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8

关于小年夜

各位小年夜好!关于小年夜,历来说法不一,有官三民四贼五说,也有说君三民四僧道五的,而上海一般则把腊月二十九称为小年夜。现转一份资料,大家也可以提供更多的地方材料。 关于祭灶,我刚买回来一个新灶,是不是要搞一个仪式,还没有设计好呢!上海地区有用酒醉灶神的,是一个同学考试时候提供的资料,可惜考卷上交了,当时没有及时记录下来。这比麻糖新鲜。 灶神上天言好事,下界报平安,希望他老人家上天禀报不要降雪了。雪神老爷叫滕六,我们是不是因为忘记他,滕六老爷发威呢? 恭请滕六老爷收了冰雪吧!下民苦呢!     腊月二十三.人们称为"小年",意味着一年的结束。     过去,过小年是"官三民四道土和尚五",就是说凡是家有秀才以上的功名的都在腊月二十三日过小年,黎民百姓是二十四日,道士和尚是二十五日。如今北方地区多在二十三日过小年。 过小年的主要民俗活动是"辞灶".就是"祭灶王"。灶王也叫"灶君",民间称"灶王爷"。 相传灶王原来是一个叫张单的富家子弟,曾娶一贤慧女子郭丁香为妻,后又体弃续娶李海棠。李氏好吃懒做,不久就把张家财产挥霍一空,改嫁他人。张单家境败落,又遭火灾,双目失明.沦为乞丐。一天,他乞讨到一户人家,主人给了他热汤热饭,后发现施饭者就是他休弃的妻子郭丁香,羞愧难当,碰死灶前,被姜太公封为灶王。     柳腔戏《张郎休妻》、茂腔戏《火龙记》都是说的灶王爷这段故事。     灶王最初只管火,后来受天帝委派为掌管一家的监护神,被封为一家之主。他权力很大,却连个土地庙大小的庙宇也没有,只有一张画像(木板印制的年画)贴在灶墙上。两旁贴上"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或"东厨司命主,南方火帝君"的对联,横批是"一家之主"。祭灶时要摆上枣和糖瓜等果品,糖瓜是用大麦发酵糖化而成的食品,据说是让灶王吃了嘴甜,也有的说为了欺住他的嘴,叫他上天光说好话不说坏话。焚香祭拜后,将旧灶君像揭下焚化。换上新像,就算送灶王爷上天找王皇大帝汇报去了。 祭灶时还要供上碗面汤(面条),俗话说:"灶王爷本姓张,一年一顿杂面场。"杂面汤是用白面、豆面、地瓜面混合制成,可钔跻谌嗣切哪恐械牡匚弧?     灶王腊月二十三上天,初一五更回来,就算完成汇报任务,带着吉祥保佑一家过平安日子了。     如今,祭灶王的人越来越少了,但过小年吃糖瓜的习俗仍在民间盛行。     腊月二十三日以后,人们开始打扫庭院、居室,清除积垢,置办年货,制作节日食品,一直要忙到除夕。     但在有些地方(如上海),人们习惯上把除夕前一天称为小年夜。 补充:小年夜就是指腊月二十三日,小年夜那天传说是灶王爷升天回宫的日子,这天在北方地区传统的做法是糊两个褡裢似的纸袋,一个里面装的是毛驴的草料和豆子,一个里面装的是灶王爷的盘缠和干粮,在灶王像前烧掉,同时还用那种棍棍糖(一般用球状的,只是原料和棍棍糖一样)在火炉炉口糊一圈,听大人讲是为了糊住灶王爷的嘴,让灶王爷在天上不要乱说,只说好听的。一般灶王爷像前的对联是这样写: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 FROM:百度百科!

