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6

千年之恋(我的闵行博物馆之行)----民俗创作

千年之恋(我的闵行博物馆之行) abcde67890 19:04 PM 几十年前,我随我的主人征讨青海一部落,因水土不服,兵士多病倒,我军惨败而归。我因重伤被俘,夜晚被绑在树上,我等候着被杀吃掉或成为祭品——被人把脑袋砍下并穿几个洞洞挂在树上。好在这些我已常看不怪,便不再害怕。他们刚刚宣布要在夜半杀我。 今天的月亮可真亮,照得树干像鬼一样 ,树丛间不时有小动物穿过。“唉,明年的今日就是我的祭日,我是不怕的,因为我是王的军人,只可惜我还没有......”想到这,不仅伤感起来,“再过三天就到四月十七了,那时我就二十一了。” 夜的哀伤传来阵阵埙的声音,让我侧耳,无奈于被捆在树上。声音越来越近。“你叫什么名字 ?”我抬起头来看了看,原来是一位姑娘,反正快死了,有人陪我聊聊,也不错,“我叫陶”。“你是半坡王的士兵吧。上次我哥被你们捉去,便再也没回来”,说着不由呜咽起来。看来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必死无疑了,看了看天上的月 亮,再见吧。“你有妹妹吗?”她问。“有一个,噢,她也会吹埙”,我答到。我只知道她叨咕着什么,是什么却没听清。 “我放你走”,说着她伸手解开我身上的藤条。我一愣,什么都没说,转身就开跑。我拧了拧耳朵,发现不是梦。 我没命地奔跑着,像我的祖先从亘古的蛮荒中一路跑来那样,疯狂而害怕,恐惧而兴奋。耳边不时传来虚幻的追逐声,当身体碰到草或树枝所发出的声音更让我恐惧不已。月亮到了中央,又开始往下滑。忽然四周突突地闪着众多火把,接着便是捕杀猎物的呜呜声,我更加没命地跑。当太阳露出第一缕微笑时,上天保佑我,我跑到了河边。但形势也不乐观,因为他们只在不远处,我用吃奶的劲将一棵倒在地上的枯树拽起,抛向河中,接着我坐在那巨大的树干上,随着河水向下游漂去。河水急而深,他们眼巴巴地手拿着棍棒看着我,因为地面上没有第二根枯树了。他们也不甘心,向我抛了好多大石子,可惜都被我躲过去了。我在木头上想,我真命大,今年我二十一,明年我二十二,后年我二十三......嘻嘻。我只记得太阳升了又落,落了又升,我沿着河流回到了半坡。 三年后,我家主人与青海的那个部落联合起来夹击半山部落,部落之间的征战与联盟是常有的,联军大胜。为了巩固新建立的友谊,主人叫我去那里制陶,因为我深得父亲真传,是半坡最著名的陶工。 我来到了柳湾,柳湾是他们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族长老爷子看我年纪也不小了,要给我找一个妻子,我欣然同意。“那你要娶什么样的?”“要会吹埙”,我回答说。“彩,你过来,给这位客人吹一段”只见一个女子手持埙走出来。不一会儿,埙声婉转而悠长地传出。族长说:“唉,这孩子,在她哥死后就没吹过第二首曲子。不谈了,过去的 就让它过去吧,我们没有能力改变过去,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现在。彩,你说对不对。”“是,爹爹。三年之前,树林之中,是不是你呀?”她对我说。我笑了笑点头算作回答了。“爹,他就是我放走的那人,就因这还遭您一顿大骂。”“缘分呐”,卜筮者用龟骨一算。 于是,我们成了夫妻。 因为这里比我家乡冷,彩便为我做衣服,于是我为她磨制了取自牦牛胛骨的骨针;因为她喜欢吃面,于是我又为她磨制了一把骨叉;因为她为我酿了许多用小米造的酒,于是我制作了大大的陶罐;因为她喜欢看鸟的飞翔,蛙的鸣叫,鱼的游弋,所以我把它们都画在了上面;因为她叫彩,所以我在陶上绘上了彩,妻叫它们彩陶。我喜欢做陶的时候听她吹埙,也喜欢在她吹埙的时候做陶。就这样云卷云舒,花开花落,五年过去了。 忽然有一天她在吹埙时,摔倒了,那我为她做的埙也轱辘到很远很远。我急忙放下手中刚刚成形的陶土,扶她起来,我发现她手臂很热,我摸了摸她额头,都有些烫手。在我抱着她向卜筮者家跑时,她对我说:“千年之后,寻遍千山万水人海茫茫,你我再相见。今生.......无憾矣。” 我记得那天下着小雨,我一个人抱着她走着。 后来我每年都为她造几只彩陶,加上在一起的五年所造的五个白陶,一共七十二个。 后来我不知不觉地也学会了吹埙。我常对自己说:“陶,彩很想你,真的。”我分不清我是陶还是彩。 后来,十几年后,我也死了。 千年之后,又是一个雨季,我去了闵行博物馆,想了这故事。 06中文一班赵鑫10060110134 来自http://dubook.blogcn.com

