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历史

炎黄子孙的来龙去脉

“炎黄子孙”称谓的来龙去脉 “炎黄子孙”称谓的来龙去脉 高强  发布时间: 2008-02-20 10:00 来源:光明日报   “炎黄子孙”是海内外华人引以为荣的自我称谓。这个词的真正出现 与广泛使用是在清朝末年,但其雏形“黄炎之后”、“炎黄苗裔”、“黄帝 子孙”等早在战国秦汉时期就有了,这些都是“炎黄子孙”称谓在不同时代 、不同语境下的不同表现形态。《国语·晋语》说:“昔少典娶于有蟜氏, 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 成。”炎黄时代没有文字,也不 可能有“炎黄子孙”或“黄帝子孙”这样的名词,但却为后世此类名词的 出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霸,诸子争鸣,“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贱今。故为道 者必托之于神农、黄帝而后能入说。”(《淮南子·修务训》)孔子称赞黄 帝“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死而民畏其神百年,亡而民用其教百年”,庄子认为 “世之所高,莫若黄帝”。《史记·封禅书》载:“秦灵公作吴阳上畤,祭黄 帝;作下畤,祭炎帝。”大约半个世纪以后,齐威王铸敦铭记“高祖黄帝”, 自认为黄帝子孙。《国语·鲁语》说:“黄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 故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 禹”,说明舜、禹皆为黄帝之后。《国语·周语》说:“唯有嘉功,以命姓受 祀,迄于天下。及其失之也,必有慆淫之心间之,故亡其姓氏。……夫亡者岂 系无宠,皆黄炎之后也。”   秦汉时期是“黄帝子孙”等称谓出现并得到认同的时期。汉高祖刘邦 编造了赤帝(炎帝)子斩白帝子的故事,为以汉代秦制造舆佳节又重阳论。汉初黄老学盛 行,“百家言黄帝”。公元前110年,汉武帝率10余万大军北巡朔方,归途中 “祭黄冢桥山”,开创了黄帝陵祭。王莽代汉时自称黄帝之后,声称“姚、 妫、陈、田、王凡五姓者,皆黄虞苗裔,予之同族也。”真正把黄帝华夏始 祖之地位确立下来的是司马迁。翻开《史记》,第一位进入我们视线的人物 就是黄帝。在司马迁的笔下,不仅尧、舜、禹、汤、文王、武王这些圣贤明 君是黄帝子孙,而且秦、晋、卫、宋、陈、郑、韩、赵、魏、楚、吴、越等 诸侯们也是黄帝之后,甚至连匈奴、闽越之类的蛮夷原来亦为黄帝苗裔。如 此一来,便把各族统统纳入到以黄帝为始祖的华夏族谱系中去了。司马迁坚 持大一统历史观和民族观,将黄帝民族共祖的地位典籍化,上承“百家杂语” ,下启二十四史,对于国人自称“黄帝子孙”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汉元帝、 成帝时,博士褚少孙补《史记·三代世表》时称“舜、禹、契、后稷皆黄帝 子孙也”;王充在《论衡·案书篇》中亦云“《世表》言五帝、三王皆黄帝 子孙”,这说明“黄帝子孙”一词在汉代主要是指圣贤明君,并未泛指平民 百姓。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历史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清末民初浙江学者蒋观云的风俗观