Posted in 历史 | Tagged | 2 Comments

社会文化视野中的中国商贾研究

这是大半年前为先生的再版著作《商贾史》撰的一篇评介短文,今恰逢“小年”,发于此处,以表庆贺。 社会文化视野中的中国商贾研究 ——田兆元、田亮《商贾史》评介 (上海大学文学院 游红霞)     作为《中国社会民俗史丛书》的一种,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发行的《商贾史》(田兆元、田亮著,1997年)不仅在学术界产生影响,也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其中的不少资料和观点常常得到学界同仁的引用。现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将《商贾史》进行重新装帧、版面设计,作为《中国社会民俗史新丛书》中的一种重新出版。新出版的《商贾史》在原版的基础上进行了图片配置,充分展现了图文并茂、形象生动的特点,让人耳目一新,进一步打开了读者的视野。       在作者看来,商贾的历史是中国社会民俗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商贾与中国社会文化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商贾的行为牵动着中国社会的神经,社会的价值取向又制约着商贾的经营行为。因此,《商贾史》是在社会文化的视野中来研究中国商贾历史发展中的一些重大问题的。     作者将商贾的发展历程分为三个阶段:1,从五帝三王时代到春秋时期,商贾被视为一项神圣的事业。从古文献的记载看来,炎、黄二帝是商业文化的创始人,尧是商业的组织者,而舜则躬行其道。所以,五帝三王时代,商业是神圣的,这种辉煌一直持续到春秋时期。这一阶段,商贾不是末流,而是帮助君王发展经济、治世济民的好帮手。2,战国时期直至近代,商贾步入了漫长的末流生涯。为什么商贾的地位会从天堂突然跌入地狱呢?作者认为,战国后中国进入了战火连绵的时代,农业才是致胜的根本保障,商业成为末流是必然的。作者继而阐发了这样的观点:只有处于和平环境中,商业才能健康发展,商贾也才能成长起来。这是非常有见地的。3,1840年帝国主义敲开中华帝国的大门后,有识之士发出以商强国、以商保国的呼吁,商贾开始走出末流的阴影,终于到20世纪重新崛起了。作者是中国近代的社会危机导致了商贾地位的转变,说明商贾的命运是由社会文化环境决定的。通过商贾发展历程的论述,作者得出结论:商贾本末地位消长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国的社会史和文化史,商贾史便成为我们考察中国社会文化的窗口。这句话体现了作者商贾研究的社会文化视野,也阐明了《商贾史》的社会价值和学术价值。     我们知道,中国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统莫道不消魂治阶半夜凉初透级的意志主导着社会文化主潮,也主宰着商贾的命运,官商之间必然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作者在第二章中论述了官商的三种关系:官营商业、商人当官以及官人经商。在讨论官营商业时,作者认为,在统莫道不消魂治阶半夜凉初透级内部,始终存在着抑商与重商两股势力。