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教学

欢迎关注大学生创新活动——客家婚庆习俗研究

客家婚庆习俗研究结题在即,请关注海上风相关板块连接: http://www.seawn.cn/frame.php?frameon=yes&referer=http%3A//www.seawn.cn/forum-43-1.html 欢迎各位指导,也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Posted in 教学 | Leave a comment

客家“坐性”研究资料汇编贴

研究小组赴江西赣南师范学院的客家文化研究所进行资料收集工作,以下为我们采集的图片资料,发布上来,希望大家对“坐性”仪式有更直观的了解。也欢迎大家就客家“坐性”仪式问题与我们小组讨论。

Posted in 教学 | Tagged , | 1 Comment

客家“坐性”研究启程预告贴

上海市大学生创新项目《赣南客家传统婚俗中的“坐性”仪式文化研究》明日启程咯!     明日下午我们小组一行四人将乘下午16:50的火车奔赴江西赣州。     第一站:赣南师院。在项目前期工作中,我们联系了赣南师范学院的罗勇老师,他是客家研究方面的领军人物,任赣南客家研究中心(现更名为客家研究所)主任,那里集中了相当数量的客家资料,因此我们的第一站就是去赣南师院查阅相关资料。     第二站:走访赣州客家。通过赣南师院的同学,我们联系到了一些客家人作为我们的采访对象,分成三个年龄段,分别是解放前结婚的;解放后至改革开放前结婚的;以及改革开放后结婚的青年。交通、经济环境会对民俗的留存产生重大的影响,因此我们初步以经济政治转型为节点进行时间上的划分。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将通过照相,录音等方式记录下考察资料。     第三站:赣州信丰。我们的队员中王月明是信丰人,他将带领我们在信丰进行田野调查,我们进一步缩小调查范围,以信丰县为例,进一步考察赣南客家婚俗中的“坐性”仪式。     在此三天的考察行程中,我们的调查将紧锣密鼓而又有条不紊地展开,在此先预祝考察任务的顺利完成。另外也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们队伍的赣州之行,稍后将陆续有新的图片和文字资料发布! 附:由于没有找到指定发文地点,于是暂分入“教学”类,望管理员调整。                                                                                项目组成员:郭晨,叶斐,王月明,肖伟

Posted in 教学 | Tagged , , | 2 Comments

华东师大05级民俗学本科学年论文题目

  华东师大本科生民俗学专业学年论文论题已经开题,进入田野调查资料收集和写作阶段。本轮7人的选题如下: 吴周晶  二郎腿行为的起源与影响 肖  丽  迪庆藏民的鱼信仰 陶颖慧  金华武义斗牛文化研究 王莫道不消魂丹旦  绍兴地区的目连戏研究 朱亦祯  上海地区的洪水神话研究 王琳艳  孟婆汤的神话及其遗忘文化价值研究 茅泰然  舍利子文化研究 导师: 田兆元 范长风  这些论题颇有文化和学术含量,望大家努力,也请各位同学和老师提供帮助。

Posted in 教学 | Tagged | 1 Comment

《毛诗正义》07研校对稿-1[序、诗谱序]

