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7

读书:《消失的搭车客——美国都市传说及其意义》

《消失的搭车客——美国都市传说及其意义》[美]布鲁范德 著,李杨、王珏纯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         以前就不断听到的书名。借来三两下读完,故事精彩不由得读得快想得少。晚上都不太敢上厕所了:( “《消失的搭车客》以八章的篇幅概述了八大类都市传说及其诸多异文。例如,男友之死、死亡汽车、后座杀手、肯德鸡油炸鼠、聚会中的裸体主人,以及节油汽车等。” 前段时间刚看过电影《独自等待》,看到夏雨在李冰冰家脱衣服的那段几乎笑爆,读到“聚会中的裸体主人”才知道,原来这个段子并不新鲜啊。编导伍仕贤是美国人,很有可能把一个欧美流传非常广泛的都市传说借用到电影里头来。  以前可能会对“都市传说”能不能作为民俗体裁费思量。以前听万老师讲课把校园鬼故事归入民间文学研究范围也有所怀疑。但看了这本书后,就接受了把这样一类故事归入新民俗事象的看法。作者分析了当代都市传说和传统的民间故事在内容、结构、传播形式上一脉相承之处。至于这种都市传说流传了多少时间才够得上我们通常给民间文学定下的传承时间?管它的吧,去抠这一点,永远都不能对新民俗现象进行研究。     考察这些都市传说的发生、流布和变异本来就已经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了,如果能从当中透视出文化发展、社会心理、象征含义等等,则是更有趣也更有意义的事情。这本书做到了这一点,许多议题接下去还能生发出许多课题来。 在中国,相类似的都市传说也很多,“豆瓣”上有一个专门收集这类故事的网页,好玩:http://www.douban.com/group/urbanlegend/。此类研究好像还不多,曾经在青年论坛上看到“宜家”老师的校园故事等分析,和这个比较靠。张举文有篇关于《消失的搭车客》的书评,谈到中国这方面的情况和可能的新研究点:“目前在中国,有关汽车与高速公路的都市传说正在进入百姓的日常生活,‘民工’对都市与都市对农民的相互影响触及每家每户,几乎方方面面都处于传统与现代的激烈冲突中。但有关这些鲜活的民俗的搜集与分析还寥寥无几。”

Posted in 读书 | Leave a comment

上海大学第一批民俗学硕士生毕业了!!!

    2007年6月12日(星期二)下午,上海大学文学院2007届民俗学硕士生的答辩会在A楼602室举行,答辩委员会由来自复旦大学的郑土有老师、华东师范大学的田兆元老师、上海大学的耿敬老师、黄景春老师和王继洪老师组成,参加答辩的硕士生有郭然、明亮、罗未玮、赵楠、余瑶五位同学。     五位同学的硕士论文分别为:     郭然:《乡村过年的民俗娱乐——以山西省太原市杨家村为例》     明亮:《三峡地区嫘祖信仰文化及其复兴问题研究》     罗未玮:《上海地区的黄道婆信仰》     赵楠:《从江阴、诸暨两地赵氏家谱看清朝江浙地区的义田制度》     余瑶:《茶馆民俗与茶人生活——俗民视野中的成都茶馆》     经过学位申请人对文章的陈述、答辩委员会老师提问、申请人对问题的回答等环节后,本次参加答辩的学位委员会一致认为五位同学的硕士论文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符合硕士学位论文的要求,同意通过答辩并建议授予五位同学法学硕士学位。     上海大学第一批民俗学硕士生顺利毕业了!!! 答辩现场 答辩现场 郑土有老师 田兆元老师 screen.width-333) 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黄景春老师 screen.width-333) 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王继洪老师 screen.width-333) 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小虾米一角:两个答辩秘书 screen.width-333) 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宣读《答辩委员会决议书》 screen.width-333) 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读书:露丝·本尼迪克《文化模式》 [原]

