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8

再看"时空之旅"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闵行端午庙会追忆

闵行端午庙会追忆  郭永明     说到庙会,上海市民可能很自然的想到龙华庙会了,但另一个闻名于当时的闵行端午庙会,却很少听到有人谈起。其实过去这两个庙会的规模和影响旗鼓相当,不分仲伯。龙华庙会时逢每年农历三月三举行,有一段时期曾改为三月十五,而闵行的端午庙会自古以来都是在每年农历的五月初五端午节举行。说到闵行的端午庙会,一些祖居闵行老街的老人们无不津津乐道,让我们跨越时空,一同前去闵行老镇,一睹端午庙会的盛况。   这天上午九点刚过,闵行老街上和黄浦江畔就挤满了来来往往的人群,有来赶集的,也有的将自己种养的农副产品和自家制作的手工艺品作为交换或是变卖的,沿途摆满了农副产品、家具、铜器、铁器、手工艺品,五花八门,就连临近郊县和乡镇的村民也闻讯纷纷赶来展示自己的劳动成果,跑江湖的在此摆上地毯各显神通。不少人围着几天前就搭建好的舞台周围,边吃东西边看戏,戏的品种还真不少,有淮剧、沪剧、黄梅戏、越剧,喜欢评弹的人就挤在茶楼里品茶听书,小孩子的最爱是木偶与皮影。人潮中更多的是慕名前来观看每年一度的闵行端午赛龙舟。据几代居住在这里的老人回忆,闵行端午赛龙舟是一件盛事,由当地民众自发组织,许多已融入当地社会新移民也对这项活动乐此不疲,积极参与。在镇上居住的居民大多经营小本生意,虽说日子还算过的去,但在整个社会中地位仍处于中下,没有更多富余的钱来添置龙舟和所需的器具,他们就因地制宜,用平时用作生产工具的湳泥船当作龙舟。 记得有一年的端午前夕,镇上贴出了一张布告,内容是今年端午的龙舟比赛由往年的八条船增加到十二条,于是乡民们奔走相告,前来观看的人格外的多。为了安全起见,沿江还搭起了遮阳的棚棚和临时的看台,就连隔江相望的奉行西渡,江边的看台上也挤满了观看的人群,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都射向江边。只见十二条湳泥船经过了精心打扮,整齐的停泊在江边,远处望去,已全然不见往日与泥巴打交道时的摸样,每条船头上扎上了龙头,船尾绑上了龙尾巴,十二条船分别披上了红、蓝、黄、白、黑、青等外衣,还有金色的龙,每种颜色的龙船都有不同的雅称,红色的称之为火龙;黑色的称之为乌龙;青色的称之为草龙;蓝色的称之为天龙等。每只船上有十二位划浆手,船头上各站着一位青年,全身着装的颜色与站立的船相同。在十二条船中央的码头上设有一个平台,上面架着两支火铳,台中央站立着一个侩子手摸样的中年男子,左手提着一只活绿头鸭,鸭腿上绑着一只被掏空的鸭蛋壳,右手执拿一把锋利的匕首。 午时一倒,即正午十二时,两声震耳的铳响响澈云霄,顿时锣鼓喧天,引来两岸一阵骚动,站立在后面的纷纷向前拥挤,十二条赛船上开始忙碌了起来,每条船头上十二位青年手擎五颜六色的龙球精神抖擞的战立在龙头上,船中十二位小伙子手执船桨,两耳竖立,紧张的等待着起航的发令声。嗵!嗵!随着第二声铳响,说时迟那时快,侩子手飞快的用匕首割断鸭子的气管,用力抛入江中,负痛的鸭子扑打着翅膀拼命向江心飞驰而去,只见水面上掠过一道白色的水线,最醒目的要数那只绑在鸭腿上的空蛋壳,在阳光照拂下尤如一颗硕大的明珠随着起伏的波浪在水面上跳动。在鸭子被投入江中的瞬间,十二条龙船象脱缰的野马,奋力向鸭子划去,观望民众的目光全都聚焦在江面上。随着龙船离鸭子越来越近,人们的情绪越来越高涨,锣鼓声和人们的叫喊声响彻整个江面。不经意间,一条白色的龙船从船队中脱颖而出,飞速向前驶去,眼看离鸭子越来越近,只见身着白衣的青年腾跃入江中,拼命的向鸭子游去,此时,其他船上的青年也开始纷纷跳入水中,刹那间,江面上如同五颜六色的蛟龙在翻滚腾越,白衣青年终究技高一筹,第一个游到鸭子旁,张口含住鸭蛋,双手高高举起示意,似乎在说自己是当之无愧的胜利者。两岸的欢呼声和鼓掌声如雷鸣,夹杂着阵阵“好哇!好哇!”的喝彩声。 晚霞悄悄的抹上了树梢,游兴未尽的人群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回头望去,江面游弋着张灯结彩的船只,草台班的汽灯依然亮着,远处传来一声声委婉动听的唱腔和锣鼓的击打声……。 如今,这个欢快、热闹、充满民俗风情的场面,已经再也看不到了。   闵行地处黄浦江的中游,这里河网密布,物产丰富,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人们因此也将闵行称之为“米行”。旧时的交通工具多为船只,由于这里河道宽阔,水面平坦,久而久之,这里形成了黄浦江中游重要的物资交流的场所,江、浙、皖各路商人均将此地作为经营粮、油、米、面、肉、茶以及生活必须品的交易场所。四方杂处的闵行老镇带来了各地的民情、民风,在这里文化经过碰撞、交融形成了具有当地特色的文化。 80年代,国家对民间文化遗存进行了较为系统的抢救性发掘、收集和整理,笔者有机会亲自参与其中,发现许多有意义的民间文化样式留给我们深沉的思考,如苏北帮的民间舞蹈《万命伞》和安徽帮的民间舞蹈《鲤鱼跳龙门》均被编入《中国民间舞蹈集成》(上海卷)。在调查中,还了解到昔日流传在闵行地区的民间活动盛况,在这些民众自发组织的活动中,最有影响的要数闵行的端午庙会了。 说到闵行端午庙会,上海地方史书上有较为详实的记载:《淞南乐府》(172页), 淞南好,重五闹龙舟。破浪快船夸技勇,凌风画舫斗歌喉。樯火照江楼。端午浦中竞渡。少年束青龙倏,载诸般器械,阑入龙舟队里,更番奏技,往来如织,曰快船。富者则坐沙飞。此番十番,彼唱清曲,龙舟绕船游戏。以博酒粽之犒,或放鸭波心,弄潮儿泅水取之。向夜估 樯万火照浦,如繁星丽天。 虽说这段记载没有描述明确的地点和时间,但其中的细节和场景与当地老人的叙述不谋而合。赛龙舟是广泛流传于中国民间传统的民俗活动,综观世界各地华人的龙舟赛事,闵行端午赛龙舟的鲜明特色,在其他地方的龙舟赛事中极为罕见。首先具有广泛的群众性,整个活动是群众自发组织和举办的;其次充分利用资源,将生产工具作为赛事的主要器具,第三,将民俗节场与群众性的竞技体育活动紧密结合起来;第四,龙舟赛具有很强的兼容性,无论什么阶层,无论籍贯何地,无论男女老幼都融洽的参与其中;第五,龙舟赛的特定的表现形式具有浓郁的民俗特点。 近年来,国家大力创导抢救、发掘留存在民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闵行端午庙会丰富、鲜活、独具一格的民俗事象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对历史上曾经有过,人们至今还印象深刻的民间民俗文化事象应当责无旁待的加以发掘和研究,使这些曾经留存在人们记忆中美好的场景得以传承和发扬。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炎黄子孙的来龙去脉