那么,作者的问题是,既然主商,何以中国的小农社会势力那样强大?统治者为什么热衷奉行抑商政策,而往往在抑商政策奉行之后,社会反倒一度出现繁荣的局面?经过取证后,作者发现,所谓抑商,其实只是为了抑制私商,官商却是始终倡导的。抑制私商、倡导官营商业对于积聚国家财力是有作用的,官商的发展对国家命运有着重大影响。商人当官的现象说明商人只有依赖政治势力才能使自己的实力壮大,官僚经商的动机往往是为了中饱私囊。通过对官商关系的考察,作者总结道:官商关系决定着商人的命运,也决定着官僚的政治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我国传统的官商关系是不和谐的,是政治腐佳节又重阳败、政治秩序不清正所致。     关于儒与商的关系,人们传统的观点是,儒家重义轻利,抑商的动议必定出自儒家,商贾不发展的状态是由儒家思想所致。果真是这样吗?作者在儒家经典如《易·系辞》中找到了这样的证据:儒家的理想君主,如舜、周公,都是经商的倡导者或实践者,儒家的创始人孔孟也没有攻击商人的言帘卷西风论。因而,作者认为,儒与商存在着血缘联系,作者还发现中国的贾道、贾德的核心正是儒家的信义,商帮商团的维系也多是儒家伦理,儒家之道才是中国商贾成长的灵魂。在《商贾史》的第三章,作者探讨了儒学与商贾的三种关系:1,弃儒从商。宋元以后,儒士开始弃儒经商,儒与商的界限变得模糊;2,贾服儒行。这是指弃儒从商的商贾们大多以儒家伦理思想奉为经商的道德规范,比如倡导勤俭、诚信不欺、出资义举等;3,由贾入儒。商人由贾入儒是为了“显亲扬名”、“光宗耀祖”,是传统商贾的最后归宿,这是由中国社会重儒轻贾的传统思想决定的。作者认为,儒与商的合流实际上是一种文化回归。     第四章是对商贾的组织——“帮会”发展形式的探讨,包括以地缘为基础的“商帮”、以业缘为基础的“行会”,以及近代形成的有着资产阶半夜凉初透级民瑞脑消金兽主色彩的“商会”三种形态。作者总结道,帮会组织发展的每一步伐,都牵动着中国社会成长的神经。第五章对商贾的职业伦理道德进行了阐述,在长时间的发展过程中,中国商人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经商风俗和经商理论,经商道德也渐趋完善。第六章论述了中国商贾的经商哲学和经营技巧。中国商人认识到,把握好“义”和“利”的关系是成功经营的关键;趋利避害、贱买贵卖则是商人的信条。值得一提的是,通过作者的考证,春秋时期就形成的著名经商理论——“计然之策”的核心思想竟然和价值规律相一致,说明我们的祖先在马克思之前几千年就认识到这一基本的经济规律了。可以说,中国古代商人的经营理论思想是商贾史上的珍贵遗产,可供当代人们学习借鉴。     中国商贾的经历总体上讲是坎坷艰辛的,要突破传统还要走漫漫长路,作者希望我们能从中国商贾的发展历程中得到启示,去迎接一个群雄逐鹿、商贾发展的新时代,这也是《商贾史》的社会意义所在。作为一部社会民俗史的学术著作,《商贾史》在研究方法上也是很有特点的,作者将商贾史置于社会文化的视野中进行讨论,在宏观的视角下阐述了商贾发展史的微观细节,既有商贾历史进程的论述,又有专题研究,通过个案阐述商贾的整体发展史是作者努力的方向。透过商贾的小孔,我们能窥探到中国社会文化史的方方面面,《商贾史》的学术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Posted in 读书 | Tagged , , | 1 Comment