[美]露丝·本尼迪克《文化模式》,何锡章、黄欢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87年。 1934年出版的《文化模式》,主要运用文化比较的方法,分析了三个民族的生活、经济、政治、社会交往等领域的各种习俗,阐释其文化整合和文化相对主义主张。在这本书中,风俗研究被作为切入一种文化、一个社会最便捷有效的手段,或者说风俗是文化社会的要素这一点得到了强调,这或许是民俗学专业学生需要读它的首要原因。 这里,我又再次认识了一下民俗学和文化人类学的关系:民俗学的研究对象属于文化人类学的一部分。《概论》里讲:“文化人类学关注人类一切文化现象,侧重于从整体上对人类文化的起源、成长、变迁以及文化的类型、结构、机能进行研究,这与民俗学只注重研究民间文化传承,是不尽相同的。” 本尼迪克所说的文化模式,我觉得就是文化的样子。她认为文化模式并不是脱离个人存在的,人类行为方式有多种多样的可能,一个部族和一种文化只能根据自身的社会价值取向选择其中一部分。行为方式的包括仪式、舞蹈、药酒等行为,对待财产、青春期、婚姻、死亡的态度,进一步说就是对待经济、政治、社会交往等方面的习俗,并逐渐演变成为一个部族的文化模式。她从宗教、礼仪、经济交换、观念等方面分别考察了三个部落的文化,概括出三种不同的文化模式:“阿波罗型”(即日神型)的祖尼印第安人,中庸,凡事都不过分,有节制,以服从为美德;“妄想狂型” 的多布人,人际关系多疑,充满仇恨和敌意;“夸大狂型”的夸库特尔人,自夸自大,嘲笑别人,好强争胜。她总结到,社会的本质通过评价而使个体行为趋与同化,协调各种冲突因素,从而整合出文化形态,而个体在文化整合过程中适应或不适应的反应都很正常,对待异质的个人应该采取宽容的态度。 第二章“文化的差异”谈到文化差异主要是文化特质复杂交织的结果,传统制度的最终形式取决于文化特质与不同经验领域的其他种种特质的交融方式。这里想到以前看到的一本关于城市拾荒人群相片的书。贵州山区的苗族妇女,大规模地涌入贵阳拾荒。她们从事着城里人、汉族人都不愿意干的最脏最累的工作,记得书中称她们是坚韧勤劳的人。这里可以看到隐含的一种汉族人认定的汉族与苗族的文化差异:苗族比汉族更加吃苦耐劳。若假设这就是苗族的文化特质之一,近年来贵州苗族所形成的到贵阳拾荒的习俗,也是这种特质与经济社会等领域的特质交融的结果。社会保障制度的城乡差异、地区经济贫富悬殊等诸种原因加上苗族人吃苦耐劳的特点,导致苗人拾荒大军的形成。(也许这一例子不合适,因为短暂的拾荒经历并不成为民族风俗。) 第七章“社会的本质”提到“文化区域概念”,本尼迪克说:“确切地说,这种‘概念’是没有的,当特质按地理自我组合时,它们就必须从地理角度给予处理。当它们不是按地理自我组合时,制定一种至多不过是从松散的经验范畴中抽出来的原则也没有意义。”想到生活中常被人提到的中国某个区域人的性格特质问题,这是我通常怀疑的。人们常说,东北人豪爽大方,江南人精致细腻,四川人怎么怎么样,哪里人如何如何,谁谁是典型的哪里人。个体选择的行为方式,多大程度上受团体文化模式的影响,多大程度上受个人心理动机和所处具体情境的影响?我觉得这常常就是从松散经验中抽出的原则,不具有地域特征。各地人行事方式其实多半遵守的是中国人的规则,现下文化的普及和现代化的交流方式已经消磨了地域特质,豪爽不为东北人独有,温婉也不是江南女子的密宝。都说北京人自大,上海人排外,但就自我感觉,有这样特征的人不多,到是地方的制度具有这些特点,并导致了外地人的恶劣感受,但在这里制度应该排除在文化讨论的范围外。会产生这种文化区域概念的原因非常复杂,比如对河南人的看法,就有媒体舆佳节又重阳论和谣言传播等多方面的因素作用,实际上并不是地域人格特质使然。 本尼迪克着眼从整体把握文化,文化模式是各种文化特质结构作用的结果,但这些文化特质按照怎样的机制发生作用,这不是作者关注所在。而这一点恰巧是她批判的功能主义可以弥补的,两种研究可以互为补充。她研究的是社会状况同质性高、与外界交流少的部族,对文化复杂的社会怎样来进行文化整合的研究,可操作性似乎较弱。