序 夫《诗》者,论薄雾浓云愁永昼功颂德之歌,止僻防邪之训,虽无为而自发,乃有益於生灵。六情静於中,百物荡於外,情缘物动,物感情迁。若政遇醇和,则欢娱被於朝野,时当惨黩,亦怨剌形於咏歌。作之者所以畅怀舒愤,闻之者足以塞违从正。发诸情性,谐於律吕,故曰“感天地,动鬼神,莫近於《诗》”。此乃《诗》之为用,其利大矣。 若夫哀乐之起,冥於自然,喜怒之端,非由人事。故燕雀表啁噍之感,鸾凤有歌舞之容。然则《诗》理之先,同夫开辟,《诗》迹所用,随运而移。上皇道质,故讽谕之情寡。中古政繁,亦讴歌之理切。唐、虞乃见其初,牺、轩莫测其始。於后时经五代,篇有三千,成、康没而颂声寝,陈灵兴而变风息。先君宣父,釐正遗文,缉其精华,褫其烦重,上从周始,下暨鲁僖,四百年閒,六诗备矣。卜商阐其业,雅颂与金石同和;秦正燎其书,简牍与烟尘共尽。汉氏之初,《诗》分为四:申公腾芳於鄢郢,毛氏光价於河閒,贯长卿传之於前,郑康成笺之於后。晋、宋、二萧之世,其道大行;齐、魏两河之閒,兹风不坠。   其近代为义疏者,有全缓、何胤、舒瑗、刘轨思、刘丑、刘焯、刘炫等。然焯、炫并聪颖特达,文而又儒,擢秀幹於一时,骋绝辔於千里,固诸儒之所揖让,日下之无双,於其所作疏内特为殊绝。今奉敕删定,故据以为本。然焯、炫等负恃才气,轻鄙先达,同其所异,异其所同,或应略而反详,或宜详而更略,准其绳墨,差忒未免,勘其会同,时有颠踬。今则削其所烦,增其所简,唯意存於曲直,非有心於爱憎。谨与朝散大夫行太学博士臣王德韶、徵事郎守四门博士臣齐威等对共讨论,辨详得失。至十六年,又奉敕与前脩疏人及给事郎守太学助教云骑尉臣赵乾叶、登仕郎守四门助教云骑尉臣贾普曜等,对敕使赵弘智覆更详正,凡为四十卷,庶以对扬圣范,垂训幼蒙,故序其所见,载之於卷首云尔。    诗谱序   诗之兴也,谅不於上皇之世。   [疏]正义曰:上皇谓伏羲,三皇之最先者,故谓之上皇。郑知于时信无诗者,上皇之时,举代淳朴,田渔而食,与物未殊。居上者设言而莫违,在下者群居而不乱,未有礼义之教,刑罚之威,为善则莫知其善,为恶则莫知其恶,其心既无所感,其志有何可言,故知尔时未有诗咏。   大庭、轩辕逮於高辛,其时有亡载籍,亦蔑云焉。   [疏]正义曰:郑注《中候·敕省图》,以伏羲、女娲、神农三代为三皇,以轩辕、少昊、高阳、高辛、陶唐、有虞六代为五帝。德合北辰者皆称皇,感五帝座星者皆称帝,故三皇三而五帝六也。大庭,神农之别号。大庭、轩辕疑其有诗者,大庭以还,渐有乐器,乐器之音,逐人为辞,则是为诗之渐,故疑有之也。《礼记·明堂位》曰:“土鼓、蕢桴、苇籥,伊耆氏之乐也。”注云:“伊耆氏,古天子号。”《礼运》云:“夫礼之初,始诸饮食。蕢桴而土鼓。”注云:“中古未有釜甑。”而中古谓神农时也。《郊特牲》云:“伊耆氏始为蜡。”蜡者,为田报祭。案《易·系辞》称农始作耒耜以教天下,则田起神农矣。二者相推,则伊耆、神农并与大庭为一。大庭有鼓籥之器,黄帝有《云门》之乐,至周尚有《云门》,明其音声和集。既能和集,必不空弦,弦之所歌,即是诗也。但事不经见,故总为疑辞。案《古史考》云“伏牺作瑟”,《明堂位》云“女娲之笙簧”,则伏羲、女娲已有乐矣。郑既信伏牺无诗,又不疑女娲有诗,而以大庭为首者,原夫乐之所起,发於人之性情,性情之生,斯乃自然而有,故婴儿孩子则怀嬉戏抃跃之心,玄鹤苍鸾亦合歌舞节奏之应,岂由有诗而乃成乐,乐作而必由诗?然则上古之时,徒有讴歌吟呼,纵令土鼓、苇籥,必无文字雅颂之声。故伏羲作瑟,女娲笙簧,及蕢桴、土鼓,必不因诗咏。如此则时虽有乐,容或无诗。郑疑大庭有诗者,正据后世渐文,故疑有尔,未必以土鼓、苇籥遂为有诗。若然,《诗序》云“情动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乃永歌嗟叹。声成文谓之音”,是由诗乃为乐者。此据后代之诗因诗为乐,其上古之乐必不如此。郑说既疑大庭有诗,则书契之前已有诗矣。而《六艺论·论诗》云:“诗者,弦歌讽谕之声也。自书契之兴,朴略尚质,面称不为谄,目谏不为谤,君臣之接如朋友然,在於恳诚而已。斯道稍衰,奸伪以生,上下相犯。及其制礼,尊君卑臣,君道刚严,臣道柔顺,於是箴谏者希,情志不通,故作诗者以诵其美而讥其过。”彼书契之兴既未有诗,制礼之后始有诗者,《艺论》所云今诗所用诵美讥过,故以制礼为限。此言有诗之渐,述情歌咏,未有箴谏,故疑大庭以还。由主意有异,故所称不同。礼之初与天地并矣,而《艺论·论礼》云“礼其初起,盖与诗同时”,亦谓今时所用之礼,不言礼起之初也。   