑在马上。通过舞灯者的腰、身、手、脚的动作,使马活灵活现,有如真马一样。 一般马灯有四个,一边两个为一队。骑在“马”上的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多扮演历史人物,多为武将。马灯表演无固定曲调,而是大部分采用民间小调。开场唱:“新扎马灯闹连连,一心扎来拜新年。拜得老人添福寿,拜得青年赚大钱。”接着唱《十二月古人》、《十月怀胎》、《天下太平》等。表演时,锣鼓起板:“呛呛……”。舞灯者按鼓点起舞。舞步以小跑为主。两队各站一边,同时上场穿花、造型,边歌边舞,具有浓郁的乡村风味。 (3)车子灯 车灯的制作,是用竹子扎成双把单轮手推车,再用五色纸糊裱,精彩好看。 车灯表演为3人,拉车人(丑角)、坐车人(美貌的姑娘)和掌把人。表演时,以“火炮”起步,用“锵、锵、锵、锵、锵……”开场。推车人急步出场,即兴编唱《庆丰收》:“新扎车灯喜洋洋,来至贵地拜厅堂。拜得青年添贵子,拜得农家谷满仓。”或者歌唱运输活动:“小小轱辘圆又圆,上海进货到官山。车上装的百杂和化肥,支援全镇经济大发展。” (4)打蚌壳 蚌壳的制作是先用竹篾扎成蚌壳形状,用五色纸糊得玲珑精制。表演时加上灯光显影及蚌壳女的灵活摇摆和有节奏的张合,更显得活灵活现,楚楚动人,十分美观。 打蚌壳的表演一般为3人,蚌壳女、打鱼佬与和尚。蚌壳女由小巧貌美的女子扮演,身穿小红色紧身表演服。打鱼佬、和尚都是丑角。打蚌壳的形式为哑谜状,演出时锣鼓以“哐哐……”开场,打鱼佬牵着蚌壳急步登场,和尚随之出场。在河边蹬下不动之后,二胡、笛子起调,打鱼佬肩搭鱼网,东瞄西瞅,做盯鱼状。这时,和尚无意中看到了美貌的蚌壳女,请打鱼佬帮忙捉逮。打鱼佬在和尚的再三催促下,答应帮忙捉蚌壳。结果闹出了蚌壳夹胳膊和蚌壳夹住和尚头的笑话场面。二胡、笛子以“到到啦咪咪啦嗦,啦到咪到,甩到西啦嗦……”伴奏。节目以打鱼佬与和尚一道把蚌壳捉住而告终。 这些丰富多彩的民间文艺活动,给人以美的享受,增添了祥和的节日气氛,从而发挥了它固有的娱乐功能。同时,不同的花灯还发挥了不同的社会功能。通过民间文艺的组织,表演拜年等活动,它既丰富了山区人民的文化生活,还对于协调村落之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更对山区精神文明建设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作者简介:冯万众,丹江市官山镇吕家河管理区干部。

Posted in 民艺 | Tagged , , | 3 Comments

《姜彬文集》出版座谈会

              2007年12月17日下午1:30时,上海社科院文学所与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在上海社科院101会议室举行了“《姜彬文集》出版座谈会”。会议由社科院文学所所长叶辛主持,上海民间文艺学界、民俗学界的众多专家学者以及研究生参加了会议,纪念姜彬先生逝世三周年和五卷本《姜彬文集》出版。     上海社科院副院长熊月之、文学所所长助理蒯大申、原民协副秘书长阮可章、市委宣玉枕纱厨传部副部长陈东等领佳节又重阳导先后讲话,评介《姜彬文集》的出版过程及深远意义。     专题发言部分,邱明正先生介绍了作为理论大师的姜彬先生的学术道路,强调了姜彬民间文艺学研究的本体性和主体性;程蔷先生强调了姜彬先生在民间文艺科学史上的重要地位,并从钟敬文先生和姜彬先生两位大师的人格魅力方面谈其对学科的贡献;蔡丰明先生主要讲述姜彬先生对吴越文化的研究历程和价值;章大鸿先生介绍了姜彬先生领佳节又重阳导、关心、支持儿歌写作的事迹;陆海明先生深情回忆了先生往事;毕旭玲博士就姜彬先生的研究对象、方法以及创新精神方面谈青年学生的学习感悟和奋斗方向。     最后,姜彬先生的家属发表感言,文联党组副书记何麟讲话,并以纪念天鹰的诗歌结束会议。