Posted in 读书 | Leave a comment

“海派文化与城市综合竞争力——第六届海派文化学术研讨会”综述

当今社会城市综合竞争力的主导因素已经发生变化,文化竞争力在城市综合竞争力构成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海派文化以其海纳百川、兼容并蓄、博采众长、追求卓越的特有活力和精神,以发展过程中不断扩大的国际影响力,将会与时俱进地为上海培育城市精神。为了使海派文化更好地在上海城市综合竞争力的提升中发挥作用,上海大学海派文化研究中心、上海青浦区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上海市档案馆联合主办召开了“海派文化与城市综合竞争力——第六届海派文化学术研讨会”。本次会议于2007年6月2日上午九时在位于中山东二路的上海市档案馆外滩新馆举行,汇集了海派文化研究的著名学者,以研究海派文化、服务上海建设为宗旨,致力于整合研究力量,推动海派文化研究不断向专业化、系统化方向健康发展,进而推进上海社会的全面进步。 上海大学党委副书记忻平教授主持了开帘卷西风幕式,上海市档案局局帘卷西风长、上海市档案馆馆长吴辰先生致开帘卷西风幕辞。吴先生讲道,上海大学海派文化中心自2002年6月成立至今,以每年一度的学术研讨会为平台,集中社会各界专家学者的智慧和力量,对海派文化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的深入研究,对海派文化的内涵和审美性进行重新认识和把握,拓展出海派文化研究的新境界,取得了许多可喜的成果。吴先生还说到,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海派文化的研究越来越丰富厚实和富有新意,也为越来越多的人士所认识和关注,这是为上海城市文化建设和城市发展所做的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开帘卷西风幕式结束后,上海市海上书画院院长、著名书画家朱鹏高先生向吴辰先生赠送其书画作品。 一、海派文化的历史研究 “海派文化”是伴随着上海近代化、国际化的步伐而逐步形成的,史上的海派文化是怎样的形态?本次研讨会的几位专家从历史学的角度进行了探讨。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主任、编辑王琪森先生作了《老上海,不仅仅是风花雪月——近代史视野中的城市评述理念》的主题发言。王先生指出,客观评述而深入追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历史的底蕴内涵、城市的精神凤骨,正是一座城市文明渊俶和精神本质的重新确认和价值再现,也是现代史视野中的城市社会学研究的新课题。王琪森先生从三个方面展开论述:第一,上海东西交汇、兼收并蓄、开拓创新的城市主体精神,使上海具有精神取向上的先进性和文化观念上的前卫性,也即突出了上海的三种优势,都市经济发展优势、都市文化中心优势和都市社会意识优势。上海的城市凤骨和气度是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形成的,是上海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现代城市所必备的精神内核和文化基因,从而使上海突破了内陆文化圈的封闭及滞后,以其新兴而勃发的都市文化展示出强劲的发展势态。这是上海的“开城之本”。第二,高度的物质文明化和精神主体化是上海的“兴城之根”。第三,宽广的世界意识和国际心态是上海的“立城之基”。从这几个方面的论述,王琪森先生还原了一个历史上真实的上海形象。 上海市档案馆期刊编辑部副编审樊琳先生作了《口述史:讲述的城市记忆》的文章。樊先生认为,口述史是历史和档案之外的“第三者”,但又是密不可分的参与者,具有人事记载平民化、史事记载细节化、史料载体多样化等特性,口述史注重细节,有“拾遗”和“补缺”的功能。研究上海的口述史可以找寻历史上的城市记忆,是对海派文化进行历史溯源的必要途径。上海大学文学院档案学系的潘玉民教授也从档案学的角度论述了口述档案资源建设与城市记忆传承的关系。潘先生指出,口述档案是城市记忆的一种,加强口述档案资源的建设对抢救人类社会记忆和文化遗产是非常必要的。口述档案对于保护、发掘传承城市记忆,传播、深化、共享城市文化,提高城市综合竞争力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上海市档案局期刊编辑部主任、《档案春秋》常务副主编姜龙飞先生的文章是《上海开埠与海派文化之滥觞》,认为海派文化的滥觞期当在上海开埠之初。姜先生论述道,海派文化的根系,扎根在上海开埠时的历史场景中。开埠之初的上海,不仅是中国内地移民的汇聚之地,而且是异国官绅、商人、失意者和流氓、海盗、人口贩子的乐园。当时的上海是压抑并愤懑着的,是痛苦并扭曲着的,是震荡并畸形着的,是筛选着的……上海社会的斑驳与杂陈,孕育出刚刚肇始的海派文化。