旧瓶新酒——读叶兆言《后羿》

   从“民间青年文化论坛”知道了“重述神话”系列图书计划,就去图书馆借了叶兆言的《后羿》,在回川的火车上一口气读完。 故事梗概如下:嫦娥的部族被有戎国所灭,她被分给该国小刀手吴刚做妾。在一次大洪水中,嫦娥依靠一个大葫芦逃生,葫芦裂开生出一个男孩。吴刚收养男孩,起名为羿。羿异乎寻常地疯狂成长,和嫦娥形同母子。羿在一场战争中显露出非凡的射箭才华,被有戎国视为英雄。天下大旱,西王母现身,揭露羿是天神,天帝派他射下作乱的十日。羿从与嫦娥的性交中获得拉开弓箭的力量,射下九日,被有戎国推为国王,称后羿。羿放弃升天权利,与嫦娥共度幸福时光。羿逐渐成为独半夜凉初透裁者,喜爱战争,陷于声色犬马。羿宠爱玄妻,玄妻内心恶毒,操纵朝政,使后羿疏远嫦娥。后羿渐不得人心,内忧外患。在嫦娥拿出仙丹要后羿逃出劫难时,他才发现自己仍深爱嫦娥。他骗嫦娥说已经不在乎她,嫦娥绝望之下服仙丹奔向月宫。几年后,后羿在睡梦中被玄妻和逢蒙打死,而嫦娥在寂寞中渐渐忘记了后羿和爱情。 叶兆言在小说中使用了很多神话要素:羿射十日和嫦娥奔月神话为小说提供了叙述的大框架,小说上卷为“射日”,主要是羿的成长史;下卷为“奔月”,讲述宫廷的阴谋倾轧和羿娥爱情的沉浮。《后羿》借用了很多神话传说人物:后羿,嫦娥,玄妻,吴刚,西王母,造父,逢蒙,末嬉等。有的仅仅是借用了名字而不用事实,如末嬉,可能只为增添趣味;有的借用人物一部分相关事迹而多半虚构,如吴刚被描述成一个阉割男童的部族底层小刀手。后羿则是嫁接了尧时代射日的后羿和夏朝君主、嫦娥的丈夫后羿的事迹,其实两个后羿从屈原时代就一直被混淆。大洪水、后羿出生于葫芦等使用了神话常见的母题、母题素。后羿和嫦娥周游列国还用了《山海经》中黑齿国、大人国等一系列神话。 当然,所有的神话要素都是为着作者的写作目的被调遣的,作者把旧的神话碎片粘合成一只瓶子,里面装上现代观念的新酒。我觉得叶兆言想讲的主要还是爱情,爱情的力量,爱情的哀伤。嫦娥为了后羿不顾一切,她的生就是为后羿;后羿的一切力量来源嫦娥,没有她的爱,他只能走向堕落毁灭。两股爱的绞缠构筑全篇,而在结尾处得到高潮:后羿为了爱说不爱,嫦娥为了爱飞奔月宫。最后后羿死去,嫦娥竟在寂寞的月宫中忘掉了关于爱情的一切,个人认为这一点处理得最精彩。除爱情之外,叶兆言还想讲嫉妒和宽容,所以有嫦娥和末嬉的故事;想讲阴谋和复仇,所以有玄妻;想讲政治倾轧、集权统治、小人嘴脸……  中国神话简洁写意,给小说家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和叙述空间,但同时也考验小说家重构故事、塑造人物的能力。我感觉叶兆言故事还是写得比较有趣。后羿形象塑造挺好,神在顽童时期,小便半小时以上,爱恶作剧;青年时期无心无思,在嫦娥头上放青柿子射;神性和人性的交织恰到好处。而嫦娥在后羿当国王之后的玩弄权谋和温柔忍让,虽然体现了她的爱情至上,但似乎有些冲突。神话有瑰丽恢宏的气势特点,小说做起来很难。不管怎么样,我都觉得《淮南子》中“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羿上射十日,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的叙述比小说展开的大旱场景、射日场景更加宏美。神话的气度可能在小说琐屑的叙述和现实主义倾向的描写中被消减,大概这是所以小说家都无法避免的,不只是《后羿》。 “‘重述神话’系列图书是由英国坎农格特出版公司发起的全球出版项目,全球包括中、英、美、法、德、日、韩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知名出版社都加入这一活动。每个加入重述神话项目的出版机构,可推荐本国最优秀的作家,邀请他们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重写一个神话故事,然后再加入这一项目的国家出版。目前已加入作者行列的作家都非常杰出,包括诺贝尔奖、布克奖获得者及畅销书作家。苏童凭借《碧奴》入选成为“重述神话”的首位中国作家,获得高达百万元人民币的版税。”“重述神话”是个商业行为,但这个商业行为能够吸引高质量的作家创作高质量的作品,让世界范围的人们重温本民族、感受它民族的神话传说,给大家一个走近人类精神家园、关照当下展望未来的机会,也善莫大焉。 在火车上,《后羿》这本小说被邻座的一个华师大生物系小女生、两个同济大学医学院大五学生借去翻阅。同济大学郭同学看完整本小说,说:中国神话本来是质朴的,但这个小说是现代的,给人不一样的新鲜感觉。一个掌握权力的男人身后原来有一个手腕强硬的女人在发挥作用。但这不是一部政治小说,他主要写的是人性。同济大学另一位同学看的过程中时时发笑,喃喃地说:“真搞!”生物系小同学看了大半本后说:没事情做打发时间可以,但不知道作者要表达什么。我们还聊了聊关于神话和“重述神话”的事情,我很满意。