“炎黄子孙”称谓的来龙去脉 “炎黄子孙”称谓的来龙去脉 高强  发布时间: 2008-02-20 10:00 来源:光明日报   “炎黄子孙”是海内外华人引以为荣的自我称谓。这个词的真正出现 与广泛使用是在清朝末年,但其雏形“黄炎之后”、“炎黄苗裔”、“黄帝 子孙”等早在战国秦汉时期就有了,这些都是“炎黄子孙”称谓在不同时代 、不同语境下的不同表现形态。《国语·晋语》说:“昔少典娶于有蟜氏, 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 成。”炎黄时代没有文字,也不 可能有“炎黄子孙”或“黄帝子孙”这样的名词,但却为后世此类名词的 出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霸,诸子争鸣,“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贱今。故为道 者必托之于神农、黄帝而后能入说。”(《淮南子·修务训》)孔子称赞黄 帝“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死而民畏其神百年,亡而民用其教百年”,庄子认为 “世之所高,莫若黄帝”。《史记·封禅书》载:“秦灵公作吴阳上畤,祭黄 帝;作下畤,祭炎帝。”大约半个世纪以后,齐威王铸敦铭记“高祖黄帝”, 自认为黄帝子孙。《国语·鲁语》说:“黄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 故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 禹”,说明舜、禹皆为黄帝之后。《国语·周语》说:“唯有嘉功,以命姓受 祀,迄于天下。及其失之也,必有慆淫之心间之,故亡其姓氏。……夫亡者岂 系无宠,皆黄炎之后也。”   秦汉时期是“黄帝子孙”等称谓出现并得到认同的时期。汉高祖刘邦 编造了赤帝(炎帝)子斩白帝子的故事,为以汉代秦制造舆佳节又重阳论。汉初黄老学盛 行,“百家言黄帝”。公元前110年,汉武帝率10余万大军北巡朔方,归途中 “祭黄冢桥山”,开创了黄帝陵祭。王莽代汉时自称黄帝之后,声称“姚、 妫、陈、田、王凡五姓者,皆黄虞苗裔,予之同族也。”真正把黄帝华夏始 祖之地位确立下来的是司马迁。翻开《史记》,第一位进入我们视线的人物 就是黄帝。在司马迁的笔下,不仅尧、舜、禹、汤、文王、武王这些圣贤明 君是黄帝子孙,而且秦、晋、卫、宋、陈、郑、韩、赵、魏、楚、吴、越等 诸侯们也是黄帝之后,甚至连匈奴、闽越之类的蛮夷原来亦为黄帝苗裔。如 此一来,便把各族统统纳入到以黄帝为始祖的华夏族谱系中去了。司马迁坚 持大一统历史观和民族观,将黄帝民族共祖的地位典籍化,上承“百家杂语” ,下启二十四史,对于国人自称“黄帝子孙”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汉元帝、 成帝时,博士褚少孙补《史记·三代世表》时称“舜、禹、契、后稷皆黄帝 子孙也”;王充在《论衡·案书篇》中亦云“《世表》言五帝、三王皆黄帝 子孙”,这说明“黄帝子孙”一词在汉代主要是指圣贤明君,并未泛指平民 百姓。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历史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嘉兴旅游大打民俗牌

