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7

民间艺术的奇葩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好树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民间信仰”与文化(转)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三国演义》的未来性

  《三国演义》的未来性                                   汪北泉   东汉王朝后半段的百年间,朝廷里外戚和宦官忙于争权夺利,地方豪族急于兼并土地、积累财富,贫富悬殊严重,破产的农民流浪四方,对于一个以农立国的中国古代社会,正酝酿着巨大的社会危机。顺帝以后的二十年,无法生存的贫民集团不得不揭竿而起,以争取最起码的生存权利。三国时代就是在这样一个乱世英雄起四方的苍凉背景下出场了。对于渴望建功立业的时代精英来说,由于深受儒家齐家、治国、平天下意识形态的浸润,他们与一般的白屋穷民的不同之处,在于密切关注着动荡的朝局的政治动向,臧否人物,以便有朝一日选择明君,大济苍生,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因此,隐伏在民间之中的草根隐士与学者,本能地搜集各种重要的社会政治、军事信息,对国家政局走向作出各种预测,人们在心忧家国的焦虑中,习惯地将目光投向未来。在《三国演义》、《三国志》里,这种展望,不是停留在民间占卜算命这些日常生活上,往往是人们在广泛搜集信息的基础上,通过对信息的甄别、分析、判断等处理,对国家未来的走向,作出前瞻性的预测与规划。他们不仅仅是展望未来,更在于根据未来的可能性来规划现实的策略与行动,促进预设的、潜在的、可能的未来的降临。而未来的历史居然能在人们的预测中以熟悉的面貌出现。这就是《三国演义》的未来性。预测是一种描述未来,对事物发展的高层次的认识能力。三国时代的人们对未来的预测作出了非凡的尝试,而过去的文学研究者,似乎都忽视了《三国演义》未来性问题以及对未来性的研究价值。在本文里, 笔者试图梳理一下重读各种版本的《三国演义》及其相关读本的理性思考。   信息基础工程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成功学。哪个时代的各种群体狂热虽然同样弥漫着似是而非的观点和莫名其妙的行为,但基本都是当时时代思潮的反映。东汉末年,大多数或者是一些遗世独立的天才人物或者自命为天才的人物都有出将入相的出世个人病。这种个人病就是时代病,个人梦想汇流在一起就是一股时代狂热。天才们区别与一般人的最根本之处在于对信息的收集与超越庸常的对未来的判断。东汉末年,颖川及汝南(均位于河南省)人才辈出。特别是清流的大本营也在那一带。汉末颖川士人纷纷往东或往南避难,特别是刘表统辖下的荆州,由于刘表采取的闭关自守策略,避免卷入争战,成为清流派党人的大本营。于是,这一带聚集了大量的天下精英。如诸葛亮的忘年之交徐元直、影响诸葛亮一生的“水镜先生”司马徽等。司马徽所谓的识时务者为俊杰指的就是正确地搜集信息,对其作有系统的整理分析、判断,以能作出有效决策的“先见之明”。对《三国演义》与《三国志》里的军国生活而言,首先要搜集的是国家政治、军事情报。对于这些信息,在不同的人那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处理与反应。就一般人而言,对于宫廷政治权力的争斗,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对于那个时代胸怀大志的社会精英来说,他们完全可以对收集到的信息进行分析研究,能够判断现实社会的危机程度,预测国家民族的未来走向。这种信息处理,是一个系统工程。最主要的判断在于能够区分一般的“事实”与“真实”。一般的人面对信息,只能读懂大量的事实。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起因与结果。但是,智能之士却能透过这个表面的事实,认清事实背后的本质——这就是“真实”。这种真实具有潜在的可能性,在未来某一个时机,这种潜在的可能性就会变成现实。而在当下,则是未然的,隐藏在繁复芜杂的表面事实之下。信息基础工程具有的基本功能是预测国家人事变化,规划未来。在某种意义上,凡是涉及到国家军事政治的变化,在一些智囊团体内,都具有现代意义上的信息战的信息处理过程,所不同的是,这种策划于幕后密室的神秘行为,具有不同的概念——所谓的“庙胜之论”[1],淹没在刀光剑影的战争烽火之中。   预测人事 未来是复杂的、不确定的。如果能够根据信息,预测未来必然的变化,大概就是儒家传统所要求于知识分子的“才学识”中的“一识”吧。