      蒋观云在我国近代史上似乎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学者”,但在其学术生涯中,却为中国现代民俗学、神话学、人类学等做出开拓性的贡献,很多理论在今天仍具很大的价值。于是,在先生的提议和鼓励下,我的硕士论文选题定为“蒋观云民俗思想研究”。在写作的过程中,先生拨冗给予悉心指导,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于是,蒋观云的民俗思想便呈现出较为清晰的脉络,遂形成如下的文章。后得《杭州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刊用,小生窃幸第一篇研究蒋观云的专论终于诞生。该课题的研究之路仍是漫漫,吾将尽力而为之! 清末民初浙江学者蒋观云的风俗观   田兆元,游红霞 (华东师范大学 中文系,上海 200062;上海大学 文学院,上海 200444)  载《杭州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6期 摘要:清末民初浙江学者蒋观云作为现代民俗学的先驱之一,是进化论学说的早期引进者并将其运用于中国社会风俗的分析。他率先引进神话概念,并发表第一篇具有现代意义的神话学论文。总体而言,中国社会的衰败根源于农耕社会的主静保守风俗,主张鼓荡民性,培养刚性、强国新民是蒋观云风俗学说的重要内容;社会改造与学术研究相统一,西方人类学思想与中国传统民俗观相统一,是蒋观云风俗观的显著特点。 关键词:人类学;风俗;神话;民俗学先驱 中图分类号:C912.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2146(2007)06-0050-06   清末民初浙江学者蒋观云(1865-1929),名智由、字观云、别号因明子,浙江诸暨紫东乡浒山村人。早年求读于杭州紫阳书院,能诗善文,工书法,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以廪贡生京兆乡试举人得授山东曲阜知县之职,但蒋观云怀救国革新的志向未能赴任,后来响应康梁维新变法,成为资产阶半夜凉初透级改良派人士。1902年冬留学日本,曾担任《浙江潮》《新民丛报》的编辑,发表民俗学论文和诗作,因积极推动梁启超发起的“诗界革莫道不消魂命”,被梁启超誉为“诗界三杰”①,1902年将自己介绍西方文化和进化论思想所撰之人类学、社会学和民俗学的文章,集为《海上观云集初编》②交付出版。这是一部重要的早期现代民俗学文献。1903年,蒋观云在《新民丛报》第36号上发表《神话历史养成之人物》一文,是中国民俗学史上最早的论文、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所撰《中国人种考》(1929)是我国早期人类学的奠基著作之一,为学界所重。为我国的人类学,民俗学和神话学的研究作出了开拓性的理论贡献。 蒋观云开启了我国现代民俗学的研究之门,是中国现代民俗学的先驱。对于这样一位重要的开拓者,我国的学术界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和评价,研究者主要从以下几个角度论述蒋观云的成就:     第一,   从学术史上肯定蒋观云对中国神话史、民间文艺学史、民俗学史的奠基地位。贺学君、陈建宪、叶舒宪、高有鹏③等学者指出,蒋观云在《神话历史养成之人物》(以下简称《神话》)中开拓性地在中国学界引入“神话”这一学术概念,该文是中国现代神话学的开源之作。钟敬文从中国民间文艺学史的角度认为,《神话》论及神话对国民教养的作用体现了晚清时期通俗文艺、民歌、神话、传说等民间文艺学术思想的觉醒。他在《晚清时期民间文艺学史试探》中高度评价了《神话》的意义,认为蒋观云的见解“无疑是起过开拓进步思想的有益作用的”。刘锡诚在2006年出版的《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中把《神话》一文列作专节来介绍,肯定了蒋观云对民间文艺学的奠基地位。钟敬文、刘锡诚还认为,蒋观云的《神话》是中国现代民俗学最早的论文,是奠定中国民俗学学科地位的标志性作品之一。 第二,评价了蒋观云在借鉴西方人类学理论和发展学科方法莫道不消魂论方面的独特贡献。