“嘉兴游”今年主打“民俗牌" 2008-1-15 20:21:12 来源: 嘉兴日报 查看: 3次 作者: 嘉兴日报    听闻海宁因硖石灯会、桐乡因含山轧蚕花入围全省14个传统节日保护示范地后,嘉兴旅游集散中心和嘉兴市旅游联合体瞅准机会大打“民俗牌”,迅速开通了市区到各县市的固定旅游班车。“正月去海宁看硖石灯会,清明去桐乡轧蚕花,端午去参观粽子园,这些都将成为今年旅游的热点。”市旅游局有关人员表示,今年清明、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成为法定假日后,将围绕民俗大做文章,丰富嘉兴游的内容。     赶海宁灯会将成时髦     今年农历正月去海宁参加灯会将成为时髦。据了解,在海宁,农历 正月十三为上灯,十五元宵最盛,十八为落灯,统称为“灯节”。这次入选元宵节保护示范地后,海宁已经积极应对,准备迎接来自四方的游客。从2月21日(元宵节)开始,在为期一周的时间里,当地将推出大型灯会活动,不仅有26支表演队伍组成迎灯队和30盏主题花灯巡游,还有在海宁市体育馆举办的迎灯会和在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举办的灯谜会。     “元宵到海宁参加灯会,不仅可以看到各式彩灯,还能欣赏到距今有200多年历史的演灯、顺灯、斗灯表演。”据旅行社人员介绍,“海宁硖石灯彩讨了‘迎灯寄希望,张灯报平安’的好彩头,而且元宵节那天海宁将通宵达旦闹灯会,所以我们开通了几辆班车,希望到时候能满足有需要的旅客。”     五芳斋产业园成推荐线路     嘉兴粽子闻名遐迩,而作为目前全国生产规模最大、技术水平最高的粽子专业生产基地——五芳斋产业园也已成为“全国工业旅游示范点”,从2006年底向游客开放以来,已接待来自上海、江苏等地的游客10万人次。     “我们最近从其他城市了解到,嘉兴的五芳斋产业园已成为各大旅 行社的推荐线路。”业内人士介绍,像北京、河北等地的一些旅行社已将嘉兴粽子之旅列入推荐线路。“杭州湾跨海大桥、杭浦高速开通后,将缩短嘉兴与上海、宁波、杭州、苏州等地的路程,给嘉兴旅游带来新的契机,相信今年的短线游会上一个新台阶。”     凸显运河的原汁原味     今年市区将投资3.27亿元建设五大文化旅游项目,分别是:以南湖为中心的“红色经典之旅”、以三大历史街区为中心的“江南文化之旅”、以古运河(环城河)为中心的“运河古城之旅”、以湘家荡度假区为中心的“绿色休闲之旅”、以海盐塘沿线景观为中心的“现代都市之旅”,以此打响市区“烟雨南湖·运河古城”的旅游品牌。     据悉,以古运河为中心的“运河古城之旅”颇具可塑性。京杭大运河是我国古代重要的漕运通道和经济命脉,而嘉兴至今还保留着许多和运河有关的文化遗迹,如警示行船的三塔、提示船经闸门落帆的落帆亭、中国最早的运河水利工程“分水墩”等,此外嘉兴还有中国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修道院——文生修道院等。“如果能凸显运河的原汁原味,并辅之民俗方面的内容,‘运河古城之旅’将是一条引人注目的旅游线路。”业内人士认为。     市旅游局有关人士表示,清明、端午、中秋这三大传统节日,嘉兴都有不少民俗活动,如清明有莲泗荡民俗庙会,端午有赛龙舟和吃粽子活动,中秋则有灯会等,但目前将这些民俗开发成旅游产品还不多,还需要开拓。“传统节日成小长假后,必定会刺激市民出游,我们看好这个市场。”     据悉,目前市内各旅行社、景区已开始着手准备推出特色产品,如清明踏青游、端午赛龙舟游、中秋赏月游等。