Posted in 诗文 | 4 Comments

谜语-打一国际组织

两耳听闻关外音, 一人一口传佳音, 四周围墙围得紧, 内装紫玉与金银.

Posted in 信息 | 7 Comments

谜语-打一字

您放心无人猜中

Posted in 信息 | Leave a comment

体验远古文明,感受史前气息 [原] [原]

体验远古文明,感受史前气息 [原] [原] 06级中文系(1)班 唐丽 10060110108 参观柳湾彩陶,是一次偶然;观后有所收获,是一份意外。 --题记 青海是一片神奇的高原净土,位于中国西北,青藏高原的东北部。历经了沧海桑田的巨变,孕育了中华文明母亲河--长江,黄河,哺育了悠悠五千年的彩陶文明,成为中华远古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柳湾彩陶是青海史前文明中的一支奇葩,充分展示了我国彩陶文化鼎盛时期的艺术风貌,囊括了马家窑文化的半山类型,马厂类型,齐家文化和辛店文化,成为新石器时代至青铜时代先民繁衍生息的历史见证。柳湾也是中国乃至世界上出土彩陶自多的地方,被誉为“彩陶王国”。整个彩陶展分为五大主题: 一.三江之源,文明起源(随葬品,远古先民丰富的物质生活) 粟,古称“禾”,“稷”,“谷”,去壳后叫小米,是各种粮食中最优秀的品种。史书记载:“稷者,五谷之长也”。谷子下种秋收,生长期短且耐旱,适合北方气候条件。时至今日,仍是旱地农业的当家品种。 在随葬品中有骨针,骨勺,骨叉,石臼,石锛,石斧等,从中可以窥见远古先民的生活形态。 二.千古遗物,惊世发现 柳湾墓地,位于青海省东部,1974-1985年进行考古发掘是迄今为止我国考古发掘规模最大的一处史前时期的氏族公共墓地,其延续时间之长,出土文物之丰富,展现了先民发达的生活水平与高超的艺术创造力,对研究甘青地区史前文化内涵,文化序列及其相互关系,对探讨阶半夜凉初透级的起源及当时的社会形态,经济生活与埋葬习俗等问题都提供了非常宝贵的实物资料.柳湾墓群的各式墓葬,是远古先民的生前憧憬在冥冥世界中反映. “小儿冢”--瓮棺葬之谜 瓮棺是专门埋葬小孩的器具,一般把夭折的小孩埋在自己住房的附近,可能是为了思念,瓮棺的圆孔是灵魂出入的通道,这是原始宗教信仰的表现。 “穿孔”头颅之谜 在柳湾出土的古人类遗骸中,发现穿孔的头颅,究竟是数千年前的开颅手术?还是使其灵魂出窍?种种猜测有待人们的探究...... 三.彩陶海洋,人类遗迹 彩陶是新石器时代原始先民使用的生活用具,它把土的凝重和火的热情凝为一体,蕴含着无比丰富的想象。青海彩陶是史前先民繁衍生息的历史见证,是审美意识的标志性器物,也是青海文化中最古老的一盏历史明灯,闪烁着中国西部远古文化的灵魂,记载人类沧桑巨变,是一首无声的乐曲。 四.图腾崇拜,众说纷纭 彩陶上的“万”字,具有神秘的意义。它是远古人类普遍使用的神秘符号,由十字架演变过来,最初人们将它看成太阳或火的象征,以后普遍将其作为吉祥的标志,唐代时,武则天将此定为“万”字。佛教中右旋为吉祥如意,坚不可摧等。万字符号是传统吉祥观念的艺术体现,使人们对幸福安宁的美好憧憬。 裸体人像彩陶壶 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时代最早,最完整的全身裸体塑像。 焦点:性别问题 1。男性说:是马厂时期进入父系氏族社会后男性崇拜的象征 2。女性说:是原始社会人们祈求丰收和人口增殖的一种巫术道具 3。男女复合体:是马厂时期以一夫一妻制为主,或者人薄雾浓云愁永昼权同母权斗争时期“两性同体崇拜的产物。 五.神秘符号,文字起源 柳湾彩陶中千余件器物的 下腹部画有画有各种符号.对于其含义,学术界有两种观点:1.记事符号 2.与原始文字有关.这些符号均出现于马厂类型彩陶上,在柳湾一带尤其集中,为探讨中国古文字的起源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实属难得. 与远古对话,回顾遥远的过去,惊羡古代先民的劳动智慧的果实和非凡的艺术成就,感受彩陶文化的魅力,畅想无尽的未来。 06级中文系(1)班 唐丽 10060110108

