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信息

假日愉快!海上风华丽转身

已经运行三年的中搏网“海上风民族民间文化论坛”开始转型了,来到这里的年轻人对于时尚有更多的喜爱,而原来的海上风相对严谨,为了适应这样的改变。教学类的海上风转到: http://suntree.5d6d.com http://www.seawn.cn 本论坛则随心所欲,前面的曾经带给中国民间文化的影响延续在这里,也转延续到另外一处。这里成为自由的表达的天地。 我们称其为华丽转身,但是这里会像井冈山一样让我们朝拜,也希望新来的朋友努力发展,打出一片新天地。 感谢中搏网带给我们的欢乐,这种欢乐将成为我们的精神食量。 感谢各位读者作者的支持,让我们体验了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感觉。 两个海上风,各得其妙! 这个假期,让我们庆祝自己的华丽转身,庆祝海上风的新生! 节日快乐,请您一如既往,支持海上风的发展。

Posted in 信息 | 2 Comments

古老《诗经》仍在房县民歌传唱 全国罕见

荆楚网消息 (湖北日报) (记者宋克顺、特约记者马献伦、通讯员李先江、陈竹、陈斌)令人想不到的是,传世2500多年的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至今仍在房县的民歌里传唱。“关关雎鸠往前走,在河之洲求配偶,窈窕淑女洗衣服,君子好逑往拢绣,姐儿羞得低下头……”这哪里是乡间民歌,分明是《诗经》的再现复活。 我国第三个“非物质文化遗产日”前夕,记者一行参加房县首届文化艺术节,闻听这段民歌不禁击节叫好。 为我们演唱这首《姐儿歌》的,是房县门古寺镇47岁的孪生兄弟——吴高星、吴高月。他们自幼学唱歌,能唱几百首当地民歌,但直到几年前,才知道这首歌竟与《诗经》中的《关雎》一脉相承。 房县古称房陵,武当山、大巴山绵延叠合,四周山峰林立,地理环境封闭,至今仍保存有大量民歌、民俗、故事、小戏等民间文化,被统称为“房陵文化”。 房陵民歌源远流长,村村有“歌布袋”,镇镇有“民歌王”,全县会唱民歌者5万人,能唱1000首民歌的歌手250人;歌有劳动号子、山歌、田歌、灯歌、小调、风俗歌、儿歌等,含高腔、平腔、包腔、拉花腔、八岔腔等几十个唱腔,并有独特的民乐和古老的演奏方式。 多年关注房陵文化的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人比黄花瘦席傅广典说,近些年,房县共发掘整理出民歌12000多首,同时发现古老的“诗经歌”10多首,这在全国都比较罕见。 除了多首民歌引用《关雎》外,门古寺镇巨峪村农民余立才唱的一首山号子,还引用了《伐檀》:“东方发白兮,上山岗兮,砍砍伐檀兮,日暮而归兮……” 还有,当地民俗中,家有老人去世,竟会请人念唱《诗经》里的《蓼莪》,以此作为祭文来哀悼父母。如:“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欲报之德,昊天冈极……” 2500多年前的诗经,为何至今仍“存活”在偏居一隅的房陵民歌里?这引起了专家的极大关注。 曾来房县考察的民间文化专家、北京大学副教授陈连山认为:“房县是周宣王时代的太师尹吉甫的故里,至今仍有其墓碑和庙宇。尹吉甫创作了《崧高》、《丞民》赠送同僚,后来收入《诗经》,是目前已知为数不多的《诗经》作者之一。” 中国音乐学院副教授李月红来房县采风时也称:房县是中华诗祖尹吉甫、西周诗经玉枕纱厨文化研究的富矿。 十堰市民俗学会会长袁正洪指出,房县是尹吉甫的故里、食邑地,历史上多有记载,如明代《郧阳府志》载:“尹吉甫,房陵人,食采于房,卒葬房之青峰山。” 专家们分析,房县作为尹吉甫的故里,当时应是《诗经》的采风地之一,而当地人为了纪念这位被赞颂为“文武吉甫,万邦为宪”的西周太师,便世世代代吟诵《诗经》。这也就是我们今天能在房县听到《诗经》民歌的原因。 http://book.QQ.com2008年07月01日10:29   荆楚网-湖北日报 