这是一种透视事物本质的高层次能力。拥有了它,我们就具有先知先觉的前瞻性,我们就可以作出一系列预备,成为明天的成功者。然而,预测事物的变化是非常困难的,因此,拥有这种高层次的人显得特别稀罕,非寻常人所能够具备。至于怎样才能预测,预测的过程是怎样的,则是很难说清楚的。至于预测的准确性与否,必须由事情的发展来检验。如刘备白帝城托孤之前,就对诸葛亮刻意提拔马谡不以为然。他明白地向诸葛亮提醒:“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丞相应由多方面详细地观察他才是。”[2]但是,诸葛亮总认为是年龄上的关系,所以不以为意。及到马谡街亭战败,乃不得不挥泪斩马谡,自贬官职三等,悔恨不已。 预测人事,个人的学识不同,正确性自然截然不同。在第十一章“平定汉中”里,由于连续快速调动,黄忠军团显得次序大乱。夏侯渊见状,以为敌军即将崩溃,乃带领少数亲卫部队猛追,想一举击杀黄忠,由于判断错误,夏侯渊与副将赵愚当场被杀,而五千亲卫部队几乎全军覆没。而对方法正在山上督阵。见夏侯渊孤军到达定军山,旗帜紊乱。军队忙 于调动,部署上漏洞百出,则认为时机成熟,便向刘备表示:“可击也。”刘备乃下令黄忠由上往下攻击夏侯渊的军团。夏军毫无准备,想不到敌军会突然反击,一下陷入混乱,呼天抢地各自逃生。益州军大胜。同样是对部队次序混乱的判断,结果荣辱不同,生死两隔。 除了对一些比较复杂的信息有见识能预测未来之外,人生的实际经验、学问对信息的判断也非常重要。如在二十一章 挥泪斩马谡 中,张郃仔细地对照画下来的地图和实际的情景后,不禁哈哈大笑:“马谡空有其名,必为我所擒矣。”果然,蜀汉大军全军投降,张郃在街亭大获全胜。 能预测人事的未来,使凡事都有所准备,一定可以克敌制胜。具有这种本领的人,也必是天才人物。如曹魏的大将曹真,能够在审视地图之后,判断诸葛亮既在祁山失利,下次北上,一定会选择陈仓为攻击目标,因此特别安排智勇双全、忠诚负责的家将郝昭,负责固守陈仓城。由于预测完全成功,直接导致诸葛亮第二次北伐无功而返。而最后一次北伐,两军相持于五丈原,由于曹魏方面的司马懿,根据诸葛亮的使节无意中提供的健康情况,判断诸葛孔明食少事繁,不可能再撑持太久。果然,蜀汉退兵,曹魏终于摆脱了相持不下的局面。虽不能战而胜之,也能从容不败。 预测人事的未来,是人们工作、事业决策、实践成功的保证,也是每一个人心往神驰的能力。因此,历史上曾经有过的“谋略”、“计策”,特别是《孙子兵法》等著作,基本上都是建立在这种先见之明的基础上。然而,未来的天空是黑暗的。模糊不清的。一般的凡庸俗流是无法预先了解这些天地间的奥秘,只有借助一些伟大天才乍现的智慧之光,人们才能一睹未来明明灭灭的轮廓,随即陷入黑暗之中。   规划未来 《三国演义》的未来性,更主要地体现在对未来的规划上。在这一点上,在第三章 三顾茅庐 隆中对策 里,表现得近乎完美。简直是上天惊人的杰作。   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3]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国,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於四海,总览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治;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帅益州之众以出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 诚如是,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3。   《隆中对》的未来规划,可以概括为占据荆益、守其天险,西和诸戎、南抚夷越,联吴制曹的三分天下大战略。“《隆中对》可以说是这对君臣,近似白日梦般地讨论薄雾浓云愁永昼公司中长程的发展规划。诸葛亮具有非常旺盛的企图心,他对情报的搜集和天下大势的分析相当完整而高明,并且最后能再以周详合理的企划头脑,提出了一套将“小公司”提升为“大企业”的具体实施步骤,难怪刘备要高兴得如鱼得水了。”[4]整个蜀汉的成长历史,几乎都是按照这个未来规划来进行的。历史的发展证明,这个未来的规划,是完全合适的。只是,刘备、孙权他们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一度兵戎相见,元气大伤。如果果真保留住荆州,那么第二次北伐或许结果不一样。即使是这样,蜀汉立国三分天下的局面已经完全成为现实。如果没有这个隆中的未来规划,天下英雄刘备或许只有去投奔苍悟太守,历史或许不是现在史书上写就的这种局面。 