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9

蓝色的爱恋

蓝色,从天空中逃逸 身躯,披上海洋的外衣 一朵洁白的花束 灼烧忧郁的思议 无法放弃 没有翅膀的欲望 总想高飞 我看到了高云伸下了手臂 炽烈的爱恋 偷藏进烟斗里 它混杂在蒸腾的烟雾里 就像女人总把淡淡的体香,装进化妆品里 我看到黑夜撕咬着寂寞的身躯 一些情的欲望 开始忘乎所以 如同没有星光的夜晚,一副久违的双唇也要亲吻月的柔情 蓝色,在刻意炫耀平和 骨子里,却深藏玄机 睡眠前的一声长叹 一对叫做精子的武士,开始对女人疯狂进击       2008-11-4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不知因何 如此 情有独钟 为什么要走过遥远的路程 去吹化冰雪 你究竟是怎样的目的 竟让人,来不及 品味严寒 又仓促地招来春雨 你不知 我并不想过早地 拥有春风和花语 我很想与雪花 多些亲昵 我知道,那春风过后 几场可恶的沙尘暴 就会卷走我的足迹 我想拥有更多的时间 与梅花谈心,一起回想冬的记忆          2008-11-3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粉红思念

没有人 会煞费苦心地 描绘思念的颜色 我只想把你的温柔 定格成粉色的情调 不想你迷失 不想是失去 不想你成为 一支蜡烛的眼泪 春雨可以 了解你的脾气 秋雨可以 明白你的 只要那份丝丝的爱意 就已足够 就像一杯会味甘醇的美酒 就让它在心头飘醉 一切的语言 无法真正表达情谊 就让白云将无尽的天空托起 就让那份温情和缠绵 化作从天而降的丝丝细雨 一颗星与夜空的恋爱 我把它记录在皎洁的月色里 就请嫦娥见证 这太多的诗情和画意 就请留住自己心头 鲜红的血液 我要你健康的身体 请让每一个细胞 都能读懂我爱的语言 我需要燃烧 但不要用火红 燃透诗意            2008-11-3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回忆访书家路工

回忆访书家路工 刘锡诚   1984年路工、张紫晨与作者在中国俗文学学会大会上留影   路工先生原名叶枫,浙江慈溪人,早年参加革莫道不消魂命。解放战争时期在晋察冀解放区时,写了不少新诗,是一位充满革莫道不消魂命激情的年轻诗人。进城后,曾在铁道报任职。后来成立中国作家协会,组建文学讲习所,丁玲任所长,汇聚了许多年轻而有成绩的作家,路工就到文讲所任教员,教授古典文学。他从此与中国古典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建国初期他就结识了郭沫若、郑振铎、阿英三位喜欢买书藏书的巨擘大家。他常到郑振铎先生的家里去,向他请教访书、买书、鉴定古书版本的学问。从那时起,他就开始逛古旧书店,看书、买书、收藏书。硫璃厂、东安市场的那些古旧书店,是他常涉足的地方。后来,买书、藏书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慢慢地,他也成了这方面的专家。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在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担任研究部主任,同时又担任着文化部的访书专员,在郑振铎先生领佳节又重阳导下到各地访书。60年代,他调到文化部,在齐燕铭同志的领佳节又重阳导下,专职为国家搜集古旧书籍。他除了到各地访书搜书之外,也兼及古字画、古砚之类。他随走随写,曾以“访书见闻录”为总题,在《人民日报》《文汇报》等报刊上开设专栏,介绍他所见到的珍贵古旧书籍,引起不少读者的兴趣。20年后,即1985年他才将访书途中所写的这些短小文章结集为一部很有参考价值的《访书见闻录》交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唯其颇有参考价值,出版社第一次印刷就印行了8500册,发行量可谓相当可观。 我于1957年秋天北京大学毕业后,就经老师曹靖华教授介绍,到了中国文联所属的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在他的直接领佳节又重阳导下从事研究工作。1957--1959年间,我曾两次跟随他到江浙一带去访书、买书,我们走遍了苏州、常熟、昆山、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大小书店,为单位、也为个人买了不少古旧书籍。当时我是个初出茅庐的青年,在跟随路工先生到江浙一带访书的过程中大开了眼界,增长了许多见识,也结识了不少文化界名流学者。我学到了许多在课堂上和研究室里无法学到的知识,深深感受到了祖国文化遗产的丰富深厚,文化传统的源远流长,初步懂得了“学海无涯”这个成语的含义。这段短暂而丰富的经历,对于我来说,是终生难忘的。     江南一带的一些小城,明清以来就有刻版印书的传统,书籍印刷出版业极为发达。建国初期,这些小城里也还保留着大量的私营小书店。那些私营书店的老板,在古书的版本、纸张年代、字体特征、价值等方面,大都是行家,在他们的书店里,往往收藏着很有价值的古旧书。