Posted in 信息 | Tagged , | 2 Comments

恭喜游红霞同学获得民间文化青年论坛优秀论文奖

游红霞论文获得第三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优秀论文奖,可喜可贺!本次10位同学获奖,获奖者多为北师大博士生,以及多位台湾的同学。取得该成绩实属不易!具体信息: http://www.pkucn.com/chenyc/thread.php?tid=9836&highlight=%D3%CE%BA%EC%CF%BC%2B 论文地址: http://www.pkucn.com/chenyc/thread.php?action=attachment&aid=10756

Posted in 信息 | Tagged | 4 Comments

文化遗产日的活动信息

文化遗产日,国家其实很重视,地方重视程度不一。 以下信息可以一读:http://culture.people.com.cn/GB/22226/64082/index.html

Posted in 信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第十次“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上海论坛”会议通知

第十次“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上海论坛”   -------------同志:你好。 我理论专业委员会即将举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上海论坛”第十次会议,中心议题:《上海·雪米村民俗志》新书发布会暨金泽庙会考察。为期一天。 由于金泽离上海较远,希望大家集合一起前往。 集合地点:闵行区政府门口(地铁莘庄站北面) 交通:地铁1号线,徐闵线,等等,到莘庄站下。 时间:5月2日星期五上午8:00。 接到通知以后,请回音,谢谢。 联系人:徐华龙 电话:64370935 手机:13764500564 E-mail:xhlong1798@yahoo.com.cn 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 理论专业委员会 2008年4月24日    欢迎研究生同学参加!

Posted in 信息 | Tagged | 1 Comment

编钟乐舞展演信息:闵行博物馆展示国宝

2008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系列活动之一《看国宝文物 听千古绝响——中国先秦音乐文物珍品展》,由上海市闵行区博物馆、湖北省随州市博物馆主办。于2008年4月28日——5月28日在上海市闵行区博物馆展出。 展览共分辉煌灿烂的敲击乐器、清新温润的吹管乐器、幽雅如歌的弹弦乐器三个部分,以中国先秦时期为断代,着力介绍了先秦战国擂鼓墩发掘文物。 擂鼓墩文物发掘,是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1978年,距今二千四百多年前的乐器在我国湖北省随州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1981年,在曾侯乙墓西侧,又发掘了擂鼓墩二号墓。 其中国宝级文物“擂鼓墩二号墓编钟”首次在上海展出。这套编钟的“一钟双音”显示出古代匠人在乐器制造技艺上的光辉成就,是古代科技与艺术的完美结合。钟上的铭文、乐理知识改写了世界音乐史的进程。展出的十弦琴、均钟木、排箫和篪等都是十分古老的乐器,但由于历史的某种原因,失传已久,有些只能在典籍上见到这些乐器的名字,有的甚至连名字都遗忘了,更不要说它们的模样。这些乐器的出土,使我们见到它本来的面目,廓清了后人的错误认识。 此外,展览还将以乐器发展史为主题举办知识性讲座,以期大家在感观中国先秦乐器风采之余,对中国古代历史悠久、漫长的音乐文化有更深刻的理性认识。 同时,编钟乐团表演将与展览一并进行。为再现气势宏大、场面壮观的古代宫廷音乐,表演者们将身着战国古装,使用复制古乐器,集歌、舞、乐于一体,演奏着古曲如《楚商》、《苏武牧羊》、《屈原问渡》等。当您步入编钟演奏大厅时,可亲身领略古代帝王的风采,聆听千古绝响,品味悠悠楚风。

Posted in 信息 | Tagged , , | 2 Comments

戊子祭祖大典三月初三(4月8日)在新郑举行

黄帝有熊氏,据《史记》记载,其出生地在有熊,皇甫谧说有熊即新郑,即今郑州新郑。新郑人举行多届祭祖大典了,今年更邀各界海内外来宾达二万人。黄帝祭祖大典与三月初三日,即西历4月8日举行,时天大雨,即祭文所谓喜降喜雨。 大会之前有论坛,其中许文胜教授称:只有中国大陆把西历称为公历,或者称为公元,香港不是,海外华人都不是,外国人一般都认为中国人的历法是孙中山提出的黄帝历法,距今4700多年,黄帝创造甲子纪年,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壮举。一般国家都是有自己的历法,所信仰宗教的历法,国家的历法,再才有西历。他说中国大陆人的毛病最大,把人家的历法成为公历,没有人说过。他还痛心疾首地扯着自己的西服说,印度人,日本人都会有自己的一套服装,只有泱泱大国,黄帝的子孙连一套衣服都没有,欲哭无泪。黄帝是服装的发明人啊! 大典在雨中辉煌举行,鼓乐震天 和祖先在一起。