Posted in 信仰 | 1 Comment

迟迟未交的观后感

去看彩陶展也有三个星期了,却一直没有把作业发上来。好不容易写好了要发,却发现别人都做得很认真,自己都觉得实在太惭愧了。田老师,拜托你一定手下留情啊~~ 展厅其实不止一个:除了柳湾彩陶展以外,还有马桥文化展,两个地区的文明放在一处,倒很有点意思。柳湾墓地的名气自然不用说的,我第一次知道它就是因为那个著名的颅骨穿孔。这一次也亲眼看到了,心情真有点激动。记得当时听人讲过,颅骨穿孔的形成有好几种解释:一种说法是小孔是由性病造成的(引发脑组织溃烂),但这种孔洞往往不规则,不会是那种整齐的圆形;另一种推测是远古人们的刑罚——倒有点像所谓的金针灌顶;第三种说法是针对前者的,即小孔有骨骼愈合的痕迹(就像骨折过后留下的那一层硬质),所以可能是一种开颅手术。但联想一下 ** 用颅骨制造的各种礼器,或者它与某种崇拜也有什么关系?我眼前的这个颅骨在枕骨和顶骨处一共有三个小孔——是那上面也同样有愈合的痕迹! 正式讲一下柳湾墓地。柳湾墓地所处时代比马桥要晚一些,距今3500~4500年,是目前我国已知的规模最大保存较为完整的原始社会晚期氏族公共墓地,总面积约11万平方米。1974至1978年间发掘,先后发掘出各种文化类型古代墓葬1700余座,有大批贫富分化墓、夫妻合葬墓和殉人墓等,包括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马厂类型,齐家文化和辛店文化。出土文物近4万件,其中陶器1.7万余件,石器、骨器1300余件,装饰品1.8万余件,反映当时农业、手工业的分工和制陶手工业已达到一定水平。 柳湾墓地最常见的物品就是大大小小的彩陶。彩陶多为黑红二色,明烈而质朴,显示出当时人们的审美观——这种庄严尚不乏活泼,可见与绝地天通时代的阴暗威猛还是大不相同的。这些美丽的器具多是墓藏随葬品,所以有很强的装饰性和原始宗教崇拜情结。大量蛙纹的存在,表明这个部族属于女娲部落。蛙纹无疑象征着多子,这对原始部落增加生产力,繁荣部族是有着重要意义的。蛙既可以在水中,又可以到陆地,其跳跃又类于飞禽,具有了贯通水陆空的性质,这一特质正是后来龙的特质。遥远的青海,与如今整个中华民族、龙的传人,该有怎样一种联系呢? 另外,尽管多是随葬品,但总基于日常生活用品而来。在我所见到的各种器具中,基本上没有看见鼎的影子,彩陶壶与器形较大的彩陶瓮则占了主人比黄花瘦席。除蛙纹外,还有不少线条丰满流畅的波形纹和圆形纹。这与马桥文化中大量坚硬的鼎的出现形成了一个鲜明对比。马桥近海,多沙石,地形狭窄。而柳湾地势平缓气候相对比较温和,似乎也不乏水源。据说其中还有著名的鱼形盆,可想而知,当时的青海远非今日可比。(据说唐时陕西还产柑橘,甚至还有犀牛,黄河上游还是温暖的亚佳节又重阳热带雨林——青海的温暖也可以猜想到几分吧。) 陶器上的纹路自然是很漂亮的。然而除此以外,部分陶器上还有许多福形纹。这些福字纹有的是镶嵌在圆形纹里面,有的则与抽象化的蛙纹结合起来,饶有意味。图片解说上讲福字是象征着对太阳的崇拜,而这一符号的出现大约是在柳湾稍后的时期。除了福字纹外,还有许多符号,颇有几分象形字的感觉。这些符号 或许与部落的巫术、祈祷有关,或许象征着部落的图腾崇拜。属于女娲部落的柳湾怎么会有这些对太阳的崇拜呢?《淮南子·精神训》曰:“日中有鸟,而月中有蟾蜍。” 女娲主阴,怎么忽而又冒出一个阳来?