路工先生是个很散淡的人,极不讲究穿戴仪表,常常衣冠不整,到外地去出差访书买书,也从不逛景游览,总是一头扎进那些小书店里看书,一进去就是半天。这些书店的店面一般都很小,不仅四壁全是书,连睡觉的小阁楼上也都横七竖八地堆满了书。只要路先生一来,那些熟悉他的老板便绽开着笑脸把他迎进店里,有的还把他拉进里间里去,从某个隐蔽的角落里拿出一两部善本书来,给他过目,请他鉴定,却从不急于问他是否要买。路先生也就找一个座位坐下来,开始一页页地翻阅。有时还用手捻一捻那些发黄的书页,细细地辨认收藏者们在书上留下的钤印,判断一下这书的年代。有时翻几页,也就明白了这些书的版本价值。     在这些小书店里,路工先生发现和购买了许多有价值的古旧书籍。当时他的行政级别是十一级,每月工资195元。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已是高不可攀,可是他却时时感到捉襟见肘,入不敷出,常常不能当时向书店付清买书的钱。但是,凡是他喜欢的书,即使身上没有足够的钱,他也不肯轻易放手。因此常常见他和老板商谈,赊着账把书带回旅馆。回到旅馆后,废寝忘食地连夜翻阅;一旦决定要买下来的书,第二天一大早就直去书店,告诉老板,等有了稿费时再付书钱。那时,许多藏书家也大都是这样买书的。郑振铎和阿英先生也都曾用赊账的办法买过书。我记得路先生编的那本《李开先集》里的许多资料,就大多是从赊购的古旧书里选出来,出版后再向老板们付清书钱的。有一次,他编选的《明清平话小说选》出版了,一下子拿到了2000多元的稿费。他兴致勃勃地要我陪他去上海,除了和当时任新文艺出版社社长的姜彬等几个朋友吃了几次馆子外,都付给了以前赊欠福州路上那些书店老板的书款,兜里立刻变得空空如也。再买书时,又欠了一笔新账。     “文瑞脑消金兽革”中,他的处境很惨。60年代,康生曾多次指示他帮助买古书和古字画,大量侵吞国家的财产。“文瑞脑消金兽革”风暴起来,他个人收藏的许多珍本图书,也都被康生派人强行拿走,或被红卫兵抄走了。几年不给他发工资,他的夫人张英只得去变卖书画来维持全家的生活。当我从干校回来,再次来到他在河泊厂胡同的宿舍时,家里已经几近家徒四壁了。晚年,他担任了多年中国俗文学学会的副会长,大部分时间住在上海、苏州和家乡宁波市慈溪县,全力从事俗文学和良渚文化研究。整理出版了他收藏的清光绪年间的长篇吴歌《赵圣关》抄本(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3年),与人合编出版了两卷本的《古本平话小说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和《访书见闻录》。至于他的藏书,劫难后已经所剩不多了,他把剩下来的古旧书籍和唱本,几乎都捐献给了他的家乡慈溪县。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据说县里文化部门的负责人认为那些旧时代的小唱本并没有什么保存价值,就检出来不要了。他大概未曾听说过,敦煌遗稿中的许多属于唐代、甚或早于唐代的唱本、宝卷,对于研究历史和研究文学具有多么重要的价值!好在在场的宁波市有关部门的一位识货的朋友,接受了他捐赠的这批本应属于珍本的唱本,将其带到了市里。去年,我还曾经与他商量,是否能向中国历史博物馆图书馆捐赠一批古旧图书,他从宁波给我寄来一张书单,我一看,已经没有什么珍贵版本的古旧图书了。     法莫道不消魂国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著名华人学者陈庆浩,在韩国汉城大学奎章阁发现了明代小说家陆人龙编撰的短篇小说集《型世言》,并将其交付台北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出版,在国内引起了普遍关注。接着,中华书局等国内十多家出版社都争相出版了这本书。前年陈先生回国度假,我曾陪他到路工先生在新源里的新住所拜访,并向路工先生谈起《型世言》的发现经过、作者陆人龙及其弟弟陆云龙(号薇园主人)。路工先生收藏有明末隆武年间(约1645年前后)陆云龙的小说《清夜钟》刻本(收入《古本平话小说集》中),便把自己收藏着的原版拿给陈先生看。陈先生特别珍视该书中的十六幅插图(每回一幅)和图赞,以及盖在该书扉页上的陆云龙的一颗私章,就向路先生提出借回旅馆去复制。路先生慷慨地将这部明版书借给了他。路先生与友人谈得十分高兴和投机。由于高兴,他又动手翻箱倒柜地把他近年搜集的良渚文化玉器,一一展示给我们欣赏。     去年夏秋之际,我应邀到宁波参加一个文化旅游项目的论证,又顺便参观了由路工先生担任顾问的梁祝文化公园。五十年代,他出版过一部《梁祝故事说唱集》,对梁祝传说和说唱颇有学养。听说他在慈溪病了,很想去看望他。但由于时间的关系,最终未能见面。回京后不久,接到朋友电话,说他病重,被送回北京来了,住在北医三院。我心中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第二天一大早便赶到医院,说动了在病房把门的护佳节又重阳士,来到他的病床前。病房里一共有七个病人,他的床位在门口。他面容枯槁,嘴巴抠了进去,呼吸困难,已经生命垂危。我看了这情景,心里一阵难受。