Posted in 岁时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2008龙华民俗展演

     元宵节,龙华古寺外。“长三角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民俗展演”进行中。      许愿树金碧辉煌。人们把写满愿望的红布条往树上扔,挂稳,心安        民间艺术现场展演。恰逢周若妹老师在为观众剪纸。老师打扮很漂亮,头发也新烫过呢,她指着我向周围的观众自豪地说:“这是我的学生,华师大的大学生!”我也自豪地笑着,心下想:快回去把剪纸作业做完。郑树林先生也在,可惜当时没见到人。      有浙江、江苏等地请来的舞龙、花篮舞等现场表演,人太多,我这高度根本看不到。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欢天喜地幸福年

    祥鼠报春,戊子年元宵佳节,在龙华塔前举行了盛大的“长三角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及民俗展演活动”,来自长三角洲各地的民俗文化表演队云集上海龙华宝塔广场,走上舞台亮相表演。此次活动的指导单位有:上海世博会事务协调局、江苏省文化厅、浙江省文化厅、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以及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支持单位为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主办单位有:中共上海市徐汇区委宣玉枕纱厨传部、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上海市徐汇区文化局、上海市徐汇区龙华街道办事处、龙华旅游城开发有限公司。承办单位有:上海市徐汇区文化馆。     同时,龙华元宵灯会还打出了“世博牌”和“奥运牌”,特别定制了一组“福玉枕纱厨娃迎春”灯和一对“海宝”灯,成为灯会的亮点。 瞧瞧,灯会上的福玉枕纱厨娃造型灯: 海宝也来啦: 丰富多彩的民俗展演: 这是丝加车,好MINI哦:) 这个呢,是若干张邮票“组装”出来滴,感觉就像本来就是这样似的,叫做“邮票贴画” 余杭纸伞,一把要两百块大洋呢! 百丈竹刻:) 西溪小花篮,闻到花香了吗? 郑树林剪纸,此人便是郑树林先生了 、 看出来了吗?这只小老鼠是“撕”出来的哦 当然啦,民俗表演真是很精彩,这是“金陵第一鼓”——留左大鼓 呵呵,这个呢,是浙江省的代表项目——高头竹马啦