老师所说的蛙鸟部落结合的图案我也看到了,两者相结合,或者当时有东方的新部落迁徙而来,并且还融合得不错。另外,我在柳湾墓葬的随葬品中,看到数量不多、但造型极为生动的鸭形壶。这些鸭形壶比马桥遗址所出土的要精致,但造型特点上却与马桥完全一致。马桥文明所处时期大约是距今五千年前,比柳湾要早,两者所属文化范围也不同,在地域上也相差许多——不过由此推想,当时各个部落之间的交流却并没有被地理因素阻隔开来。 墓葬格局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环节。展厅中有一个模拟的墓葬——我先时不知道,冒冒失失地跑上去一看,却见两具骷髅,着实吓了一大跳!后来才看清楚,原来有一具尸骨是放在棺外的。柳湾墓葬的墓内多有木棺,又有陶制葬法(小儿冢的石棺也是一种) 既有单身葬,又有两人以上的合葬。一般都有随葬品,既有石制的斧、锛、凿、刀等生的各种生活用具,马厂类型的各种陶器。这个棺里只有一些陶器,男性在棺里,女性在棺外。当时的马厂文化处于母系氏族公社后期,父系氏族公社早期,男女地位上的差别慢慢有了改变。或许这具棺外尸骨是殉葬的(马桥遗址中就有一具被捆缚的女性尸骨),然而在这具尸骨上没有捆缚的痕迹,死者的姿势也很自然。到底是不是殉葬,总有点不好说。 下面再大致介绍一下马桥文化吧: 马桥遗址的文化遗存分为三个大的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是良渚文化(个别遗存可以早到崧泽——良渚过度阶段)。根据历次发掘结果,良渚文化遗存在遗址中部(I区和20世纪60年代发掘区域)比较丰富,主要分布于砂堤之上和砂堤西侧,地层堆积比较厚,既有居住遗存,也有墓葬。在遗址北部(II区)、良渚文化遗存比较贫乏,以墓葬为主,也分布在砂堤之上和砂堤西侧,砂堤东侧只有小范围的零星分布。第二阶段是马桥文化,这是该遗址最重要,也是分布面积最大的文化遗存,它们在遗址中部和北部、砂堤之上和东西两侧都有分布,而且相当丰富,是这个时期环太湖地区极为罕见的一处大型村落遗址。第三阶段是春秋战国至宋元时期,发现了不同时期的文化层堆积、战国时期和宋代墓葬、唐代水井等遗存。马桥古文化遗址的第四层被考古界视为太湖地区(包括杭州湾地区)的一个典型遗存,1982年定名为马桥文化。 马桥遗址虽说没有漂亮的彩陶,也没有出土精致的骨器,却并不见得就比柳湾逊色。它的石器加工就很精良,甚至有一枚由孔雀石打磨而成的石针。马桥人甚至烧出了原始瓷,尽管大部分陶器做工粗糙,但还是有一些较精致的小器具。总体上说,马桥遗址与其它地区良渚文化相比,却显得朴素得多。这种现象,考古界认为除社会发展因素外,很大程度是受生态环境的影响。新石器晚期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致使沿海地区发生一次大规模的海浸。沿海先民不得不离开故土,远走他乡。这一地区众多聚落荒废,人畜大批死亡,造成马桥文化突然衰落,与良渚文化风格传统渊源相中断。 最后还有一点补充的是,我看到一篇有关中国蛙纹图腾的文章。里面讲到带水珠的蛙纹。远古的人们简化了蛙身,突出两条有力腾越的腿,仿佛挣脱水面,向上飞腾。大量上跃的蛙纹,似乎寄予着人们渴望摆脱水患的愿望。马家窑的居民也同样受到洪水的侵扰,水波、蛙纹,其中不乏他们对自然力的敬畏。水患无处不在,并且由远古延续至今,不能不叫人眉头一皱,黯然神伤。 中文系06 01 班 丁玎