Posted in 信息 | Tagged , | 2 Comments

颛桥光辉村、净土庵图片

颛桥随处可见的别墅群,隐藏着巨大的休闲娱乐消费潜力。 光辉村的传统民居。 辗转多次到达光辉村时天色渐晚,净土庵已经关门了。我们只能从窗口中瞻仰神灵尊容。 门口是两个砖砌的大香炉。 净土庵正面全景。 供在净土庵中心位置的关公和观音。 施老爷像。当地人认为农历十月十四是他的生日,净土庵在这一天香火非常兴盛。

Posted in 信息 | 1 Comment

女祭司与奥运圣火

  希腊女祭司奥林匹亚试采火成功 取得第一个火种   北京奥运点火团队首次实地排演,本报记者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   昨天,在进驻圣火采集仪式举行地——雅典古奥林匹亚遗址的第二天,点火团队开始正式的排演,这也是他们在这个古代奥运会的发源地首度亮相。   本报记者记录了点燃圣火的整个过程,虽然只是排演,这很可能就是3月24日,北京奥运圣火点燃仪式的最终表演版本。   图为所有女祭司在穿过橄榄树走向古竞技场,   右七(回头者)手拿火炬者是本次最高女祭司玛利亚·娜芙普利都。       演员乘坐专车抵达盛装藏在外套里面   北京时间昨天晚上(希腊当地时间昨天上午),新任总策划阿特密斯·伊格娜迪欧带领包括男、女演员、鼓乐手在内的二三十名点火团队成员,搬着仪式所需的各种道具,乘专车抵达古奥林匹亚遗址,开始为即将于3月24日在此举行的北京奥运圣火采集仪式演练。   昨天,记者绕上古奥林匹亚遗址旁的山路,从而全程观摩到北京奥运圣火采集仪式演练的全过程。   昨天的演练只是模拟仪式的训练,道具只是临时架起,没有真正使用,演练结束后就被拆卸搬走了。另外,演员虽身上穿着演出服装,但由于天气较凉,每人都在外面披上了厚重的外套,把祭司“盛装”的样子掩藏在了里面。 仪式全程揭秘   第一部分:点燃圣火   在赫拉神庙前的祭坛上,工作人员支起用于采集圣火的大型凹面镜。   最高女祭司玛利亚·娜芙普利都身穿白色古希腊传统裙装,在赫拉神庙前朗诵致太阳神的颂词,然后手持火炬,将其置入凹面镜。按照以往惯例,太阳光直射到凹面镜上几分钟,火苗就会燃起,玛利亚只是在模仿点火的真实情况。   稍隔片刻,玛利亚把火炬高高举起,抬头仰视天空,一手擎着火炬,在众祭司的四周护送下,迈着优雅的舞步,缓缓走向一旁的古奥林匹亚竞技场。  经过长达3个月的仔细斟酌与筛选,希腊奥瑞脑消金兽委会昨日正式宣布,希腊国家剧院一流的女演员玛利亚·娜芙普利都将作为北京奥运会(北京奥运会新闻,北京奥运会说吧)圣火采集仪式的新任最高女祭司。此外,北京奥瑞脑消金兽组委也在昨天宣布,北京奥运火炬(奥运火炬博客,奥运火炬新闻,奥运火炬说吧)接力境内传递车队成立,车队将由959辆汽车组成。 各项议程纷纷落实,也标志着北京奥运会圣火采集和传递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阶段。   圣火采集   希腊女演员任最高祭司   希腊方面表示经历了3个多月的寻找,北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的最高女祭司人选终于尘埃落定,她就是玛利亚·娜芙普利都。   希腊奥瑞脑消金兽委会力求突破   对于希腊奥瑞脑消金兽委会为何自行挑选了一位从未有过奥运圣火采集仪式参演经历的“新人”,希腊奥瑞脑消金兽委会新闻官塔萨斯则表示:“也许是需要新人、新面孔吧,我们换掉了霍斯女士身边最亲近的一些祭司团成员。”塔萨斯同时表示:“奥运圣火采集仪式需要新的变化,需要注入新鲜血液,所以我们更换了总策划,采用一些新演员来参演。新策划、新面孔,即将举行的北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将是一场与往届不同的全新盛典。”   