Posted in 图志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2008年成都文殊坊新春庙会

    大年初五,去成都文殊坊逛新春庙会。连续几天下雨,得一点晴,所有人就涌上街,人山人海。成都的庙会,最重视吃,巷子连巷子不间断的小吃,而且价格便宜,一人花上十几元钱就可以吃得黑饱黑爽。         成都名小吃:三大炮。揪一个糯米团,抛上天达两三层楼高,团子落到铜碗中,发出“当”的巨响,连续三次,故称“三大炮”。盛在碗中,淋汁.         三块钱一碗,我不护短,感觉味道一般。     诙谐的川剧表演,观者如潮     戏台旁边,一个师傅边观赏边偷着乐     现场作画拍卖     文殊院位于成都市西北角,是川西著名的佛教寺院。文殊坊的新春庙会也很注重宣传佛教文化,今年的庙会也是第一年文殊坊灯会。很多花灯都是与佛教有关的,如各种佛教手印,花灯旁配有解说词     文殊院中香火鼎盛,人们排了很长的队在殿外摸门上的“福”。“文殊院的前身是唐代的妙圆塔院,宋时改称“信相寺”。后毁于兵灾。传说清代有人夜见红光出现,官府派人探视,见红光中有文殊菩萨像,便于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集资重建庙宇,称文殊院。”

Posted in 家园 | Tagged | 5 Comments

2008豫园新春民俗艺术灯会

    闹元宵,所谓“闹”,去城隍庙灯会就完全理解了。 灯亮,人多,东西贵 灯谜。大家集思广益猜出好多,可惜没有奖品领。一个谜语“男生太多”,众人不解,独先生一拍脑袋:“妙!”众生叹服。 主体灯:发财鼠 财神财神,大家发财 先生:小样儿,你那算啥!看我的超级亮耳朵、无敌荷花灯 妈妈,看我拍得好不好 喜欢这条小蛇,真傻。灯做得还行,但动态的太少。先生说不如自贡灯会,我觉得也不如成都的灯会。整个工程包给人家,人家赚钱亦偷工。

Posted in 岁时 | Tagged | 5 Comments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揭牌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揭牌成立 2008-02-19    记者肖一    光明日报    点击: 0   本报北京2月18日电(记者肖一)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揭牌仪式今天上午在京举行。全国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何鲁丽、文化部部长孙家正、中宣部副部长翟卫华、文化部副部长郑欣淼、国家文物局局帘卷西风长单霁翔及两院院士周干峙与柯俊、傅熹年、张泽等及有关专家学者参加了揭牌仪式。   孙家正在致词中说,中国文 化遗产研究院要进一步发挥文化遗产保护科学研究“国家队”和“主阵地”的作用,要在解决文化遗产保护的关键问题和瓶颈问题上有所突破,要在集聚文化遗产保护科技资源能力上有所突破,要在培养文化遗产保护科技人才上有所突破,要在建立现代科研院所制度上有所突破。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是国家级文化遗产保护科学技术研究机构,受国家文物局直接领佳节又重阳导,前身可追溯到1935年成立的“旧都文物整理委员会”,1949年成为新中国第一个文物保护管理机构——“北京文物整理委员会”,1990年与文化部古文献研究室合并为中国文物研究所,2007年8月更名为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主要承担开展国家文化遗产资源的调查、登录工作;承担文化遗产科学的基础研究、专项研究,开展文化遗产保护应用技术研究,推广科学技术研究成果;承担国家重要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有关具体工作等职责。