《虞书》曰:“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然则《诗》之道放於此乎!   [疏]正义曰:《虞书》者,《舜典》也。郑不见《古文尚书》,伏生以《舜典》合於《尧典》,故郑注在《尧典》之末。彼注云:“诗所以言人之志意也。永,长也,歌又所以长言诗之意。声之曲折,又长言而为之。声中律乃为和。”彼《舜典》命乐,已道歌诗,经典言诗,无先此者,故言《诗》之道也。“放於此乎”,犹言適於此也。“放於此乎”,隐二年《公羊传》文。言放於此者,谓今诵美讥过之诗,其道始於此,非初作讴歌始於此也。《益稷》称舜云:“工以纳言,时而飏之,格则乘之庸之,否则威之。”彼说舜诫群臣,使之用诗。是用诗规谏,舜时已然。大舜之圣,任贤使能,目谏面称,似无所忌。而云“情志不通,始作诗”者,《六艺论》云情志不通者,据今诗而论,故云“以诵其美而讥其过”。其唐虞之诗,非由情志不通,直对面歌诗以相诫勖,且为滥觞之渐,与今诗不一,故《皋陶谟》说皋陶与舜相答为歌,即是诗也。《虞书》所言,虽是舜之命夔,而舜承於尧,明尧已用诗矣,故《六艺论》云唐、虞始造其初,至周分为六诗,亦指《尧典》之文。谓之造初,谓造今诗之初,非讴歌之初。讴歌之初,则疑其起自大庭时矣。然讴歌自当久远,其名曰诗,未知何代。虽於舜世始见诗名,其名必不初起舜时也。名为诗者,《内则》说负子之礼云“诗负之”,注云:“诗之言承也。”《春秋说题辞》云:“在事为诗,未发为谋,恬澹为心,思虑为志。诗之为言,志也。”《诗纬·含神务》云:“诗者,持也。”然则诗有三训,承也、志也、持也。作者承君政之善恶,述己志而作诗,为诗所以持人之行,使不失队,故一名而三训也。   有夏承之,篇章泯弃,靡有孑遗。   [疏]正义曰:夏承虞后,必有诗矣。但篇章绝灭,无有孑然而得遗馀。此夏之篇章不知何时灭也。有《商颂》而无夏颂,盖周室之初世记录不得。   迩及商王,不风不雅。   [疏]正义曰:汤以诸侯行化,卒为天子。《商颂》成汤“命於下国,封建厥福”,明其政教渐兴,亦有风、雅。商、周相接,年月未多,今无商风、雅,唯有其颂,是周世弃而不录,故云“近及商王,不风不雅”,言有而不取之。   何者?论薄雾浓云愁永昼功颂德所以将顺其美,剌过讥失所以匡救其恶,各於其党,则为法者彰显,为戒者著明。   [疏]正义曰:此论周室不存商之风、雅之意。风、雅之诗,止有论薄雾浓云愁永昼功颂德、剌过讥失之二事耳。党谓族亲。此二事各於己之族亲,周人自录周之风、雅,则法足彰显,戒足著明,不假复录先代之风、雅也。颂则前代至美之诗,敬先代,故录之。○   周自后稷播种百穀,黎民阻饥,兹时乃粒,自传於此名也。   [疏]正义曰:自此下至“诗之正经”,说周有正诗之由。言后稷种百穀之时,众人皆厄於饥,此时乃得粒食。后稷有此大功,称闻不朽,是后稷自彼尧时流传於此后世之名也。《尧典》说舜命后稷云:“帝曰:‘弃,黎民阻饥,汝后稷,播时百穀。’”《皋陶谟》称禹曰:予“暨稷播,奏庶艰食、鲜食,烝民乃粒”。是其文也。   陶唐之末,中叶公刘亦世脩其业,以明民共财。   [疏]正义曰:公刘者,后稷之曾孙,当夏时为诸侯。以后稷当唐之时,故继唐言之也。中叶,谓中世。后稷至於大王,公刘居其中。《商颂》云“昔在中叶”,亦谓自契至汤之中也。《祭法》云“黄帝正名百物,以明民共财”。明民,谓使衣服有章。共财,谓使之同有财用。公刘在豳教民,使上下有章,财用不乏,故引黄帝之事以言之。   至於大王、王季,克堪顾天。   [疏]正义曰:此《尚书·多方》,说天以纣恶,更求人主之意,云:“天惟求尔多方,大动以威,开厥顾天。惟尔多方,罔堪顾之。惟我周王,克堪用德,惟典神天。”注云:顾由视念也。其意言天下灾异之威,动天下之心,开其能为天以视念者。众国无堪为之,惟我周能堪之。彼言文王、武王能顾天耳。大王、王季为天所祐,已有王迹,是能顾天也。   文、武之德,光熙前绪,以集大命於厥身,遂为天下父母,使民有政有居。   [疏]正义曰:《泰誓》说武王伐纣,众咸曰孜孜无怠,天将有立父母,民之有政有居。言民得圣人为父母,必将有明政,有安居。文、武道同,故并言之。   其时《诗》,风有《周南》、《召南》,雅有《鹿鸣》、《文王》之属。   [疏]正义曰:此总言文、武之诗皆述文、武之政,未必皆文、武时作也,故《文王》、《大明》之等,检其文,皆成王时作。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教学 | Tagged | 3 Comments