Posted in 民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武陵寺和北宋塔

Posted in 民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田兆元教授“东方民文苑”民俗学讲座

今天下午华东师范大学田兆元教授在杨浦区国和路市光四村殷行街道党员服务中心给“东方民文苑”沙龙成员进行了一场精彩的民俗学讲座。 “东方民文苑”成立于2000年,是一个民间文艺沙龙组织,由上海一些热心于民间文化的老人发起创办,定期聚在一起交谈、评报、颂诗、作画、唱歌,邀请本市的一些学者、专家、教授、作家前来讲课,拥有一份半月刊报纸《东方民文》。 今天是“东方民文苑”邀请田兆元先生对会员们做的一次民俗学基本知识的普及讲座。田先生首先针对老年听众讲解了当下的一些民间文化现象:老年人重新承担传递文化的责任,老年人与孙辈的沟通是真正的口耳相传的民俗传承方式;文化建设成为地方官新的政绩考察指标;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民众民俗生活的关系。接着田先生就民俗的内容和特点进行四个方面的具体阐述:一、民俗的历史性。民俗的时间范围是至少传承一代,民俗不是自己创造的,而是一定要经过学习的。对传统民俗的态度应该是:创新不废前。民俗保护的意义在于提供文化资源供未来的人们选择借鉴。二、民俗的审美性。民俗是雅致的文化,是美的生活方式。三、民俗的地域性。民俗是特定的族群、地域的产物。以行业禁忌、冬至节上海节俗加以说明。四、民俗构建生活规则的特性。民俗构建社会规则,带来愉悦。最后,田先生还就现代化和民俗传统的关系进行了阐发:现代化不是以粉碎传统为目的的,现代化和传统可以和谐同存。 了解了《东方民文》的创办过程和老人的经历,令人感慨万分: 老骥尚在伏枥,吾辈岂是蓬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1/penglai59,20070601212746.jpg[/img] 田兆元先生一杯清茶,笑谈民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1/penglai59,20070601212823.jpg[/img] 《东方民文》报影。由沙龙成员自筹资金,寻找单位协办,发表各类题材的作品(故事、传说、寓言、散文、评论等);各种诗歌(民歌、儿歌、童谣、格律诗、新诗等),民间文艺作品(漫画、版画、剪纸、篆刻、国画、书法、图片等)。2000年创办,目前出刊105期,每月出两期,每期2000份,用它来进行赠阅交流,邮寄到全国每个省市自治区的民间文艺家协会;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市、区、县、站;上海市的每个文化馆;杨浦区的局级单位,每个街道;癌症协会;残联会;老龄委;协办单位;作者与读者等。拥有两个市级网站:http://xz.netsh.com/eden/bbs/809302/;http://www.canjiren.org/bbscate.php?fid-273.html。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1/penglai59,20070601213135.jpg[/img] 主编李鸿庆先生,浙江上虞人,是个富有传奇色彩的老人。只读过4年小学,靠自学成才,自上个世纪50年代起, 其文和画在《团结报》、《香港文汇报》、《解放日报》等30多家报刊上发表。退休16年来,一共主编和协办过内部交流的“九报一刊”,是一位草根艺术执着的追求者。1997年以来,他先后出过三次车祸,左右脚均遭骨折,后又被诊断出患有恶性升结肠癌,大、小肠被切除1公尺,就在这双脚不能动弹,而又大病未癒的情况下,他还念念不忘办报,一心想着文友,于是,他就通过打电话继续办报。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如能延年益寿,就要多做一些有益于社会的事情。”《东方民文》是他一手办起来的:跑遍杨浦区的各个街道、工厂、机关、学校,寻找赞助单位,进行洽谈;组织爱好写作、绘画、摄影、书法、声乐的人才投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1/penglai59,20070601213152.jpg[/img] 认真听讲的“东方民文苑”成员。这些老人里藏龙卧虎啊!今年“东方民文苑”五周年庆典之际,沙龙成员编辑了《诗情画意在民间》诗画集。沙龙成员都学有所成,出了一本又一本的诗文集。原铁路报资深记者吴晏,出版了《风雨人生路》一书;老诗人路鸿相继出了《江鹭》、《水墨江南》两本诗集;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王鸿勋先后出版了《灯下随笔》、《长治久安》、《文海浪沐》三本杂文集;儿歌作家王成荣新近又出版了《掌心上的诗》、《娃娃嘴里的歌》;唐明我老人出版了《夕阳短笛》、《夕阳又辉》两本诗文集;离休干部邓越南也出了本《夕阳再辉》;刘鉴义又出了本《夕阳余辉》;钱桂华、郑自华分别出了《饮食文化》、《一路相伴》两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王善鸿出版了《废物》、《玩自己》两本文集;贝自强出了一本《春天的梦》;胡鹏南出了本《朦胧斋随笔》;市民协会员张春熹出了一本民间诗歌集;上海通俗文艺家协会会员蒋荣贵出版了一本《无眠的诗情》的诗集;等等。