Posted in 信息 | Tagged | 1 Comment

清末民初浙江学者蒋观云的风俗观

      蒋观云在我国近代史上似乎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学者”,但在其学术生涯中,却为中国现代民俗学、神话学、人类学等做出开拓性的贡献,很多理论在今天仍具很大的价值。于是,在先生的提议和鼓励下,我的硕士论文选题定为“蒋观云民俗思想研究”。在写作的过程中,先生拨冗给予悉心指导,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于是,蒋观云的民俗思想便呈现出较为清晰的脉络,遂形成如下的文章。后得《杭州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刊用,小生窃幸第一篇研究蒋观云的专论终于诞生。该课题的研究之路仍是漫漫,吾将尽力而为之! 清末民初浙江学者蒋观云的风俗观   田兆元,游红霞 (华东师范大学 中文系,上海 200062;上海大学 文学院,上海 200444)  载《杭州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6期 摘要:清末民初浙江学者蒋观云作为现代民俗学的先驱之一,是进化论学说的早期引进者并将其运用于中国社会风俗的分析。他率先引进神话概念,并发表第一篇具有现代意义的神话学论文。总体而言,中国社会的衰败根源于农耕社会的主静保守风俗,主张鼓荡民性,培养刚性、强国新民是蒋观云风俗学说的重要内容;社会改造与学术研究相统一,西方人类学思想与中国传统民俗观相统一,是蒋观云风俗观的显著特点。 关键词:人类学;风俗;神话;民俗学先驱 中图分类号:C912.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2146(2007)06-0050-06   清末民初浙江学者蒋观云(1865-1929),名智由、字观云、别号因明子,浙江诸暨紫东乡浒山村人。早年求读于杭州紫阳书院,能诗善文,工书法,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以廪贡生京兆乡试举人得授山东曲阜知县之职,但蒋观云怀救国革新的志向未能赴任,后来响应康梁维新变法,成为资产阶半夜凉初透级改良派人士。1902年冬留学日本,曾担任《浙江潮》《新民丛报》的编辑,发表民俗学论文和诗作,因积极推动梁启超发起的“诗界革莫道不消魂命”,被梁启超誉为“诗界三杰”①,1902年将自己介绍西方文化和进化论思想所撰之人类学、社会学和民俗学的文章,集为《海上观云集初编》②交付出版。这是一部重要的早期现代民俗学文献。1903年,蒋观云在《新民丛报》第36号上发表《神话历史养成之人物》一文,是中国民俗学史上最早的论文、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所撰《中国人种考》(1929)是我国早期人类学的奠基著作之一,为学界所重。为我国的人类学,民俗学和神话学的研究作出了开拓性的理论贡献。 蒋观云开启了我国现代民俗学的研究之门,是中国现代民俗学的先驱。对于这样一位重要的开拓者,我国的学术界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和评价,研究者主要从以下几个角度论述蒋观云的成就:     第一,   从学术史上肯定蒋观云对中国神话史、民间文艺学史、民俗学史的奠基地位。贺学君、陈建宪、叶舒宪、高有鹏③等学者指出,蒋观云在《神话历史养成之人物》(以下简称《神话》)中开拓性地在中国学界引入“神话”这一学术概念,该文是中国现代神话学的开源之作。钟敬文从中国民间文艺学史的角度认为,《神话》论及神话对国民教养的作用体现了晚清时期通俗文艺、民歌、神话、传说等民间文艺学术思想的觉醒。他在《晚清时期民间文艺学史试探》中高度评价了《神话》的意义,认为蒋观云的见解“无疑是起过开拓进步思想的有益作用的”。刘锡诚在2006年出版的《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中把《神话》一文列作专节来介绍,肯定了蒋观云对民间文艺学的奠基地位。钟敬文、刘锡诚还认为,蒋观云的《神话》是中国现代民俗学最早的论文,是奠定中国民俗学学科地位的标志性作品之一。 第二,评价了蒋观云在借鉴西方人类学理论和发展学科方法莫道不消魂论方面的独特贡献。