Posted in 神话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太阳崇拜

前天经过长途奔波回到家中,向奶奶讲述路上看到的雪灾景象。自然就谈起旱灾、洪灾等自然灾害。奶奶说我们四川的自然灾害比其他地方要少,因为四川信佛的人多,有菩萨保佑。就在我回来的前一天,她还去外面大路边烧了纸。仔细一问,才知道了这则太阳崇拜的细节。 奶奶说,余师傅(我们家的一位农民伯伯朋友,曾用草药和巫术治好了我妈妈产后的胸痛和我堂弟幼时的大病)告诉她,每月初八、十八、二十八(为什么是这几个日子?)要祭拜太阳星君。清晨,在路边一个干净的地方,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点一对烛,三只香,焚烧没有打洞的黄纸钱(我们这里的纸钱一般打着水波纹形的细缝,余师傅说因为太阳星君与其他神不同,要用不同的黄纸钱)。因为奶奶记不住余师傅教的口诀,就换成自己的话:“太阳星君,请您保佑人民平平安安,我们全家无灾无难……”奶奶认为要先祝大家,再祝自己的小家,大家好了小家才能好,她去庙里敬香都是这样默念的。余师傅叮嘱奶奶祭拜太阳星君这事不能告诉其他人(为何?),但奶奶觉得告诉别人是做好事,就给玩得好的几个太婆太爷说了,他们现在也在坚持祭拜。 太阳崇拜自人类诞生就流行至今。古埃及人的公羊石雕,古巴比伦人的沙马什,日本人的天照大御神,中国的羲和、东君……甚至于民众对领袖的太阳比喻也是变形的太阳崇拜。

Posted in 信仰 | Tagged | 3 Comments

春运购票百相图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金泽的赵家香干

    青浦金泽的一大特产是赵家香干。相传清朝末年,一赵姓人家精制豆腐干,美味可口,于是声名远播。现为中华老字号企业,是上海知名的名牌风味食品。     这里是会议赠送的赵家豆腐干包装成品,品尝一番后,却是觉得与其他的地方不一样,主要特点是香。如果说苏州的豆腐干是以甜为特征,湖南的豆腐干是以臭为特征的话,上海的豆腐干就是香。所以上海直接把豆腐干称为香干。臭味不是上海所崇尚的。至少豆腐干是香的。  上海青浦金泽香干的包装上有座桥,这其实是金泽的宋元明清多个朝代的古桥之一,有点象赵州桥。桥是金泽的标志形象,所以金泽的领佳节又重阳导的名片上写着“桥乡古镇”。与赵州桥不一样,这些桥是活态的,依然矗立在水面上,而赵州桥桥下的河水已经干涸,只是旱地上抽来的水弄个样子了。因此,我们要倍加珍惜江南的水,假如有一天,金泽的桥也和赵州桥一样,桥下断水了,中国将会怎样?这不是耸人听闻。现在的南水北调以后,长江水日益减少,长江成为第二条黄河,金泽的桥也就成为摆设了。   1,19,烟雨蒙蒙,难得的江南景观,也难得的江南上海的原生态古镇,我们为他祝福。   工业没有毁灭金泽,但是那个新农村建设让人隐隐不安。市里强调:道路硬化,房屋绿化,河道净化,墙面白化。这好像没有错。但是,以农耕和渔业为主的农民,鱼米之乡,有空唱唱田歌,其实生活一点不差,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搞旅游呢?新农村如果是要以改变原生态为原则,其过错,尽南山之竹,也难书写。

Posted in 风物 | Tagged , | 2 Comments

草原文化研究丛书

草原文化研究丛书 草原文化研究丛书于2007年7月由内蒙古教育出版社出版,丛书主要包括9项子课题共11本著作近500万字,即《草原文化概论》、《草原文化史论》、《草原物质文化研究》、《草原精神文化研究》、《草原文化区域分布研究》、《草原考古学文化研究》、《中华文化大系比较研究》、《草原文化与现代文明研究》、《北方游牧民族历史文化研究》、《蒙古族文化研究》、《达斡尔族 鄂温克族 鄂伦春族文化研究》。丛书利用草原民俗学、文学、艺术、考古、政治、经济等相关学科的知识及资料,对草原文化的内涵与特征、草原文化的历史发展与影响、草原文化的现代发展等问题作了全方位、多角度的深入探讨,主张重视草原文化,它与黄河文化、长江文化一样,是中华文明三大主源之一。草原文化是一种以崇尚自然为根本特质的生态型文化,这也成为不同于中原文化的主要标志之一,其基本特征主要表现在历史传承的悠久性、区域分布的广阔性、创造主体的多元行以及构建形态的复合性等方面,对于草原文化的研究有利于改变人们对草原文化单一性的了解。 《草原文化概论》宝力格主编,从文化的界定开始,兼及草原文化研究的对象、研究目的意义和方法;随后就草原文化的渊源,及其基本特征与主要功能论述其文化要义;从地理、经济、社会以及族群等方面分析草原文化形成的环境与背景;第三章则通过语言文字、文学艺术、宗教哲学、政治法律、科学技术、民俗各方面解析了草原文化要素,第四、五章深入探讨了草原文化的价值系统及其文化的传播与影响,最后从现代化建设意义上对草原文化的传承与转型提出自己的思考。 《草原物质文化研究》扎格尔主编,绪论部分对草原物质文化概念及文化研究的基本概念与状况做概要性的明晰,第一章为草原文化的起源、定位及传承与保护;第二章将草原物质文化划分为狩猎文化、游牧文化、农业文化三个基本形态;三、四、五章主要论述了草原物质文化的构成要素(饮食、居住、服饰、运输、商贸)、特征、功能;六、七章关注草原物质文化的变迁与现代化建设。  