Posted in 信仰 | 3 Comments

云南思茅的一些照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4635.jpg[/img] 傣族象脚鼓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4753.jpg[/img] 民间艺人,我说的是右边的那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4855.jpg[/img] 傣族舞蹈,我这次回家发现现在各种民族的舞蹈都很受大家欢迎,不仅是老人,年青人也很喜欢 可以健身,交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524.jpg[/img] 家乡的腊肉,一般是在过年的时候做,要吃到第二年过年的时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5455.jpg[/img] 这东西竟然还能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5654.jpg[/img] 几乎每家都必备的水烟筒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1/amiche,20061126200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5811.jpg[/img] 这是我们县的一位民间艺人 故事大王 手里的东西大家不陌生吧?烟锅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1/amiche,2006112620224.jpg[/img] 看日出 更多照片请看:http://www.blogcn.com/user45/amiche/index.html#

Posted in 图志 | 2 Comments

和大家分享一些家乡照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275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292.jpg[/img] 这是竜山的照片 祭竜,竜,音Long。祭是汉语,竜是傣语,有研究傣族文化的学者说森林的意思。竜山,即鬼山,有时泛指有山神鬼灵的大山,其附近的森林均视为"神林",不能任意砍伐,否则认为触动神灵,会有灾祸降临。 我最近在《傣族社会历史调查》(西双版纳之四)看到这样一段记载: 勐海有这样的传说:古时,洪水泛滥,各地人民纷纷逃难;在勐海黑龙潭附近(今第七行政村),来了七家爱尼(哈尼)族,五家傣族。当时该地还没有人烟,野兽很多,为了抵御野兽的侵害,迁来的这几户人家不得不共同居住在一棵大树上,共同狩猎,共同分吃野味。两个民族平等、团结、和睦地相处。日子久了,人口增多,树上住不下,就分别住到附近的山洞里,居住的地方随之渐渐的分散了:但是他们总喜欢来到这棵大树下欢宴相聚,把它叫做"山神树"。每年欢聚的时候,杀猪宰牛祭祀;先是由哈尼族和傣族轮流主祭。后来,傣族势力渐大,主祭就由傣族人当任了。……直到现在,哈尼族于每年撒谷前,在属狗那天下通知,属猪天祭"山神树",由黑龙潭傣族"山主"来主祭。……在哈尼族寨子,都有一棵属于寨子的"山神树",每年定期全寨祭祀,称为"祭竜",这棵树又称为"竜树"。 在西双版纳不仅哈尼族有"竜树",傣族也有,因为它曾经是大家的"保护者",不准砍伐,奉若神灵,年年祭祀。 有学者说"祭奄"是傣族对树木、森林崇拜的衍变,"祭竜"来自中国古代的社神。有意思的是,我今天在《荆楚岁时记》中看到一段文字,似乎也是在说这件事情: “十三、四邻会社 祭神飨胙 [原文] 社日,四邻并结综合社,牲醪,为屋于树下,先祭神,然后飨其胙。 按:郑氏云:“百家共一社。”今百家所社综,即共立之杜也。” [译文] 春社这一天,周围邻居都结集起来,举行仪式祭祀社神,杀牛宰羊献祭酒。在社树下搭棚屋,先祭神,然后共同享用祭祀用过的酒肉。 按语:郑玄说:“一百家共立一个社(以祭祀社神)”现在,四民瑞脑消金兽联合起来举行社祭,就是(郑玄说的)那种“百家共立之社”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3118.jpg[/img] 茶马古道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324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334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3343.jpg[/img] 在横断山区和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高原的崇山峻岭之间,千百年来,绵延着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路况最为险峻的交通驿道--茶马古道。   中国西南部各民族的经济、文化交往密切,源远流长。古时的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当地居民以游牧为主,多食肉、奶,而鲜有蔬菜,维生素丰富的茶叶成为高原居民生活的必需品。