新人掌控圣火采集仪式   玛利亚·娜芙普利都是希腊国家剧院的一级演员。她此前从未参加过任何一届奥运圣火采集仪式的表演,也不是霍斯的学生。玛利亚也成为了自1964年以来,唯一一名在当选前从未有过“祭司”表演经历的最高女祭司。与此同时,新的奥运圣火采集仪式总策划也将由霍斯的助手阿特密斯·伊格纳蒂欧担任。担任了40多年圣火采集仪式总策划的霍斯不再担任北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的编舞和策划工作。    圣火采集仪式开始彩排   希腊奥瑞脑消金兽委会同时表示,目前北京奥运圣火采集仪式已经开始排演。对此,玛利亚·娜芙普利都表示:“没错,现在我们已经开始排演了。但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比如圣火如何采集、仪式的过程等。幸好我们的团队里有不少有经验的演员,她们总是帮助我。”对于自己的当选,玛利亚·娜芙普利都认为感觉像是在做梦,“当希腊奥瑞脑消金兽委会决定要选我担任本届奥运会的最高女祭司时,我也感觉有些意外。这跟我以前的戏剧和电影表演完全不同,对我来说真是个极大的挑战!”记者罗晶   圣火传递   959辆新车全程参与接力   据新华社电北京奥运会火炬接力境内传递活动将从5月4日至8月8日举行,由959辆汽车组成的火炬传递车队,将保障火炬传递活动的顺利进行。   北京奥运会火炬境内传递历时97天,总里程超过4万公里。在此期间,959辆新车将组成火炬接力车队,其中核心车队用车346辆、工作用车583辆、商务用车30辆。据悉,北京奥运会火炬境内传递将涵盖27个省会和自治区首府,4个直辖市,京外5个赛区城市,联合国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城市和地区16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47个。传递里程4万余公里,平均每天运行425公里,实际传递50公里。将有19400名火炬手,5000名护跑手参加。   新闻链接   火炬接力车队景观   火炬接力车队是火炬接力最有观赏性的部分,是亿万群众观看火炬接力的重点。它们将向全国人民和世界呈现一个永恒、经典的画面:运行车队景观主色调为红黄两色,与圣火火焰颜色和火炬接力标志颜色相呼应。红黄主色调与火炬接力标志、核心图形及主题口号相互映衬,呈现出热烈、动感的视觉特征。北京奥运会火炬接力运行车队将像一团流动的圣火火焰,一路点燃沿途传递城市的奥运热情,承载亿万观众对北京奥运会的期待和盼望。记者 李晶晶   五环速递   工体奥运改造工程竣工   近日,北京工人体育场奥运改造工程竣工了。自2006年4月18日起,为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会,工人体育场奥运改扩建工程对体育场进行了全面改造。改造后的体育场重新焕发了青春活力,成为可容纳观众坐席62000人规模的奥运会足球比赛场,场内设施完全满足奥运会足球比赛技术标准要求。奥体   玛利亚·娜芙普利都简介   玛利亚·娜芙普利都是自1936年开始圣火采集仪式以来的第十位最高女祭司,也是第九位夏季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最高女祭司。她出生于雅典。从1987年开始,玛利亚就成为希腊拉鲁·玛努舞蹈团重要演员,曾在古希腊著名戏剧《安提格涅》等担任主角。除舞台剧外,玛利亚还涉足影视。目前,她是希腊成功的舞蹈家、戏剧演员、电影和电视演员。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信息 | Tagged , | 2 Comments