上海市档案馆研究馆员杨天亮讨论了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海派文化。杨先生认为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的政治环境相对稳定,经济持续发展。与之相适应,海派文化呈现出多元并存、百花齐放的局面,出版报刊、广播、体育、卫生、游艺、戏剧、电影等各个文化领域都很繁荣兴旺。顾绣研究专家鲁克龄先生谈到,上海从1291年成为一级地方行政区域始,几乎所有的古代和近代的历史、文化、经济和艺术都基本发生在上海的古城厢内,所以,上海古城厢是上海文化之根、海派文化之源。鲁先生还为大家介绍了上海丰富多彩的文化艺术形式,包括露香园顾绣、江南丝竹、海派京剧、海派书画等方面。 二、海派文化的个案研究 海派文化的表现形式是多样的,体现在游艺、戏剧、建筑、语言、文学等各个领域中。上海市青浦区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局帘卷西风长曹伟明研究员作了《论崧泽文化力的发掘与综合竞争力的集聚——海纳百川中的“绿色青浦”和“文化上海”建设》的主题发言,以青浦区的崧泽文化为个案阐发对海派文化的探讨。曹先生首先说道,上海的社会发展、经济建设,关键在于文化建设,而上海的现代化推进,必须倡导的是上海本土的崧泽文化的传统继承和当今海派文化的理念创新。曹先生认为崧泽文化是海派文化的源头,应该从文物考古中去解读上海的历史,而且要以文化创新的精神,促进崧泽文化的现代转型,创造出现代的“海派文化”。此外,还要重视挖掘海派文化与崧泽文化之间的内在关系,寻根溯源,协调上海城市兴起和繁荣过程中文脉、水脉、绿脉的和谐统一。最后,曹先生总结道,我们要进一步发掘崧泽文化的原创力,提高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的综合竞争力,进行新的文化重构,早就海纳百川且具有灵气、大气、文气等富有原动力的新海派文化,促进“绿色青浦”、“文化上海”的发展。 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主任兼创作中心主任、上海戏曲学会副会长陆军教授以松江近期的小戏、小品创作为个案探讨了海派戏剧。陆军先生指出,松江是沪剧的发源地之一,早在乾隆年间,已有“花鼓戏”在松江流传,而“花鼓戏”正是沪地的渊源之一。陆军先生介绍了松江小戏、小品创作的题材和艺术风格,并对新时期诞生的作品提出批评。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戴翊研究员向研讨会提交了《与时俱进的上海文艺创作》的文章,认为在向现代化进军的伟大时代,上海的艺术家应关注现实,不回避影响国计民生的重大矛盾与裂变,要有与时俱进的创作精神。此外,上海的文艺创作要呼唤精神的超越和人生的健全,艺术家要把关照的目光对准变动的、现实的人生。 在海派文学方面,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杨扬先生作了《影响海派文学发展的五个因素》的主题发言。杨先生认为,海派文学在发展过程中,有几方面的影响因素应该受到特别重视,分别是城市、租界、传媒、意识形态和性别。没有现代化的上海城市,就不会诞生海派文学,城市一方面体现了现代条件下中国文学发展的新模式新途径,另一方面也赋予文学以新的品格和新面貌。租界为海派文学的影响体现在两个方面:租界使世界性的文学因素深入海派文学;租界为海派文学建构了新的文学空间。传媒是对中国近现代文学发展产生过最直接影响的因素,而海派文学就是在传媒发展的基础上生长发育的。20世纪的意识形态使海派文学表现出组织性、强势性和有效性,也是中国文学现代性的具体体现。最后,杨先生指出,性别意识对海派文学的影响,是海派文学发展中最具生色的一面。上海是中国近代以来,女性意识的发源地和女性社会化程度最高的地区,所以,海派文学中始终都有女性的声音和女性的空间,这些女性的声音是20世纪中国文学中最为独特的,也成为我们判断中国文学史进展的一个方面、一种尺度。中国福利会儿童时代社副总编辑、《哈哈画报》杂志社副社长兼执行主编朱少伟先生对海派散文的兴盛与特色作出探讨,以海派散文为个案理解海派文化。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陈劲松教授论述了海派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及传承之间的关系。在建设海派文化的过程中,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力量是不可低估的,应当把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上海为平台加以展示,以进一步丰富海派文化的内涵;海派文化的内核中,也应当有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意识。