刘锡诚认为,蒋观云的《中国人种考》将民族文化问题纳入我国启蒙思想家的视野,[1]开拓了中国学术界对人类学的研究视野。秋浦在《民族学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中指出,《中国人种考》是第一篇运用民族学人类学所提供的理论解释中国民族与中国历史的专论。 第三,确认了“诗界革莫道不消魂命”中蒋观云的主要地位。马卫中、张修龄在《“诗界革莫道不消魂命”新论》中认为蒋观云是“诗界革莫道不消魂命”的中坚人物,还有不少学者④以蒋观云的诗歌作品揭示其礼赞科学与民瑞脑消金兽主、革新社会的思想。 尽管不少学者肯定了蒋观云的学术贡献,但未能对蒋观云的学术思想进行系统研究并形成专论。显然,这与蒋观云对中国民俗学及相关学科的独特贡献之地位是不相称的。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蒋观云后来思想发生变化,以至于人们忽视他前期的贡献;二是,当年蒋观云发表文章的报刊有些在日本出版、一般研究者很难找到,而《海上观云集初编》和《中国人种考》也因数量稀少、只藏于少数图书馆,研究者很难获得这些资料,因此人们很难对蒋观云进行较为系统的研究。有鉴于此,笔者实施了对蒋观云文集的系统搜集整理工作,由而使蒋观云的民俗思想呈现出较为清晰的脉络。 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对蒋观云的风俗观进行阐述和讨论。 一  引进介绍西方理论学说,奠定民俗学的学科基础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民俗学都与人类学存在着密切关联。在国外,有人甚至认为民俗学是人类学的一部分,如威廉·R·巴斯科姆认为,民俗学属于人类学,[2]在国内,也有人认为民俗学要用人类学的方法。当年班尼女士的《民俗学手册》传入中国也是一种人类学的姿态,早期的人类学译介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民俗学的发展。 蒋观云于1904年发表在《新民丛报》上的《中国人种考》⑤一文,第一次提出了“人种学”的概念,将西方人类学理论引入中国。这篇启蒙性的人类学专论在学科上具有划时代意义;1929年,他以系列论文集成出版的专著《中国人种考》一书,在中国人类学、神话学和民俗学的发展史上,是一部有着较高水平并具有开拓性的学术著作。 《中国人种考》系统介绍了达尔文进化论思想,并将其用于中国历史文化的研究。蒋观云深入阐述了这一思想:“万物之初,由一元质,化分化合,而后有无机物出见,由无机物而后有有机物出见,而渐次由动植不分之物,进而为有动物、有植物,于动物之中,有高等兽类,进而为太古之原人,由太古之原人,次第进化而后有吾侪之人类。”并在书中进一步对中国人种的起源作出了考证,旨在说明“当种族并列之日,而讲明吾种之渊源,以团结吾同胞之气谊,使不敢自惭其祖宗,而陷其种族于劣败之列焉”。在《海上观云集初编》之“忧患篇”里他指出:“天地间两物相遇,则竞存之理即行乎其间;国与国遇,则兴灭之事出焉。”这是进化论的核心观念,即优胜劣汰的社会法则。 该书介绍的“中国人种西来说”作为学术新观点,开阔了人们的视野,但人们后来对这种说法诉诸了非学术的评价,造成了许多误解。作为人种西来说的系统引进者,蒋观云其实只是一个叙述者、但并不是人种西来说的主张者,这是我们应该特别注意的。《中国人种考》一书视野开阔,具有世界眼光。在人种问题上,其论题包括西亚文明的起源,西亚种族,中国人种来源诸说及其评论,中华各族的来源,始祖信仰,各类神话等。在当时这是新的知识体系,这个学说因而对中国的学术界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一些史学大师如吕思勉都深受影响。引入中国人西来说这个20世纪前期的重要话题,蒋观云是肇端者,其地位不可忽视。 从该书对中国种族的神话与历史的讨论中所阐发的一些论题,可以见出当时作者所达到的学术境界: 1.挪亚之洪水,与尧时之洪水不同。 2.以战阪泉涿鹿,皆为黄帝与蚩尤之事。 3.以西王母为种族之名。 4.以白狄等为白种。 5.以黄帝为最古之教主。 6.以《山海经》之炎山,为古之天山中之一火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历史 | Tagged , , , | 2 Comments