当代信仰文化及其影响暨《鬼学》新书研讨会

3月15日,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在徐家汇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举行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上海论坛”第九次会议,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当代信仰文化及其影响暨《鬼学》新书研讨会。与会的专家学者主要围绕民间信仰研究的现实意义、如何加强民间信仰研究、现实存在的问题以及对《鬼学》的评价等方面展开讨论,大家各抒己见,会场气氛十分热烈。 徐华龙老师认为,民间信仰的产生与生活密不可分,主要来自于对身体、对神怪、对超自然力的崇拜。当代民间信仰主要有三个特征:①趋同性。随着生产关系、生产力以及人际关系的变化,多神信仰逐渐变成统一的信仰。比如佛教,掩盖了很多地方神的信仰。②顽固性。当代民间信仰并未因为政治经济状况的变化而改变。每逢初一、十五,还是有很多居民去庙里烧香、烧纸钱。③功利性。孩子要考高中或考大学的时候,很多家长都去庙里拜菩萨。 又比如说,为了求利,人们纷纷在初一这天抢着去龙华寺烧头香,高价门票供不应求。民间信仰有三个方面的作用:①它是联结民众的纽带。在现代的居民小区里,常常会有香头组织居民(通常是老年女性)出钱去庙里烧香、许愿、还愿等。 这种方式能很好地把独门独户的居民瑞脑消金兽联结起来。②它能起到文化认同的作用。在当代社会,人们对观音、财神等的认可度很高,通过共同祭祀,能够取得文化上的认同。③它能表达共同的民族心理。此外,徐老师认为民间信仰不是一种迷信。 王水老师结合他自身田野调查的经验,指出在文化遗产保护的过程中,从政策到实际做法都存在很多问题,很多庙都变成禅寺,民间信仰正在消失。秦耕老师认为民俗信仰中有好东西。民间信仰的核心是宗教信仰。民间宗教是大众的、传统的信仰。民间道教中保留了好多民间文化,它能教你怎么做人。张振国老师提出“退化了的宗教是民间信仰,民间信仰普及了就是民俗”的观点。他还认为“鬼”有三个作用:①对普通人的监督作用。②提供就业岗位。如果没有鬼,可能社会上有很大一批人要失业。③有助于对文化的正确研究。从古自今,“有鬼”还是“无鬼”的论争从未间断过,这促使我们更深入地去研究鬼文化。田兆元老师认为鬼对人们心理的影响比神大,可是鬼常有被忽略的倾向。国家现在已经开始重视鬼文化,恢复清明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还是有很多人认为民间信仰是封建迷信,这不利于保护工作的进行。田老师强调,信仰的力量,能够缓解紧张,是一种文化关怀。程蔷老师认为,民间信仰在民众中的权威性无可比拟,而鬼是权威中的权威。学人应该科学地认识它的权威,并且充分利用它有利的一面,引导民众认同这种权威,同时努力将不利的影响降到最低。此外,她还赞扬了徐老师多年来孜孜不倦地研究“鬼学”的精神。她说:“做学问贵在一种坚持的精神。” 蔡丰明老师指出民间信仰是研究中的重点。人、神、鬼三者之间的关系密不可分。从学科研究来看,本体研究还有待深入。他建议可以从人、神、鬼三者关系及其在社会学、文化学中的意义等角度来研究。他强调应该重视民间信仰的科学性和社会性。信仰本身有一个科学性。民间信仰应从综合科学的角度来阐释,不能因为不能解释而将其标为伪科学。信仰主要以宗教形态来表现,和文化心理以及生活各方面都相关,应该努力挖掘民间信仰的多层内涵。他同时还指出,现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带有一定的政治色彩,主要是从教化上进行保护,而非科学地保护。专家层面的保护与政府层面的保护,在价值取向上有差别。有些决策者,对这方面的知识储备不足,肯能会影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顺利进行。 耿敬老师赞扬了徐老师把“鬼学”作为一门学科来研究的做法。他说,每个研究对象都可能作为一个学科来建设。如何把研究深入下去,再提炼出来,这是对民俗研究的反思。他认为,在中国传统的宇宙观中,不存在最终去向的问题。人是轮回的,可以从人世到阴间,而阴间中的鬼,也可到人世来。这是一种互动的宇宙观,和西方的终极关怀不同。而现在的人生观,没有从未来世界回到现实世界的取向,只有生观(完整的宇宙观包括生观和死观)。《鬼学》正是重新思考人的宇宙观。宗教和民间信仰的差异,在于它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民间信仰是中国传统集体宇宙观的反映,从表层象征上,可与意识形态对话。 此外,还有很多学者提出自己的意见和见解,让我们大开眼界,受益匪浅。在这暖暖的阳春三月,我们仿佛也看到了民俗学的春天。 哈,我们酷酷的“老大”!

Posted in 信息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