宋时,滇、藏、川的茶马互市频繁,明清茶马互市内容则更加丰富,进藏多是茶叶、瓷器、丝绸、布匹;出藏多是马匹、羊毛、皮张和药材。仅清顺治十八年(公元1666年),滇茶销藏就达3 万多担,骡马成交上万匹。从云南、四川至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往来商人的脚印、马帮的蹄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踩出了这条翻越横断山脉、冈底斯山脉、喜马拉雅山脉,涉过金沙江、怒江、澜沧江和雅鲁藏布江的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的路线大致有两条:一条经云南普洱茶的产地出发,经下关(大理)、丽江、迪庆、德钦,到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芒康、昌都、波密、拉萨,尔后再幅射至藏南的泽当、后藏的江孜、亚东,出境至缅甸、印度;另一条则是由四川的打箭炉(雅安)出发,经泸定、康定、巴塘、昌都至拉萨,再至后藏日喀则,出境到尼泊尔、印度。   由桥头上山,必经之地为十二栏杆。这里山势峭拔,危崖耸立,像一道难以逾越的石壁横亘在茶马古道上。十二栏杆可以说是滇藏茶马道第一道险要,是当年内地接通中甸的咽喉。过去的马帮路仅一尺来宽,连折12层而上,下面是万丈深渊,对峙的就是玉龙雪山。路两旁悬壁如削,古木参天,令人胆战心惊而又目不绝赏。《云南通志》就有这样的记载:“阑干十二,雪岭千寻,鸟道羊肠,崎岖险仄。”古人行至这里,感慨万端,竟还有兴留下一些诗文。如陪被贬发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云贵总督蒋陈锡入藏的杜昌丁,在他的《藏行纪程》里作有一首五言律诗《十二阑干道中》:“夷险殊化夏,真称行路难。危滩奔一线,峻岭恐千盘。薄暮休回首,临深敢居鞍……”  以上文字转自http://travel.yninfo.com/jddy/jdjs/2002/2002-12/2002-12-09/1039398902_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371.jpg[/img] 茶马古道旁的一百年老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381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39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10/amiche,20061126194019.jpg[/img] 茶马古道旁的新房子

Posted in 家园 | 1 Comment

人类学课程的田野大军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9/dubook,20061126165334.jpg[/img] 目标:和平村族群问题

Posted in 图志 | 3 Comments

三峡蜜橘登陆上海 勾起故乡的回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9/dubook,20061126162822.jpg[/img] 秋风起,三峡橘登陆上海,让人生浊酒一杯家万里之慨。 乡贤屈原有橘颂诗: 后皇嘉树,橘徠服兮。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徙,更壹志兮。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圆果抟兮。 青黄杂糅,文章烂兮。 精色内白,类任道兮。 纷缊宜修,姱而不丑兮。 嗟尔幼志,有以异兮。 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 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 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 闭心自慎,不终失过兮。 秉德无私,参天地兮。 原岁并谢,与长友兮。 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 年岁虽少,可师长兮。 行比伯夷,置以为像兮。 伯夷今何在,盗跖天下游。 金玉如君衣,败絮不可留。 苏世难独立,浊流好濯头。 海上怀故我,杜康不消忧。

Posted in 诗文 | 2 Comments

褚斌杰教授千古!

惊悉北大教授,著名屈原研究专家褚斌杰教授辞世,谨表深切哀悼!北大讣告寄到上大,于转交过程丢失,遂不知北大悼念仪程。本坛学子得褚先生大著教益,现发表先生遗像与大著书影,以志不忘!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8/dubook,20061126145520.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8/dubook,20061126145613.jpg[/img] 褚斌杰教授与学术永垂不朽!

Posted in 信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