陈教授还特别强调,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与发扬,民间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 三、海派文化与世博会的关系探讨 2010年举行的上海世博会将是探讨人类城市生活的盛会,将成为人类文明的一次精彩对话;“海派文化”既保留了东方传统文化和近现代文化的因子,也融入了外来文化的成份,且对外来文化善于接受利用,海派文化这种博采众长、兼容并蓄的文化品格,使上海具有非常强的亲和力和兼容度。因此,海派文化对很好地体现世博会的主题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而世博会的举办也将对海派文化建设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海派文化与世博会的关系是本次研讨会与会专家讨论的热点话题,上海世博局副局帘卷西风长黄耀诚先生作了《世博会——一道国际文化大餐》的主题发言。首先,黄耀诚先生谈到,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以及五大副主题“城市多元文化的融合、城市经济的繁荣、 城市科技的创新、城市社区的重塑、城市和乡村的互动”都突出了“和谐城市”的理念,而“和谐城市”主要体现为多元文化的和谐共存、经济的和谐发展、科技时代的和谐生活、社区细胞的和谐运作,以及城市和乡村的和谐互动。因此,世博会的主题演绎突出了海派文化的内涵。其次,世博文化的基点和核心是创新和融合,而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正一曲以“创新”和“融合”为主旋律的交响乐,这与海派文化与时俱进、勇于创新、敢于人先的文化品格正好契合。最后,黄耀诚先生总结道,世博会是上海城市竞争力的显现,而城市竞争力是来自于文化的积淀,海派文化肩负着这一历史使命。 上海市静安区委常委、统莫道不消魂战部部长、政协副主人比黄花瘦席李关德先生向研讨会提交了《海派文化与上海世博会》的文章。在文中,李关德先生从海派文化对上海城市文化的构建方面论述了与世博会的关系。第一,海派文化传承中国传统人文精神的核心——“和谐”,增强了上海城市文化的认同感。上海就像一个巨大的蓄水池,对不同的外来文化兼收并蓄,在这里几乎任何一种文化稍经改造都可以畅通无阻,任何新来的或外来的事物总能找到它立足的一席之地。海派文化海纳百川,营造着和谐的文化生态环境。第二,海派文化主张中国民族文化的价值取向——“和而不同”,增强了上海城市文化的亲和力。中华文化中“和而不同”的思想,在肯定事物多样性的前提下,主张以宽阔的胸襟、海纳百川的气概,包容不同的见解,即求同存异。海派文化与这一思想是一脉相承的,在承认不同文化差异的前提下,与异文化不断交流、互相补充,丰富和繁荣了上海的城市文化。第三,海派文化弘扬城市移民文化的精髓——“开拓”,增强了上海城市文化的综合竞争力。李关德先生指出,海派文化是上海这个移民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大都会的产物,这种新的文化组合的机制,不仅使上海成了一座具有“魔法”的文化大熔炉和强大的磁力场,也应当成为海派文化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和谐”、“和而不同”、“开拓”等海派文化精神都应在世博会上彰显出来,世博会也会促进海派文化精神的提升。 四、从宏观视角讨论海派文化与上海城市竞争力的关系 “海派文化与城市综合竞争力”是本次海派文化研讨会的主题,与会的不少专家从宏观的视角论述了这一论题。上海市档案馆编研部主任邢建榕研究员作了《海派文化中的科学精神——以中国科学社的通俗科学演讲为例》的主题发言。邢建榕先生指出,上海人向有崇尚科学的传统,更喜欢“看得见、摸的着”的科学,崇尚科学、喜欢科学是海派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城市综合竞争力得以形成的重要因素。接下来,邢先生以中国科学社的通俗科学演讲为例探讨了海派文化蕴涵的科学精神。上海市档案馆研究馆员马长林在主题报告中讨论了海派文化与城市“软实力”的关系。马先生说道,近年来,上海的城市建设突飞猛进,上海城市的硬件设施同国际上一些大都市的差距正在缩小,在有些方面甚至已经超过他们。但是,在城市的“软实力”方面,上海还有着明显的差距。城市的“软实力”包括哪些方面呢?马先生认为,城市的“软实力”反应和渗透于城市的日常生活中,包括城市管理、城市公共道德、城市居民群体素质、城市人的行为规范,以及城市人的个性人比黄花瘦爱好,生活情趣等。海派文化是近代以来上海城市文化发展的沉淀和结晶,同城市的“软实力”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海派文化包括“创新”、“讲诚信”、“讲门面”、“精致”、“追求时尚”等品格和元素,这些元素和品格从不同程度反映着上海城市的“软实力”,甚至可以成为构成当代上海城市“软实力”的基本要素。 