我呼唤着他的名字,他居然睁开疲惫的眼睛,认出了我,并用难懂的宁波话喃喃地说了些什么。我终于听懂了他意思:要我帮他找找医院领佳节又重阳导,给他换一间病房。我答应着。随即去找护佳节又重阳士长和医生,向他们申述:路工是我的老领佳节又重阳导和老朋友,他是1938年到延安参加抗大的老革莫道不消魂命,又是知名的诗人和学者,希望他们予以照顾,换一个条件好些的病房。他们表示同情,但却无法解决。我带着失望和无奈再次来到他的床前,含着眼泪向他告别。我预感到这可能就是诀别,所以我不忍心告诉他我联系的结果。     这段时间,陈庆浩先生正在北京逗留。我从医院回来,他到我家来访,我便把路工先生病危的消息告诉了他。他说,他要到医院去探望路工先生,路工先生给过他帮助。我说,你去探视也许会有助于改变他的住院条件,但我还是劝你不去为好,因为那里的条件毕竟太差了,你去了会很难受的,你的心意到了就行了,“心到佛知”嘛。     未过几天,10月24日,路工先生就告别了人世。他活了77岁。没有举行任何告别仪式或追悼仪式,儿女们护送他的遗体到八宝山火化了。我的老领佳节又重阳导、老师和朋友,诗人和学者,一个为国家访书作出过贡献的专家,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从地球上消逝了。尽管我对他的死早已有了思想准备,然而一旦听到他逝世的消息,特别是未能亲自向他送别,心中不免升腾起一种莫可名状的悲哀。                                    1997年2月3日于北京 原载《文汇读书周报》1998年9月12日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非物质文化遗产:理论与实践》自序

《非物质文化遗产:理论与实践》自序                       刘锡诚    自从1973年玻利维亚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寻求解决保护民间创作的建议,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各会员国的响应并持续给予高度重视以来,保护民间创作日益成为一个国际性的文化潮流和各国政府的责任。在1989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二十五届大会上制定的《保护民间创作建议案草案》的基础上,2003年10月1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三十二届大会通过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从此,作为缔约国之一,中国的民间文化保护工作,汇入了国际组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洪流中去。随着政府保护工作的稳步有序地开展和社会认同程度的提高,保护民间文化运动,业已成为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的一个重要标志。如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件中把“民间创作”易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为便于国际交流和对话,我国政府文件中也不再使用“民间文化”这个妇孺皆知、耳熟能详的本土习惯用语,而接受了国际文件中使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新的术语及其所包含的理念。理念的变迁其影响是深远的,意义重大的。 我国民间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和保护运动的兴起,把我这个“躲进小楼成一统”的文化人也卷了进来。尽管我是个退休多年的老者,在保护民间文化的思潮的推动和激发下,自2002年起,我也暂时中断了文学批评与散文随笔的写作和专门课题的研究,重新拣拾起多年前所从事过的民间文化(主要是民间文学)的行当,参与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队伍中来,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考察、咨询和理论探索上。有时是参与讨论制定某个文件、评审申报项目及名录、评审认定传承人、论证某个项目,有时是应邀向一些省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举办的培训班或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等专业机构的学员班授课,有时是为地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申报与保护提供咨询帮助、考察督导。