Posted in 信息 | 1 Comment

上海市青浦区金泽会议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上海论坛第八次活动 ——上海青浦区金泽会议 2008年1月19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上海论坛第八次活动在上海青浦区金泽镇进行,活动由金泽镇人民政府组织,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徐龙华老师主持,青浦区精神文明办、金泽镇宣传委员会负责人、来自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大学、上海水产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以及研究生们均出席了此次活动。活动通过座谈会的形式对金泽镇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现状以及未来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与探讨,在会上,金泽镇宣传负责人、旅游开发代表等相关人员就金泽历史、地理位置周边环境、民俗风情、开发计划等方面做了详实的介绍,专家学者们则通过以往遗产保护实践工作以及金泽镇的具体情况对其保护与传承提出了相应的意见与建议。与会人员同时参观了金泽古镇,亲身感受到江南第一桥乡这一美誉,虽然天气寒冷,雨势骤大,但烟雨之间更见“四朝古桥一水牵”的特色景致。会后有幸观看了当地民众的文艺演出,悠扬婉转、百折千回的田山歌;清亮欢快的阿婆茶歌舞表演,这些表演均体现了金泽当地的日常生活,风俗民情,表演者平均年龄为54岁,最年老的为65岁,但其歌声高亢悠扬,犹如天籁,让我们叹为观止。 金泽镇政府大楼,少见的古色古香 雨中的意兴盎然 如获至宝的民俗学者——先生,呵呵 阿婆茶歌舞 田山歌表演

Posted in 信息 | 4 Comments

五学者联名呼吁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春晚 称伪民俗亵渎传统

  http://news.QQ.com  2008年01月17日05:05   金羊网-新快报  年关将近,关于年怎么过的争论正在网上激烈展开的同时,一股“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春晚”的潮流从网下走到了网上,这次还是由五名学者带头发起——众人网执行总编裴钰在其博客上发表了《新春节文化宣言》,声称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春晚”陋习。   由凌沧洲、裴钰、孔慧、黄梓峰、蒙昧联手推出的《新春节文化宣言》15日在网上曝光,在宣言中,学者们表示,“春节”作为一种文明的现象,她的本质就是“人的自由”,不受任何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羁绊。但如今“春节”被赋予了太多的教化、劝导和条条框框。当春节联欢晚会作为电视文明的话语垄断工具开始“改造”春节之后,过年就变成了看电视,让亿万年存在的文明现象化作一种单一的视听感受,这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的庸俗。当春节晚会承担了很多教化、吹捧和歌有暗香盈袖功颂有暗香盈袖德的五花八门的职能之后,“春节”就在被庸俗化之后,又被工具化、舞台化、政治功能化了。   为此,五位学者反对春节联欢晚会这种电视伪民俗,他们声称,正是春节晚会这种工具化的方式,扭曲了春节这个人类文明节日的纯朴和自由,亵渎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明,提出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春晚”陋习,春节文化应当多元化。   学者为“人民利益”努力摇旗呐喊,表面上看似波涛汹涌,但网民却不买账。不少网友表示,五位学者无非是借助春晚在谋求注目率,整篇文章毫无内涵,没有任何新意。并质问:“难道有了春晚就没有自由精神了吗?就没有文化多元了吗?”更有网友直接炮轰:“不爱看你换个频道不就行了,有必要在网络上歇斯底里吗?”“我就爱看春晚,干卿的事?”有网友也坦承地表示:“虽然春晚看过几届之后就会觉得腻,但不可否认春晚仍然是最好的除夕节目。”   五学者的“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还是获得了小部分网友的支持,网友“愤青”表示:“除夕应当是庄严肃穆的,应当是温馨活泼的,应当是丰富多彩的,应当是拉近距离、升化情感的,应当是多年以后仍给人以难忘的回忆和亲切的抚慰的。但有了春晚之后,我们的除夕变得心态浮躁、情感淡漠、身体枯寂和文化单调。二十年的春晚,已不知不觉中抽空了除夕的内涵,让我们的春节越来越虚幻。”