一个城市综合竞争力的提升,需要以和谐的社会文化为基础,上海大学文学院社会学系主任、上海社会学会会长邓伟志教授在主题发言中讨论了海派文化与和谐文化的关系。邓教授指出,和谐文化要求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在矛盾中统一。而海派文化恰好熔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为一炉的。海派文化在构建城市和谐文化方面起到关键作用。原中宣部副部长、全国政协文史委员会副主任龚心瀚先生认为,新时期海派文化是上海的终极竞争力。龚先生分析道,新时期海派文化的特征为:植根于中华文化的沃土,继承并发扬了包括吴越文化在内的中华文化的精华;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在更广阔的视野中借鉴、吸收和消化世界各国的文明成果;与改革开放时期上海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现实相适应。因此,新时期的海派文化具有强大的竞争力和旺盛的生命力,新时期海派文化在继承中创新,在创新中提高,是上海城市综合竞争力的智库,海派文化是核心的竞争力。上海市作家协会一级作家沈善增先生也认为海派文化是上海城市综合竞争力的主力,沈先生从三个方面论述了这一观点:第一,从历史来看,海派文化使上海在中国现代城市中脱颖而出;第二,从时代北京来看,海派文化有更大的用武之地;第三,从上海人对海派文化的认识来看,海派文化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此,海派文化当之无愧地成为上海城市综合竞争力的主力。上海市档案局期刊编辑部编辑姚玲发出了“弘扬海派文化,提升城市综合竞争力”的呼吁,姚玲认为,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和本质特征,提高城市综合竞争力不可或缺的因素,上海城市精神的培育和城市形象的树立都离不开文化建设,海派文化应该得到弘扬,使其在提升上海城市综合竞争力中发挥作用。 另外,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人比黄花瘦席、诗人赵丽宏先生作了《在我的书房怀想上海》的主题发言,赵先生以散文体的叙事方式抒发了他对上海的情怀。上海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姚全兴先生论述了“上海城市生态化的审美关照”;上海大学历史系张童心教授以马桥文化为中心从考古学的角度论述了海派文化;上海市档案馆研究馆员朱国明先生讨论了“都市海派文化进程中的乡镇遗憾”;复旦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留学生校友会副会长、日本籍学者平井常雄将日本福冈的“产业观光”和上海的工业旅游作出比较;上海大学文学院党委副书记余洋老师论述了“海派文化研究中的功能主义与精英主义取向”;上海市档案馆研究馆员黎霞论述了承继海派文化优秀遗产与发展上海博物馆业的关系。在海派文化的个案研究方面,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钱乃荣先生以连环画为例,认为连环画是海派文化创新的典范,上海连环画的内容和形式反映了海派文化的方方面面。上海市作家协会的褚半农先生以上海西南方言进行个案研究,认为西南方言是研究上海闲话及吴语的资料库,而上海话作为“海派语言”是海派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了海派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在李伦新教授、李关德教授等专家学者的倡议下,从2006年第五届海派文化研讨会开始,设立了青年论坛,邀请青年学者参与到海派文化的学术研讨中来。本次研讨会的青年论坛在6月2日下午两时进行,九名青年学者作了主题发言,他们从各自的专业出发对海派文化进行了多方面的阐述和探讨。发言完毕后,上海大学海派文化研究中心秘书长王蔚教授对青年学者的发言作出细致深刻的点评。下午四时,第六届海派文化研讨会在热烈的学术气氛中落下帷幕。海派文化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海派文化的研究将向纵深方向发展。 历届海派文化研讨会论文集(主要由上海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第四届的论文集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发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6/yiqianyouyou,20070604115125.jpg[/img]