更多的,则是根据自己的知识积累、亲身感受和专业经验,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理论研究、撰写文章,借以宣传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在民族和文化上的价值以及开展保护工作的意义,希望能为提高公众的“文化自觉”、改进“非遗”理论的滞后局面尽自己的一份微薄的力量。 在我国的政治体制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者的队伍,是由两部分人员组成的:一部分(主力军)是各级文化官半夜凉初透员和干部;一部分是民间社团、高校、社科、文艺、中医药等研究机构里的民俗文艺和学术研究者。这两部分人员各有长短,理应取长补短,逐渐整合起来。我很希望我们这些处身于政府体制外的民间文艺理论家们,带头冲破多年来形成的把文化等同于政治的意识形态的坚冰。这个坚冰不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就难于在真正科学的意义和真正文化的意义上扎扎实实地向前推进,做好这项关乎到中华传统文化千秋万代地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的民族伟业。(当然,现代社会条件下,路障不仅是意识形态上的这一端,工业化和商业化思潮和行为的无孔不入,也许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更大的威胁。)于是,从2003年起,我就在一些能够参加的会议上斗胆提出、后来还在公开发表的文章(如《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民族文化精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性质问题》等)中一再重复这样一个观点:我国的文化研究和“非遗”保护是在理论准备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上马的,对长期以来把文化等同于政治的倾向提出了置疑,建议把我们的“非遗”保护工作置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文化论的指导之下。新华网2006年1月24日就拙文《文化发展和研究需要成熟的理论体系》(《学习时报》2006年1月23日)发表社评说:“中国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第321期刊登文章《文化发展和研究需要成熟的理论体系》。文章指出,在全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方面,理论准备严重不足,长期以来存在着把文化等同于政治、非好即坏的二元对立理念,如何正确认识文化的发展和嬗变规律十分必要,最基本的一条是在继承中发展,文化研究要迎头赶上,要在开展实地调查的基础上发展和深化文化研究,建立有中国特色的文化理论体系。”《学习时报》的编辑以及新华网的社评,给我的理论探索的肯定和支持,激发了我这个过着闲云野鹤生活的“边缘人”继续参与现实、进行理论探索的勇气。 几年下来,我陆续写作了几十篇有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章和讲演稿。这些文章或讲演稿,都在各类报刊上发表过,有些还被文化界和学术界关注过。这些文章的特点,是应“非遗”保护工作的需要而撰,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坐而论道”的学院式的风格,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性。这部《非物质文化遗产:理论与实践》里的文稿,就是从我的这类文章中遴选出来的。这本书的出版,也许会对各地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普查、建档、数据库建设、传承人认定、干部培训,以及似乎还未被提上议事日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学科建设,多少有些参考作用。 学苑出版社的领佳节又重阳导和编辑,是我多年的老朋友,我们曾经合作编辑出版了《中华民俗文丛》和《三足乌文丛》两套丛书。建社以来,该社一向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和学科建设推波助澜,为我国民俗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为世所瞩目。感谢的学苑出版社的领佳节又重阳导和刘涟同志,把我这个选题列入了出版计划,并为之付出了大量的辛劳。 作  者 于2009年2月4日立春之日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感悟人生 智慧格言(三十五)

春日才见杨柳绿, 秋风又见菊花黄, 儿孙自有儿孙福, 莫为儿孙作远忧. 荣华终是三更梦, 富贵犹如九月霜. 病到方知身是苦, 健时都为闲事忙, 黄金不是千年业, 红日会添两鬓霜. 世事本来多磨难, 幻躯岂能免无常? 谁人肯向死前休? 举世尽从忙里老. 省钱枉费心万千, 死后空持手一双. (欢迎光临我的淘宝小屋:http://shop36731982.taobao.com/)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欢迎关注大学生创新活动——客家婚庆习俗研究