Posted in 民艺 | 2 Comments

参观记:第14届上海“江南之春”(枫泾杯)画展

江南初夏里,我们去刘海粟美术馆看“江南之春”画展。 据介绍:上海“江南之春”画展以农民画和民间美术为主体,举办至今已有27年的历史。画展始终坚持正确的创作方向,以鼓励群众文艺创作和培养文艺人才为宗旨,成为代表上海画坛群文美术创作最高水准的一个品牌。通过这个展览,金山农民画、松江丝网版画、宝山吹朔版画等上海特有的民间绘画在上海、全国乃至世界上赢得了较高的知名度。 画作很不错,回来查点资料,增长了一点民间美术的知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30/12/penglai59,20070530231015.jpg[/img] 丝网版画《迎新娘》,谢增华。丝网版画:版画的一种,孔版型版画中具有代表性的一种。在现代版画中发展最快、使用最广。制作过程:画家根据自己的初稿,在绷紧于木框或金属框上的丝网上用直接描绘方法或贴上膜纸方法及感光制版方法,使网上的孔眼依画稿的意图部分封闭,部分开放,而后用橡皮刮帚使墨料穿过网上开放的孔眼漏泄到纸面上。其特点:一是成品平面上墨层厚,因此色彩鲜艳,不易褪色;二是比其他版画的制版过程较为简便,也比其他版画的印刷轻快、迅速;三是可与摄影等技术相结合,形式多样;四是既可用纸张为印刷材料。又可用玻璃、金属片和尼龙薄膜等为印刷材料;五是既可用水溶性墨色,也可用油溶性墨色作墨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30/12/penglai59,20070530231048.jpg[/img] 磨漆画《家园》,赵志康。磨漆画:磨漆画是以漆作颜料,运用漆器的工艺技法特别是福州脱胎漆器的装饰手法,经逐层描绘和研磨而制作出来的画。其制作方法是:先以生漆和瓦灰按脱胎工艺技法在木板上上漆打底、磨制光滑,然后用调配好的色漆在底板上层层描绘出各种纹样。利用上漆的厚薄不匀,使画面产生富于变化的明暗调子,从而具有立体感。在作画过程中,为了更好地表现物体,还可以根据画面内容的需要,采用宝石、螺钢、蛋壳、金、银、锡等材料进行镶嵌,使画面层次更加丰富。最后,经打磨并罩上透明漆,用细瓦灰与生油推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30/12/penglai59,20070530231122.jpg[/img] 农民画《正月十五》,张新英。农民画:通俗画的一种。多系农民自己制作和自我欣赏的绘画和印画。其范围包括农民自印的纸马、门画、神像以及在炕头、灶头、房屋山墙和檐角绘制的吉祥图画。现代农民则有在纸面上绘制乡土气息很浓的绘画作品,自五十年代以来,逐渐形成了陕西户县、安塞、江苏邳县、六合、上海金山等地的农民画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30/12/penglai59,20070530231211.jpg[/img] 农民画《水乡婚庆》,汪萍。农民画从以农民这个职业命名,发展成一个画种,有其自身的艺术规律。农民画的构图独特,满满的一页,不留任何空间,象农民珍惜每一寸土地;农民画的色彩热烈,大红大紫,象农民的性格,粗犷直爽;农民画的内容丰富,情感饱满,象农民的气质,充满希望,积极向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5/30/12/penglai59,20070530231243.jpg[/img] 剪纸《石库门留影系列》,李守白。

Posted in 民艺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