刘锡诚认为,蒋观云的《中国人种考》将民族文化问题纳入我国启蒙思想家的视野,[1]开拓了中国学术界对人类学的研究视野。秋浦在《民族学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中指出,《中国人种考》是第一篇运用民族学人类学所提供的理论解释中国民族与中国历史的专论。 第三,确认了“诗界革莫道不消魂命”中蒋观云的主要地位。马卫中、张修龄在《“诗界革莫道不消魂命”新论》中认为蒋观云是“诗界革莫道不消魂命”的中坚人物,还有不少学者④以蒋观云的诗歌作品揭示其礼赞科学与民瑞脑消金兽主、革新社会的思想。 尽管不少学者肯定了蒋观云的学术贡献,但未能对蒋观云的学术思想进行系统研究并形成专论。显然,这与蒋观云对中国民俗学及相关学科的独特贡献之地位是不相称的。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蒋观云后来思想发生变化,以至于人们忽视他前期的贡献;二是,当年蒋观云发表文章的报刊有些在日本出版、一般研究者很难找到,而《海上观云集初编》和《中国人种考》也因数量稀少、只藏于少数图书馆,研究者很难获得这些资料,因此人们很难对蒋观云进行较为系统的研究。有鉴于此,笔者实施了对蒋观云文集的系统搜集整理工作,由而使蒋观云的民俗思想呈现出较为清晰的脉络。 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对蒋观云的风俗观进行阐述和讨论。 一  引进介绍西方理论学说,奠定民俗学的学科基础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民俗学都与人类学存在着密切关联。在国外,有人甚至认为民俗学是人类学的一部分,如威廉·R·巴斯科姆认为,民俗学属于人类学,[2]在国内,也有人认为民俗学要用人类学的方法。当年班尼女士的《民俗学手册》传入中国也是一种人类学的姿态,早期的人类学译介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民俗学的发展。 蒋观云于1904年发表在《新民丛报》上的《中国人种考》⑤一文,第一次提出了“人种学”的概念,将西方人类学理论引入中国。这篇启蒙性的人类学专论在学科上具有划时代意义;1929年,他以系列论文集成出版的专著《中国人种考》一书,在中国人类学、神话学和民俗学的发展史上,是一部有着较高水平并具有开拓性的学术著作。 《中国人种考》系统介绍了达尔文进化论思想,并将其用于中国历史文化的研究。蒋观云深入阐述了这一思想:“万物之初,由一元质,化分化合,而后有无机物出见,由无机物而后有有机物出见,而渐次由动植不分之物,进而为有动物、有植物,于动物之中,有高等兽类,进而为太古之原人,由太古之原人,次第进化而后有吾侪之人类。”并在书中进一步对中国人种的起源作出了考证,旨在说明“当种族并列之日,而讲明吾种之渊源,以团结吾同胞之气谊,使不敢自惭其祖宗,而陷其种族于劣败之列焉”。在《海上观云集初编》之“忧患篇”里他指出:“天地间两物相遇,则竞存之理即行乎其间;国与国遇,则兴灭之事出焉。”这是进化论的核心观念,即优胜劣汰的社会法则。 该书介绍的“中国人种西来说”作为学术新观点,开阔了人们的视野,但人们后来对这种说法诉诸了非学术的评价,造成了许多误解。作为人种西来说的系统引进者,蒋观云其实只是一个叙述者、但并不是人种西来说的主张者,这是我们应该特别注意的。《中国人种考》一书视野开阔,具有世界眼光。在人种问题上,其论题包括西亚文明的起源,西亚种族,中国人种来源诸说及其评论,中华各族的来源,始祖信仰,各类神话等。在当时这是新的知识体系,这个学说因而对中国的学术界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一些史学大师如吕思勉都深受影响。引入中国人西来说这个20世纪前期的重要话题,蒋观云是肇端者,其地位不可忽视。 从该书对中国种族的神话与历史的讨论中所阐发的一些论题,可以见出当时作者所达到的学术境界: 1.挪亚之洪水,与尧时之洪水不同。 2.以战阪泉涿鹿,皆为黄帝与蚩尤之事。 3.以西王母为种族之名。 4.以白狄等为白种。 5.以黄帝为最古之教主。 6.以《山海经》之炎山,为古之天山中之一火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历史 | Tagged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