Posted in 信息 | 2 Comments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征稿启事

征稿启事 封面与学院风光

Posted in 信息 | Leave a comment

湖北民族学院民族学学科介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5/suntree2005,200706048114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5/suntree2005,2007060481225.jpg[/img] 湖北民院民族学专业以南方民族文化研究为特色,成果显著,人才辈出,欢迎报考!

Posted in 信息 | Leave a comment

中国不如美国日本重视历史文物

中国大学没有公共历史课,中学考大学只有一些人选择历史。5000的历史其实只是埋在书本里的东西,跟没有差不多。高校对于文化遗产日是淡漠的,这很令人吃惊。估计过些年,历史知识都会是中国的濒危遗产了。一位学者写下了这些: http://book.qq.com/a/20070601/000003_3.htm        美国很重视对公众的历史教育,比我们重视多了。美国有两个频道:历史频道和传记频道。        它们每年赔钱,也很少有广告,每天不停播出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专题片。 作为一个外国人,我很喜欢看这个电视台,大概美国人也爱看吧。我们没有这样的电视台。我们的《百家讲坛》?其一,它不是政府努力做的;其二,它只是一个节目。历史频道和传记频道可是专门的历史教育频道,一天播到晚。 美国历史不长,两百多年。但史迹遍布全国:破门、残瓦、独立战争打响第一枪的地方、开枪人的房子、战报传递路线;高楼大厦之下,一幢矮小的白房子,人们会告诉你,那是当时议会的遗址。波士顿有一个著名的游览线,游览一遍,佛如置身事发当场,游者从孩子到老人,这岂不是一种最好的历史教育! 我们呢,我敢说,我们没有美国保存的多。 表面看来,我们从小学到高中,都在教历史。似乎比美国人还重视历史。但那不是历史,那是统一思想,统一认识。我们整天呼叫要日本为二战赔礼道歉,我就愤怒,如果当时我们把日本在中国犯下的累累罪行的遗址都保护好,南京 ** 的万人坑,淞沪会战被炸损的民房, ** 女遭到虐佳节又重阳待的集中营……铁证如山,日本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再看看日本人,他们把那些生了锈的大炮,哪怕一块破瓦、一扇破门都保存得好好的,让它们告诉孩子们,这就是他们遭侵略的证据。