客家婚庆习俗研究结题在即,请关注海上风相关板块连接: http://www.seawn.cn/frame.php?frameon=yes&referer=http%3A//www.seawn.cn/forum-43-1.html 欢迎各位指导,也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Posted in 教学 | Leave a comment

女人

曾有人说过,世界有十分美丽, 但如果没有女人,将失掉七分色彩。 女人有十分美丽,但如果远离书籍, 将失掉七分魅力;读书的女人是美丽的。 书是女人的魅力之路和伙伴。 读书的女人有属于自己的心灵。 有独立的气质和魅力。 有魅力的女人还要能独立, 要有自己的事业,要勇敢, 要敢做敢为,同时还要有爱心: 爱亲人,爱朋友,爱整个世界。 http://shop36731982.taobao.com/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一段很感人的小故事

一段很感人的小故事      一个个无情的误解,纷乱了幸福的脚步。当命运的死结终于用代价打开,一切都为时已晚…… 接婆婆来家安度晚年,结果却背离我们初衷   结婚二年后,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从乡下接来安度晚年。先生很小时父亲就过世了,他是婆婆唯一的寄托,婆婆一个人扶养他长大,供他读完大学。"含辛茹苦"这四个字用在婆婆的身上,绝对不为过!我连连说好,马上给婆婆收拾出一间南向带阳台的房间,可以晒太阳,养花草什么的。先生站在阳光充足的房间,一句话没说,却突然举起我在房间里转圈,在我张牙舞爪地求饶时,先生说:"接咱妈去。"     先生身材高大,我喜欢贴着他的胸口,感觉娇小的身体随时可被他抓起来塞进口袋。当我和先生发生争执而又不肯屈服时,先生就把我举起来,在脑袋上方摇摇晃晃,一直到我吓得求饶。这种惊恐的快乐让我迷恋。     婆婆在乡下的习惯一时改不掉。我习惯买束鲜花摆在客厅里,婆婆后来实在忍不住了:"你们娃娃就不知道节约吗?"我笑着说:"妈,家里有鲜花盛开,人的心情会好。"婆婆低着头嘟 哝,先生就笑:"妈,这是城里人的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了。婆婆不再说什么,但每次见我买了鲜花回来,依旧忍不住问花了多少钱,我说了,他就"啧啧"咂嘴。有时,见我买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她就问这个多少钱那个多少钱,我--如实回答,她的嘴就咂的更响了。先生拧着我的鼻子说:"小傻瓜你别告诉她真实价钱不就行了吗?"     快乐的生活渐渐有了不和谐音。婆婆最看不惯我先生起来做早餐。在她看来,大男人给老婆烧饭,哪有这个道理?早餐桌上,婆婆的脸经常阴着,我装做看不见。婆婆便把筷子弄得丁当乱响,这是她无声的抗东篱把酒黄昏后议。     我在少年宫做舞蹈老师,跳来跳去已够累的了,早晨暖洋洋的被窝,我不想扔掉这惟一的享受,于是,我对婆婆的抗东篱把酒黄昏后议装聋作哑。婆婆偶乐帮我做一些家务,她一做我就更忙了。比如,她把垃圾袋通通收集起来,说等攒够了卖废塑料,搞得家里到处都是废塑料袋;她不舍得用洗洁精洗碗,为了不伤她的自尊,我只好偷偷再洗一遍。   一次,我晚上偷偷洗碗被婆婆看见了,她"啪"的一声摔上门,趴在自己的房间里放声大哭。先生左右为难,事后,先生一晚上没跟我说话,我撒娇,耍赖,他也不理我。我火了,问他:"我究竟哪里做错了?"先生瞪着我说:"你就不能迁就一下,碗再不干净也吃不死人吧?"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婆婆不跟我说话,家里的气氛开始逐渐尴尬。那段日子,先生活得很累,不知道要先逗谁开心好。    婆婆为了不让儿子做早餐,义无反顾地承担起烧早饭的"重任"。婆婆看着先生吃得快乐,再看看我,用眼神谴责我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为了逃避尴尬,我只好在上班的路上买包奶打发自己。睡觉时,先生有点生气地问我:"芦荻,是不是嫌弃我妈做饭不干净才不在家吃?"翻了一个身,他扔给我冷冷的脊背任凭我委屈的流泪。最后,先生叹气:"芦荻, 就当是为了我,你在家吃早餐行不行?"我只好回到尴尬的早餐上。  那天早晨,我喝着婆婆烧的稀饭,忽然一阵反胃,肚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抢着向外奔跑,我拼命地压制着不让它们往上涌,但还是没压住,我扔下碗,冲进卫生间,吐得稀里哗。当我喘息着平定下来时,见婆婆夹杂着家乡话的抱怨和哭声,先生站在卫生间门口愤怒地望着我,我干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和先生开始了第一次激烈的争吵,婆婆先是瞪着眼看我们,然 后起身,蹒跚着出门去了。