关于小年夜

各位小年夜好!关于小年夜,历来说法不一,有官三民四贼五说,也有说君三民四僧道五的,而上海一般则把腊月二十九称为小年夜。现转一份资料,大家也可以提供更多的地方材料。 关于祭灶,我刚买回来一个新灶,是不是要搞一个仪式,还没有设计好呢!上海地区有用酒醉灶神的,是一个同学考试时候提供的资料,可惜考卷上交了,当时没有及时记录下来。这比麻糖新鲜。 灶神上天言好事,下界报平安,希望他老人家上天禀报不要降雪了。雪神老爷叫滕六,我们是不是因为忘记他,滕六老爷发威呢? 恭请滕六老爷收了冰雪吧!下民苦呢!     腊月二十三.人们称为"小年",意味着一年的结束。     过去,过小年是"官三民四道土和尚五",就是说凡是家有秀才以上的功名的都在腊月二十三日过小年,黎民百姓是二十四日,道士和尚是二十五日。如今北方地区多在二十三日过小年。 过小年的主要民俗活动是"辞灶".就是"祭灶王"。灶王也叫"灶君",民间称"灶王爷"。 相传灶王原来是一个叫张单的富家子弟,曾娶一贤慧女子郭丁香为妻,后又体弃续娶李海棠。李氏好吃懒做,不久就把张家财产挥霍一空,改嫁他人。张单家境败落,又遭火灾,双目失明.沦为乞丐。一天,他乞讨到一户人家,主人给了他热汤热饭,后发现施饭者就是他休弃的妻子郭丁香,羞愧难当,碰死灶前,被姜太公封为灶王。     柳腔戏《张郎休妻》、茂腔戏《火龙记》都是说的灶王爷这段故事。     灶王最初只管火,后来受天帝委派为掌管一家的监护神,被封为一家之主。他权力很大,却连个土地庙大小的庙宇也没有,只有一张画像(木板印制的年画)贴在灶墙上。两旁贴上"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或"东厨司命主,南方火帝君"的对联,横批是"一家之主"。祭灶时要摆上枣和糖瓜等果品,糖瓜是用大麦发酵糖化而成的食品,据说是让灶王吃了嘴甜,也有的说为了欺住他的嘴,叫他上天光说好话不说坏话。焚香祭拜后,将旧灶君像揭下焚化。换上新像,就算送灶王爷上天找王皇大帝汇报去了。 祭灶时还要供上碗面汤(面条),俗话说:"灶王爷本姓张,一年一顿杂面场。"杂面汤是用白面、豆面、地瓜面混合制成,可钔跻谌嗣切哪恐械牡匚弧?     灶王腊月二十三上天,初一五更回来,就算完成汇报任务,带着吉祥保佑一家过平安日子了。     如今,祭灶王的人越来越少了,但过小年吃糖瓜的习俗仍在民间盛行。     腊月二十三日以后,人们开始打扫庭院、居室,清除积垢,置办年货,制作节日食品,一直要忙到除夕。     但在有些地方(如上海),人们习惯上把除夕前一天称为小年夜。 补充:小年夜就是指腊月二十三日,小年夜那天传说是灶王爷升天回宫的日子,这天在北方地区传统的做法是糊两个褡裢似的纸袋,一个里面装的是毛驴的草料和豆子,一个里面装的是灶王爷的盘缠和干粮,在灶王像前烧掉,同时还用那种棍棍糖(一般用球状的,只是原料和棍棍糖一样)在火炉炉口糊一圈,听大人讲是为了糊住灶王爷的嘴,让灶王爷在天上不要乱说,只说好听的。一般灶王爷像前的对联是这样写: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 FROM:百度百科!

Posted in 历史 | Tagged | 2 Comments

祭孔的由来

   从汉高祖刘邦以来,祭孔大典的仪规虽然每个朝代都有出入,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历朝历代无不循例而制礼作乐,遂使祭孔大典演成稳定的文化现象。   祭孔活动最早始于公元前478年,即孔子卒后的第二年,鲁哀公将孔子故宅辟为寿堂,开始对孔子的祭祀。     真正意义上的祭孔大典始于公元前195年,当时汉高祖刘邦过鲁,首次以“太牢”(即皇帝祭天大典)祭祀孔子,开孔子祭祀活动升为祭孔大典即国之大典的先河。“祭孔”也从此与“祭天”“祭黄”一起成为封建时代的“三大国祭”。   1948年,末代衍圣公孔德成离开孔府,大陆祭孔大典就此中断。2004年以前,大陆祭孔一直处于民间状态,直到2004年曲阜市政府介入,才成为政府公祭。   2005年,“全球联合祭孔”使祭孔成为规模空前的盛会。曲阜孔庙大成殿为主会场,云南、甘肃、天津、上海、浙江、台北、香港等地以及日本、韩国、德国、美国、新加坡等国的华人共襄盛举。(来源:中国孔子网)

Posted in 历史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