Posted in 时评 | 2 Comments

田兆元教授“东方民文苑”民俗学讲座

今天下午华东师范大学田兆元教授在杨浦区国和路市光四村殷行街道党员服务中心给“东方民文苑”沙龙成员进行了一场精彩的民俗学讲座。 “东方民文苑”成立于2000年,是一个民间文艺沙龙组织,由上海一些热心于民间文化的老人发起创办,定期聚在一起交谈、评报、颂诗、作画、唱歌,邀请本市的一些学者、专家、教授、作家前来讲课,拥有一份半月刊报纸《东方民文》。 今天是“东方民文苑”邀请田兆元先生对会员们做的一次民俗学基本知识的普及讲座。田先生首先针对老年听众讲解了当下的一些民间文化现象:老年人重新承担传递文化的责任,老年人与孙辈的沟通是真正的口耳相传的民俗传承方式;文化建设成为地方官新的政绩考察指标;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民众民俗生活的关系。接着田先生就民俗的内容和特点进行四个方面的具体阐述:一、民俗的历史性。民俗的时间范围是至少传承一代,民俗不是自己创造的,而是一定要经过学习的。对传统民俗的态度应该是:创新不废前。民俗保护的意义在于提供文化资源供未来的人们选择借鉴。二、民俗的审美性。民俗是雅致的文化,是美的生活方式。三、民俗的地域性。民俗是特定的族群、地域的产物。以行业禁忌、冬至节上海节俗加以说明。四、民俗构建生活规则的特性。民俗构建社会规则,带来愉悦。最后,田先生还就现代化和民俗传统的关系进行了阐发:现代化不是以粉碎传统为目的的,现代化和传统可以和谐同存。 了解了《东方民文》的创办过程和老人的经历,令人感慨万分: 老骥尚在伏枥,吾辈岂是蓬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1/penglai59,20070601212746.jpg[/img] 田兆元先生一杯清茶,笑谈民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1/penglai59,20070601212823.jpg[/img] 《东方民文》报影。由沙龙成员自筹资金,寻找单位协办,发表各类题材的作品(故事、传说、寓言、散文、评论等);各种诗歌(民歌、儿歌、童谣、格律诗、新诗等),民间文艺作品(漫画、版画、剪纸、篆刻、国画、书法、图片等)。2000年创办,目前出刊105期,每月出两期,每期2000份,用它来进行赠阅交流,邮寄到全国每个省市自治区的民间文艺家协会;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市、区、县、站;上海市的每个文化馆;杨浦区的局级单位,每个街道;癌症协会;残联会;老龄委;协办单位;作者与读者等。拥有两个市级网站:http://xz.netsh.com/eden/bbs/809302/;http://www.canjiren.org/bbscate.php?fid-273.html。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1/penglai59,20070601213135.jpg[/img] 主编李鸿庆先生,浙江上虞人,是个富有传奇色彩的老人。只读过4年小学,靠自学成才,自上个世纪50年代起, 其文和画在《团结报》、《香港文汇报》、《解放日报》等30多家报刊上发表。退休16年来,一共主编和协办过内部交流的“九报一刊”,是一位草根艺术执着的追求者。1997年以来,他先后出过三次车祸,左右脚均遭骨折,后又被诊断出患有恶性升结肠癌,大、小肠被切除1公尺,就在这双脚不能动弹,而又大病未癒的情况下,他还念念不忘办报,一心想着文友,于是,他就通过打电话继续办报。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如能延年益寿,就要多做一些有益于社会的事情。”《东方民文》是他一手办起来的:跑遍杨浦区的各个街道、工厂、机关、学校,寻找赞助单位,进行洽谈;组织爱好写作、绘画、摄影、书法、声乐的人才投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1/penglai59,20070601213152.jpg[/img] 认真听讲的“东方民文苑”成员。这些老人里藏龙卧虎啊!今年“东方民文苑”五周年庆典之际,沙龙成员编辑了《诗情画意在民间》诗画集。沙龙成员都学有所成,出了一本又一本的诗文集。原铁路报资深记者吴晏,出版了《风雨人生路》一书;老诗人路鸿相继出了《江鹭》、《水墨江南》两本诗集;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王鸿勋先后出版了《灯下随笔》、《长治久安》、《文海浪沐》三本杂文集;儿歌作家王成荣新近又出版了《掌心上的诗》、《娃娃嘴里的歌》;唐明我老人出版了《夕阳短笛》、《夕阳又辉》两本诗文集;离休干部邓越南也出了本《夕阳再辉》;刘鉴义又出了本《夕阳余辉》;钱桂华、郑自华分别出了《饮食文化》、《一路相伴》两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王善鸿出版了《废物》、《玩自己》两本文集;贝自强出了一本《春天的梦》;胡鹏南出了本《朦胧斋随笔》;市民协会员张春熹出了一本民间诗歌集;上海通俗文艺家协会会员蒋荣贵出版了一本《无眠的诗情》的诗集;等等。

Posted in 民艺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