先生恨恨地瞅了我一眼,下楼追婆婆去了。 意外迎来新生命,却突然葬送了婆婆的命!     整整三天,先生没有回家,连电话都没有。我正气着,想想自从婆婆来后,我够委屈自己了,还要我怎么样?莫明其妙的,我总想呕吐,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加上乱七八糟的家事,心情差到了极点。后来,还是同事说:"芦荻,你脸色很差,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我怀孕了。我明白了那天早晨我为什么突然呕吐,幸福中夹着一丝幽 怨:先生和作为过来人的婆婆,他们怎么就丝毫没有想到这呢?在医院门口,我看见了先 生。仅仅三天没见,他憔悴了许多。我本想转身就走,但他的模样让我心疼,没忍住,我喊了他。先生循着声音看见了我,却好像不认识了,眼神里有一丝藏不住的厌恶,它们冰冷地 刺伤了我。我跟自己说不要看他不要看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那时,我多想向先生大喊一声:"亲爱的我要给你生宝贝了!"然后被他举起来,幸福地旋转。我希望的没有发生。在出租车里,我的眼泪才迟迟地落下来。为什么一场争吵就让爱情糟糕到这样的程度?回家后,我躺在床上想先生,想他满眼的厌恶。我握着被子的一角哭了。   夜里,家里有翻抽屉的声音。打开灯,我看见先生泪流满面的脸。他正在拿钱。我冷冷地看着他,一声不响。他对我视若不见,拿着存折和钱匆匆离开。或许先生是打算彻底离开 我了。真是理智的男人,情与钱分得如此清楚。我冷笑了几下,眼泪"哗啦哗啦"的流下来。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想彻底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找先生好好谈一次,找到先生的公司,秘书有点奇怪地看着我说:"陈总的母亲出了车祸,正在医院里呢。"我瞠目结舌。   飞奔到医院,找到先生时,婆婆已经去了。先生一直不看我,一脸僵硬。我望着婆婆干瘦苍白的脸,眼泪止不住:天哪!怎么会是这样?直到安葬了婆婆,先生也没跟我说一句 话,甚至看我一眼都带着深深的厌恶关于车祸,我还是从别人嘴里了解到大概,婆婆出门后迷迷糊糊地向车站走,她想回老家,先生越追她走得越快,穿过马路时,一辆公交车迎面撞 过来……   我终于明白了先生的厌恶,如果那天早晨我没有呕吐,如果我们没有争吵,如果……在 他的心里,我是间接杀死他母亲的罪人。   先生默不作声搬进了婆婆的房间,每晚回来都满身酒气。而我一直被愧疚和可怜的自尊压得喘不过气来,想跟他解释,想跟他说我们快有孩子了,但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又把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我宁愿先生打我一顿或者骂我一顿,虽然这一切事故都不是我的故意。     日子一天一天地窒息着重复下去,先生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我们僵持着,比陌路人还要尴尬。我是系在他心上的结。     一次, 我路过一家西餐厅,穿过透明的落地窗,我看见先生和一个年轻女孩面对面坐着,他轻轻地为女孩拢了拢头发,我就明白了一切。先是呆,然后我进了西餐厅,站在先生面前,死死盯着他看,眼里没有一滴泪。我什么也不想说,也无话可说。女孩看看我,看看我先生,站起来想走,我先生伸手按住她,然后,同样死死地,绝不示弱地看着我。我只能听见自己缓慢的心跳,一下一下跳动在濒临死亡般的苍白边缘。输了的是我,如果再站下去,我会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倒下。   那一夜,先生没回家,他用这样的方式让我明白:随着婆婆的去世,我们的爱情也死了。先生再也没有回来。有时,我下班回来,看见衣橱被动过了--先生回来拿一点自己的东西。我不想给他打电话,原先还有试图向他解释一番的念头,一切都彻底失去了。   我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去医院体检,每每看见有男人小心地扶着妻子去做体检,我的心便碎的提不起样子。同事隐约劝我打掉算了,我坚决说不,我发疯了一样要生下这个孩子,也算对婆婆的死的补偿吧,我下班回来,先生坐在客厅里,先生看着我,眼神杂,和我一样。    我一边解大衣扣子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不哭不哭……"眼睛很疼,但我不让它们流出眼泪。挂好大衣,先生的眼睛死死盯在我已隆起的肚子上。我笑笑,走过去,拖过那张纸,看也不看,签上自己的名字,推给他。"芦荻,你怀孕了?"自从婆婆出事后,这是先生第一次跟我说话。我再也管不住眼睛,眼泪"哗啦'地流下来。我说:"是啊,不过没事,你可以走了     先生没走,黑暗里,我们对望着。先生慢慢趴在我身上,眼泪渗透了被子。而在我心里,很多东西已经很远了,远到即使我奔跑都拿不到了。不记得先生跟我说过多少遍“对不起”了,我也曾经以为自己会原谅,却不能,在西餐厅先生当着那个女孩的面,他看我的冰冷的眼神,这辈子,我忘记不了。我们在彼此心上划下了深深的伤痕。我的,是无意的;他的,是刻意的。   期待冰释前嫌,但过去的已无法重来!除了,除了想起肚子里的孩子时心里是暖的,而对先生,我心冷如霜,不吃他买的任何东西,不要他的任何礼物,不跟他话。   从在那张纸上签字起,婚姻以及爱情统统在我的心里消亡。有时先生试图回卧室,他来,我就去客厅,先生只好睡回婆婆的房间。夜里,从先生的房间有时会传来轻微的呻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一段很感人的小故事