田野:和平村、尚义桥

       本科生的人类学课程,田老师带去学校南面的和平村田野,叫上研究生一块儿去。于是,愉快的秋阳下,我们细问乡间事,饱闻谷草香。          出发前,田老师、范老师不倦教导:首次进村,没有事先的调查方案,只是踩点,弄清大致的地理位置、村庄布局,在田野过程中寻找自己的问题视点。分两组:本科生走路跟田老师,研究生骑车跟范老师。       一路秋风得意车轮急,放风的洋马儿,兴奋得很咧。       广阔的稻田,稻杆晒干了,一行一行整齐地铺开。四五农人把稻杆收拢收拢拎起来,拍打下短杆子,束成一捆。一位六十左右的大娘告诉我们,这些东西收罗回去给鸽子做下蛋的窝,做好了拿到花鸟市场上卖。村里的本地人不多,都出去了,大部分人是外来人员。地少,本地人不种地,给外地人种……我们边聊边帮她的忙,一群人噗嗤噗哧干得起劲儿。大娘不由得称赞:大学生都聪明,一教就会。我们真真实实在田野中做了一回田野。       和平村已经是一个有点小镇气象的乡村。看那“世纪华联”的小超市招牌。超市旁是一个垃圾存放站。街另一边是些木材加工厂,还有一些化工小厂。公路修得蛮宽阔,小车嗖嗖地过往。       和平村的老人之家,范老师及众生在和老人之家的陆主任聊天。陆主任是村中的女强人,从二十一岁起就开始当生产队长,后来还当过村办企业的厂长。从她处得到很多和平村的信息:和平村现有人口2384人,外来人口五六千。全村共有14个生产队。因为面积过大,和平村在1978年左右分为北平、南平两村,在2002年4月又并为和平村。50岁以上的老年人500多人,村里每月给每位老人发放工资350元左右,光是这项每年就得花费100多万元……     我关心了一下外来人口的问题。外来人口和本村人口基本上比例为2:1,其管理是一个空当。外来人员在村里村外从事各种职业,本村人说不清楚,一村民开玩笑地说:“谁知道他们在背地里做什么,说不定卖淫嫖娼呢。”这种话语本身就说明外来者和本地人的隔阂、本地人对外来者一定程度的歧视以及一些隐秘的事件和关系。他们的人际关系如何?外来人员要向村里缴纳管理费,向房主交纳房租;可是村庄事务一般没有他们的参与,如果外来人员之间发生矛盾,也不会找村委会或是村里人,而是拨打110。村中没有学校,外来者的孩子(本村的孩子也如此?)读书是到塘湾的打工子弟学校,一般读到五年级,六年级再回家乡上。这里的外来者同本地村民的关系,与城市打工者同城市人的关系类似,隔膜淡漠。外来者,这个身份被死死地钉在柱子上,任凭风吹也不能融入当地社会。接受、融入、管理都是问题。       回到学校,太阳正在落山,秋风起了,我们到秋实阁旁边寻找那天安老师告诉的明代石桥。在一堆荒草丛中我们发现了“尚义桥”,闵行区2003年立碑保护的文物。被整修得像新的一样,桥面石板和桥体突出的两块石头似是古物,泛着微红。站在桥上四望,紫竹科技园和华师大的现代钢筋大楼兀然挺立,想这里曾经是个鸡鸣犬吠的小村庄,就有几分感叹了。摆渡一下,上海地方志办公室网站和闵行政府网站这样描写这里:“邢窦湖(Xingdu Hu)位于今闵行区南中塘湾镇。南宋时,湖面积约2平方公里,到16世纪初已成一狭长河道。明宣德年间(1426~1435年),曾在中段建石拱桥一座,称尚义桥。旧有邢、窦两姓居住湖畔,故名。亦称莺窦湖、莺脰湖,讹称樱桃汇,现习称樱桃河。北起俞塘,南迄黄浦江,长约7公里。水深1米多,宽4~8米,可通航15吨级以下船舶。”“尚义桥(拱桥),塘湾镇幸福村八房里东面,明,俗称环龙桥,系明宣德年间兵科给事中蒋姓所建,石拱桥(独孔),横跨河,两边均有石级。桥长14米,宽2.5米。桥面、石级均有破坏。”         尚义桥桥面中心石板图案。太阳纹,在边缘呈现云纹,动感流畅。  