《隆中对》的主张,其实也不是诸葛亮独创。不过是刘备长年奔驰于北方,对荆襄、益州的情势比较陌生,听到这样的分析,较为惊服。但对于身处于荆襄一带的策略家来说,未来三足鼎立的格局基本是大家的共识。鲁肃初见孙权,甘宁投奔孙权等都道出了基本相同的策略。但是,无论怎样,三分天下的格局都是东汉末年最精美的未来国家的设计。因为诸葛亮他们能望穿万物的骗人的‘虚伪外观’,透察其核心,即辨别‘实质’与‘表面’的能力,它完全建立在对天下大势的准确预测上,具有先见之明。这样,《三国演义》的未来性就体现出:人类不仅仅能够预测未来的一些人事变化,而且能够设计、规划甚至制造出未来。   不可预测性 “凡是涉及事物或事件未来行为、状态或数量的推测,都属于预测学的研究范围。有不少预测成功的事例,推动了社会经济的进步,也促进了预测技术的发展,但也有不少预测失败的严重教训,发人深思。”[5]刘豹教授认为:“即使是最复杂的事件也多少可以预测或至少可以用这种不太准的预测为决策、规划、政策制订服务。”[6]并提出了一些预测不能保证精度时的防护措施。我认为,无论是怎样地搜集详细的信息,我们都不可能做到完全的全面;即使我们搜集到尽可能多的信息,我们也可能面对繁多的信息无所适从或者由于所在时代人类的认识能力不能透过表面的事实认清事实背后的本质。未来有不可预测的部分。未然,总是在没有来到之前,隐藏它神秘的面目。即使神机妙算如诸葛亮,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类在未来面前的巨大无知性。无论是什么原因,是信息资料不足或其质量有问题,亦或是偶然,还是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凭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般的对蜀汉王朝的忠贞,他对未来的预测,没有像麦克斯韦理论上的预半夜凉初透言那样,成为历史上完美的奇迹。他也未能预测刘备东征大败亏输,未能预测马谡会失街亭,不能预测孟达新城起义失败,不能预测关羽大意失荆洲。而假如诸葛孔明事先能将这一切都能预测的话,那么,诸葛孔明将是战无不胜的。也就是说,人既然是人,就具有人的自身局限性,不可能具有神的全知全能。就算人们能够预测未来的某些因素,甚至规划、制造出一部分未来,也总还有许多部分的未来的面目不可能提前呈现出来。 “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 ,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气象学家洛伦兹1963年提出的蝴蝶效应,可以用来形象地说明由于种种非线性的原因导致的未来的不可预测性与复杂性。而正是由于未来的复杂性与不可测性,也就为人类凡人的生存发展留下了奋斗争取的空间,让人们永远保留着对未来的新奇与兴趣。否则的话,一切历史都是由少数英雄悠然书写罢。 识时务者为俊杰。所谓“识时务”乃是对天下大势、走向具有前瞻性的准确判断。《三国演义》里,人们对当时关系国家民族命运的政治事件作出超前的判断,以便在天下汹汹的动荡时局面前,争取主动,趋吉避祸,把握未来。谁个能预测未来,谁个就能预先作出准备,谁个就能成为军事、政治生活的赢家。在《三国演义》、《三国志》里,未来不仅是能够预测的,而且是能够设计、规划、制造出来的。现在的谋划完全可以打造出未来全部的轮廓乃至许多因素。然而,未来总是由可预测的与不可预测的部分一起构成的。即使我们想尽千方百计,当未来降临之时,她仍然可能“像贼一样来临”,带着我们熟悉的面孔,又带着全然陌生的神秘表情。                             2007年8月22日星期三晚上9点半于石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理论 | Tagged | 1 Comment

青苹果乐园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世界背景下始论中华文化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1 Comment

只求青山绿,家家有柴烧。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人说有了陈寅恪 岭南再不是文化沙漠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 1 Comment

闪闪的红星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青春祭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