一段很感人的小故事      一个个无情的误解,纷乱了幸福的脚步。当命运的死结终于用代价打开,一切都为时已晚…… 接婆婆来家安度晚年,结果却背离我们初衷   结婚二年后,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从乡下接来安度晚年。先生很小时父亲就过世了,他是婆婆唯一的寄托,婆婆一个人扶养他长大,供他读完大学。"含辛茹苦"这四个字用在婆婆的身上,绝对不为过!我连连说好,马上给婆婆收拾出一间南向带阳台的房间,可以晒太阳,养花草什么的。先生站在阳光充足的房间,一句话没说,却突然举起我在房间里转圈,在我张牙舞爪地求饶时,先生说:"接咱妈去。"     先生身材高大,我喜欢贴着他的胸口,感觉娇小的身体随时可被他抓起来塞进口袋。当我和先生发生争执而又不肯屈服时,先生就把我举起来,在脑袋上方摇摇晃晃,一直到我吓得求饶。这种惊恐的快乐让我迷恋。     婆婆在乡下的习惯一时改不掉。我习惯买束鲜花摆在客厅里,婆婆后来实在忍不住了:"你们娃娃就不知道节约吗?"我笑着说:"妈,家里有鲜花盛开,人的心情会好。"婆婆低着头嘟 哝,先生就笑:"妈,这是城里人的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了。婆婆不再说什么,但每次见我买了鲜花回来,依旧忍不住问花了多少钱,我说了,他就"啧啧"咂嘴。有时,见我买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她就问这个多少钱那个多少钱,我--如实回答,她的嘴就咂的更响了。先生拧着我的鼻子说:"小傻瓜你别告诉她真实价钱不就行了吗?"     快乐的生活渐渐有了不和谐音。婆婆最看不惯我先生起来做早餐。在她看来,大男人给老婆烧饭,哪有这个道理?早餐桌上,婆婆的脸经常阴着,我装做看不见。婆婆便把筷子弄得丁当乱响,这是她无声的抗东篱把酒黄昏后议。     我在少年宫做舞蹈老师,跳来跳去已够累的了,早晨暖洋洋的被窝,我不想扔掉这惟一的享受,于是,我对婆婆的抗东篱把酒黄昏后议装聋作哑。婆婆偶乐帮我做一些家务,她一做我就更忙了。比如,她把垃圾袋通通收集起来,说等攒够了卖废塑料,搞得家里到处都是废塑料袋;她不舍得用洗洁精洗碗,为了不伤她的自尊,我只好偷偷再洗一遍。   一次,我晚上偷偷洗碗被婆婆看见了,她"啪"的一声摔上门,趴在自己的房间里放声大哭。先生左右为难,事后,先生一晚上没跟我说话,我撒娇,耍赖,他也不理我。我火了,问他:"我究竟哪里做错了?"先生瞪着我说:"你就不能迁就一下,碗再不干净也吃不死人吧?"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婆婆不跟我说话,家里的气氛开始逐渐尴尬。那段日子,先生活得很累,不知道要先逗谁开心好。    婆婆为了不让儿子做早餐,义无反顾地承担起烧早饭的"重任"。婆婆看着先生吃得快乐,再看看我,用眼神谴责我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为了逃避尴尬,我只好在上班的路上买包奶打发自己。睡觉时,先生有点生气地问我:"芦荻,是不是嫌弃我妈做饭不干净才不在家吃?"翻了一个身,他扔给我冷冷的脊背任凭我委屈的流泪。最后,先生叹气:"芦荻, 就当是为了我,你在家吃早餐行不行?"我只好回到尴尬的早餐上。  那天早晨,我喝着婆婆烧的稀饭,忽然一阵反胃,肚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抢着向外奔跑,我拼命地压制着不让它们往上涌,但还是没压住,我扔下碗,冲进卫生间,吐得稀里哗。当我喘息着平定下来时,见婆婆夹杂着家乡话的抱怨和哭声,先生站在卫生间门口愤怒地望着我,我干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和先生开始了第一次激烈的争吵,婆婆先是瞪着眼看我们,然 后起身,蹒跚着出门去了。先生恨恨地瞅了我一眼,下楼追婆婆去了。 意外迎来新生命,却突然葬送了婆婆的命!     整整三天,先生没有回家,连电话都没有。我正气着,想想自从婆婆来后,我够委屈自己了,还要我怎么样?莫明其妙的,我总想呕吐,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加上乱七八糟的家事,心情差到了极点。后来,还是同事说:"芦荻,你脸色很差,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我怀孕了。