Posted in 教学 | Tagged , , | 2 Comments

《毛诗正义》的可用电子初本

中文07研选了田老师民间文学史、并于今天领了任务的各位同学这边看过来! 倪赟岳帮大家找到了这个(下面那个链接),大家看看是不是可以根据这个再去校对、修改格式。 影印本明天再去资料室看看能不能借出来,另行通知。各位如能找到,也上来吱一声吧,谢谢啦~~ http://www.guoxue123.com/jinbu/ssj/ms/

Posted in 教学 | Tagged | 1 Comment

告神话学课程同学

神话学课程作业原定发到本论坛,但论坛目前升级阶段新用户不能加入团队,性能不稳定,故大家把作业临时交到: http://q.blog.sina.com.cn/folklores 大家实名注册一个新浪博客,然后加入该圈,在自己的博客发表就自动显示在该民俗文化圈上了。待到中国博客网稳定以后,再把内容转回海上风来。已经加入本团队的老用户,可以就在海上风发表。

Posted in 教学 | Leave a comment

形意拳派剑法中翘小指敬师习俗的分析和引申

中文系04级1班 管骏捷 10040110119 形意拳是晚清时候极为普及的一种拳法,与太极、八卦一同被称为三大内家拳。凡一家拳法发展开后必然会有相应的兵器套路流传。形意门于众多兵器中最终传下刀枪棍剑四种,其中棍法多为练习拳劲之用,而剑法为难度最大亦最强者,凡得师傅传授剑法的弟莫道不消魂子在每次学剑练剑时都不但要行拜师理还要行“拜剑”礼。形意门将剑柄称为“师”,弟莫道不消魂子练剑时都要求将小指翘起,“不敢满握”,以为尊师之道。这个习俗必然有其内在的道理,我想分析的就是形意门中这个“翘指敬师”的习俗。 我个人原先的分析是——这是出于剑法的灵活性的考虑。无论是何门何派,在教授剑法基本功时一般都要求握剑要用拇指和食指扣成一个圈箍住剑柄上端,而其余三个手指则要尽量放松,自然弯曲将剑柄握住,三指在具体的运剑过程中根据具体的需要可时紧时松,这样就可使剑法比较容易做到灵动自然,形意门要求握剑时翘起小指,大抵和“松三指”的目的是一样的。 前几个月我读到了李仲轩老先生的回忆录《逝去的武林》,李老先生是尚云祥的关门弟莫道不消魂子,是尚氏形意拳的嫡系传人。李仲轩在他的回忆录中也提到了形意剑法中“翘小指”这个规矩,他将此分析为一种养身——尤其是保护眼睛的。因为从经络理论上讲,小指与眼睛相连,若练剑时小指攥得太紧,过分紧张的话那么时间久了就会感到两眼昏花,长期如此则可能严重影响视力,因此就有了“翘指敬师”这一规矩的流传,翘起小指一则敬师,一则养眼。但翘小指仅限于练剑之时,表演或实战时则不翘。 我认为李先生的这个分析比我的要更为合理,引申开来看,一些用眼比较多的工作如古代女人绣花,也往往要翘起小指,美其名曰兰花指。这样看来,翘兰花指这类行为习惯并非为了美观,甚至可以说一开始完全不是为了美观,而是为了保护眼睛,从养身和保护眼睛的角度来理解翘小指这一习惯性动作应当是合理的。

Posted in 教学 | Leave a comment

神话学课程的读书目录

根据神话学教学内容,请大家借阅或者购阅以下书籍: 神话三家论,上海文艺出版社1989年影印 袁 珂:中国神话史,上海文艺出版社 田兆元:神话与中国社会 上海人民出版社 闻一多:伏羲考 上海古籍出版社 马昌仪:中国神话学文论选萃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陈建宪:神祗与英雄---中国古代神话的母题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叶舒宪:中国神话哲学 中国社科出版社 吴 泽:吴泽文集第四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古史辨第一册 第七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 阿兰·邓迪斯编:西方神话学论文选 上海文艺出版社 约翰·维克雷编:神话与文学 上海文艺出版社 弗莱:批评的剖析 百花文艺出版社 卡西尔:人论 上海译文出版社 马林诺夫斯基:巫术·科学·宗教与神话 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 大林太郎:神话学入门 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 文本阅读:山海经 楚辞 法苑珠林 中国神话传说(袁珂)

Posted in 教学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