Posted in 时评 | Tagged | 2 Comments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化过程(转)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化过程 巴莫曲布嫫     从1972年通过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到2003年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以下简称“教科文组织”)的不懈努力下,国际社会对口头/无形/非物质文化遗产,尤其是文化表达与民众实践的功能和价值进行了不懈的探索。正是在长达数十年的曲折历程中,人们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知、重视和共识,也随着概念化过程的不断拓展而得以深化。           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的由来           今天已经广为人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随着时间的嬗递,在用词或术语上出现过一系列明显的变化,其中既有民俗(folklore)、非物质遗产(non-physical heritage)、民间创作(cultural tradition and folklore)、口头遗产(oral heritage)、口头和非物质遗产(oral and intangible heritage),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这一类总称性术语,也有后来在“代表作”申报条例和申报书编写指南中解释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两种基本类型的“文化表达形式”(cultural expressive forms)和“文化空间”(cultural space)这一类延伸性概念。由此可见,作为保护工作的第一步,概念的提出及其反复界定,不仅反映了教科文组织认真审慎的工作步骤,也折射出国际社会对“人类遗产”的普遍关注。      日本堪称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先行国度。教科文组织文化部国际标准司的司长普罗特(Lyndel Prott)曾明确指出,“无形遗产”这一概念是由日语翻译成英语的,直接来自1950年日本在这一领域具有前瞻性的立法中。早在明治四年(1871),日本政府就颁布了太政官公告《古器具保护方案》和最早的近代法津《古寺庙保护佳节又重阳法》(1897),对“文化财”(即文化遗产)实行制度化保护。1949年1月22日,奈良法隆寺金堂壁的大火成为1950年日本颁布《文化财保护佳节又重阳法》的直接导因。后来日本的“文化财保护日”也定于每年的1月22日,以警示世人。这是世界范围内率先将文化遗产纳入国家法规进行制度化保护的重要举措,在日本被视作“第一法规”,不仅将有形文化遗产和无形文化遗产同时作为并列的保护对象,还将“重要无形文化财持有者”(即代表性传承人)的保护置于重要位置,为此专门建立了“人间国宝认证制度”,明确规定了“认定”及“解除认定”的权限和程序。韩国在1964年借鉴并采纳了这一举措。      除了从日本直接引入“无形遗产”这一概念外,教科文组织还在1993年接受并通过了韩国提出建立“人类活财富”(Living Human Treasures,即“人间国宝”的英译)的建议,并于1994年发布工作指南和行动计划,倡议会员国建立自己的“人类活财富”体系,保护对社会有突出贡献的“传承人”及其技艺的传承。迄今为止,教科文组织已经在菲律宾、泰国、罗马尼亚、法莫道不消魂国、捷克斯洛伐克和保加利亚六个国家加以推广。我国也作出了回应,使之与既有的保护“优秀民间艺人”的工作实践相衔接,将“人类活财富”本土化为“代表性传承人”;相关认定工作及其制度化体系的建设正在有序地进行,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推荐名单已经上网公示。      虽然早在1982年教科文组织就成立了保护民俗专家委员会,并在其机构中建立起“非物质遗产处”(Section for the Non-Physica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理论 | Tagged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