我明白了那天早晨我为什么突然呕吐,幸福中夹着一丝幽 怨:先生和作为过来人的婆婆,他们怎么就丝毫没有想到这呢?在医院门口,我看见了先 生。仅仅三天没见,他憔悴了许多。我本想转身就走,但他的模样让我心疼,没忍住,我喊了他。先生循着声音看见了我,却好像不认识了,眼神里有一丝藏不住的厌恶,它们冰冷地 刺伤了我。我跟自己说不要看他不要看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那时,我多想向先生大喊一声:"亲爱的我要给你生宝贝了!"然后被他举起来,幸福地旋转。我希望的没有发生。在出租车里,我的眼泪才迟迟地落下来。为什么一场争吵就让爱情糟糕到这样的程度?回家后,我躺在床上想先生,想他满眼的厌恶。我握着被子的一角哭了。   夜里,家里有翻抽屉的声音。打开灯,我看见先生泪流满面的脸。他正在拿钱。我冷冷地看着他,一声不响。他对我视若不见,拿着存折和钱匆匆离开。或许先生是打算彻底离开 我了。真是理智的男人,情与钱分得如此清楚。我冷笑了几下,眼泪"哗啦哗啦"的流下来。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想彻底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找先生好好谈一次,找到先生的公司,秘书有点奇怪地看着我说:"陈总的母亲出了车祸,正在医院里呢。"我瞠目结舌。   飞奔到医院,找到先生时,婆婆已经去了。先生一直不看我,一脸僵硬。我望着婆婆干瘦苍白的脸,眼泪止不住:天哪!怎么会是这样?直到安葬了婆婆,先生也没跟我说一句 话,甚至看我一眼都带着深深的厌恶关于车祸,我还是从别人嘴里了解到大概,婆婆出门后迷迷糊糊地向车站走,她想回老家,先生越追她走得越快,穿过马路时,一辆公交车迎面撞 过来……   我终于明白了先生的厌恶,如果那天早晨我没有呕吐,如果我们没有争吵,如果……在 他的心里,我是间接杀死他母亲的罪人。   先生默不作声搬进了婆婆的房间,每晚回来都满身酒气。而我一直被愧疚和可怜的自尊压得喘不过气来,想跟他解释,想跟他说我们快有孩子了,但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又把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我宁愿先生打我一顿或者骂我一顿,虽然这一切事故都不是我的故意。     日子一天一天地窒息着重复下去,先生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我们僵持着,比陌路人还要尴尬。我是系在他心上的结。     一次, 我路过一家西餐厅,穿过透明的落地窗,我看见先生和一个年轻女孩面对面坐着,他轻轻地为女孩拢了拢头发,我就明白了一切。先是呆,然后我进了西餐厅,站在先生面前,死死盯着他看,眼里没有一滴泪。我什么也不想说,也无话可说。女孩看看我,看看我先生,站起来想走,我先生伸手按住她,然后,同样死死地,绝不示弱地看着我。我只能听见自己缓慢的心跳,一下一下跳动在濒临死亡般的苍白边缘。输了的是我,如果再站下去,我会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倒下。   那一夜,先生没回家,他用这样的方式让我明白:随着婆婆的去世,我们的爱情也死了。先生再也没有回来。有时,我下班回来,看见衣橱被动过了--先生回来拿一点自己的东西。我不想给他打电话,原先还有试图向他解释一番的念头,一切都彻底失去了。   我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去医院体检,每每看见有男人小心地扶着妻子去做体检,我的心便碎的提不起样子。同事隐约劝我打掉算了,我坚决说不,我发疯了一样要生下这个孩子,也算对婆婆的死的补偿吧,我下班回来,先生坐在客厅里,先生看着我,眼神杂,和我一样。    我一边解大衣扣子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不哭不哭……"眼睛很疼,但我不让它们流出眼泪。挂好大衣,先生的眼睛死死盯在我已隆起的肚子上。我笑笑,走过去,拖过那张纸,看也不看,签上自己的名字,推给他。"芦荻,你怀孕了?"自从婆婆出事后,这是先生第一次跟我说话。我再也管不住眼睛,眼泪"哗啦'地流下来。我说:"是啊,不过没事,你可以走了     先生没走,黑暗里,我们对望着。先生慢慢趴在我身上,眼泪渗透了被子。而在我心里,很多东西已经很远了,远到即使我奔跑都拿不到了。不记得先生跟我说过多少遍“对不起”了,我也曾经以为自己会原谅,却不能,在西餐厅先生当着那个女孩的面,他看我的冰冷的眼神,这辈子,我忘记不了。我们在彼此心上划下了深深的伤痕。我的,是无意的;他的,是刻意的。   期待冰释前嫌,但过去的已无法重来!除了,除了想起肚子里的孩子时心里是暖的,而对先生,我心冷如霜,不吃他买的任何东西,不要他的任何礼物,不跟他话。   从在那张纸上签字起,婚姻以及爱情统统在我的心里消亡。有时先生试图回卧室,他来,我就去客厅,先生只好睡回婆婆的房间。夜里,从先生的房间有时会传来轻微的呻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