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6

海上年俗:车饰图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2/1/suntree2005,2006020205637.jpg[/img] 春节车饰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2/1/suntree2005,2006020205647.jpg[/img] 春节车饰2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2/1/suntree2005,2006020205556.jpg[/img] 轿车车饰 在上海,卡车春节车贴已经数年,今年开始出现轿车春节车画与车联,今天我还见到一辆以传统年画装饰的轿车。道士与和尚安车的仪式很忙。玉佛寺去年就有安车仪式收费标准。比较讲究的到庙里,部分人不到庙里,车买回来先用红布罩上,放鞭一挂,祈祷一番,然后上路。汽车时代带来了汽车的民俗。文化传统在现代化的工具上生根:吉祥平安、富贵幸福是人类的永恒的目标和价值,这就是中国文化的魅力所在。

Posted in 图志 | Leave a comment

铺灯图式 [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1/10/suntree2005,2006013119165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1/10/suntree2005,20060131191746.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1/10/suntree2005,2006013119183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1/10/suntree2005,2006013119192.jpg[/img] 这是上海血湖灯图的铺绘过程。这类图本人先后在《社会科学报》《民族艺术》《CHINA AND WORLD》上发表过,但是这里是一个过程的完全展示,也是这样一种民间艺术样式创作的完整系列的首次图片发布。文字在本论坛发表过,曰《田野撷英:铺灯绝技》。

Posted in 图志 | Leave a comment

春节走向世界:澳洲、欧洲、非洲等地的中国春节

 新华网堪培拉1月30日电(记者米立公 唐迎)澳大利亚各大城市近日来纷纷举办各种庆祝活动,迎接中国农历狗年的到来,活动规模和参加人数都超过往年。 澳大利亚最大的华人居住地悉尼大年初一最热闹。华埠几条街道上多支舞狮队挨门挨户地给商铺拜年,锣鼓喧天,鞭炮震耳,一片喜气洋洋。 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耶马到唐人街给华人拜年,还亲自给舞狮队点睛披红,引得大群路人围观。华埠的德信街还开办了迎春庙会。一位来自山东的游客说:“在悉尼赶中国的庙会还真有点意思。”早在农历腊月二十八,悉尼市长穆尔就亲自启动了庆祝仪式。悉尼华埠文化顾问委员会主人比黄花瘦席郭耀文说,悉尼的庆祝活动长达21天,规模也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参加人数将超过往年。由北京市旅游局举办的“北京风情舞动悉尼”系列活动也将是庆祝活动的一部分。届时,来自北京的数百名艺术家和表演者将为当地民众展现京剧、民乐、武术、秧歌、杂技、高跷等中华文化的风采。 今年恰逢华人到澳大利亚淘金150周年,所以维多利亚首府墨尔本的初一庆祝活动越发隆重。庆祝活动从上午10时半持续到下午6时,州长、市长以及反对党的高级官半夜凉初透员都到华埠贺年。联邦移民、多元文化事务部长范斯通用中文普通话致词,引来一片掌声。她说,当时中国移民经历了极大的艰辛来澳淘金,华人曾占维多利亚州人口的五分之一。她感谢华人对澳大利亚作出的贡献。 许多华人对记者说,现在在澳大利亚过农历新年同十几年以前大不相同了,一年比一年热闹。以前过春节,主流社会没有什么感觉,华人自己也觉得冷冷清清的。现在春节还没有到,澳大利亚邮政部门就发行纪念邮票和纪念币,有些日历上也标出了农历新年。当地人也开始用中文说“新年好”,“恭喜发财”了。各级政要在新年都积极发表贺词。主流英文媒体的有关报道也多了起来。 一位华人学者对记者说,春节在澳大利亚越来越受重视,主要原因是中国的经济不断发展强大,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提高了,澳中两国的经济关系越来越紧密。同时,多元文化也是澳大利亚的社会基础,弘扬中国文化,表彰华人社区的贡献,与澳大利亚政府维护和谐社会的政策是一致的。 新华网约翰内斯堡1月29日电 特写:春节,让南非人与中华文化亲密接触 新华社记者陈铭 袁晔 雨后的南非高地草原是一望无际的葱绿,阳光从将散的云层中斜射下来,使远方山丘上一组金黄屋顶的中式建筑熠熠生辉,仿佛有一股神秘的魔力吸引人们去一探究竟。 待靠近这组建筑物,大门前果然已是车流不息,悠扬的中国民乐混合着焚香的气息飘荡出来,人们穿过一座雕梁画栋的牌楼,竞相朝里走去。 这里是南非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东北方向约100公里的南华寺——非洲规模最大的佛教寺院。29日中国农历春节的第一天,居住在非洲大陆最南端的华人们不忘传统,纷纷到这里上香祈福。不过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还有很多是黑皮肤和白皮肤的南非人,他们慕名前来参加南华寺举办的中华文化慈善游园活动,准备与东方文化来一次亲密接触: 长桌前,人们正等着一位华裔老先生挥毫泼墨,把自己的名字变为宣纸上龙飞凤舞的中国字。来自比勒陀利亚的琼斯小心翼翼地捧着墨迹未干的纸对记者说,回家后她一定要把它镶在镜框里。另一头,一个印度裔的小姑娘正专心致志地学习剪纸,母亲坐在一旁微笑着默默地注视着她。 自从一个世纪以前中国人漂洋过海来到南非当劳工开始,中华文化就在这片土地上落地生根,那些出售瓷器、草药、东方调味品的中国小店和餐馆可以说是最早展示中华文化的窗口。近几十年,特别是1998年中国和南非建交以来,两国的文化交流随着双边关系的迅速发展不断深化,已经拓展到语言、影视、绘画、图书等诸多领域。不过每年春节仍是最能激发南非人对中华文化兴趣的时候。 在南华寺气势恢宏的大雄宝殿内,有人在佛像脚下虔诚地跪拜,也有人在一角排队,等着要亲身领略中国针灸的功效。广场上的放鞭炮、舞龙等节目,以及摊位上出售的炸春卷和红灯笼,也让过年的气息更加浓重。 住在约翰内斯堡的玛格丽特·克拉彭告诉记者,她是从当地电台新闻中得知南华寺要举行春节庆祝活动的,于是和朋友相约来这里看看。今年67岁的克拉彭不仅对佛教略懂一二,而且还知道自己的本命年是兔年。 像克拉彭这样对中华文化感兴趣的南非人如今正日益增多,28日晚在约翰内斯堡市中心老唐人街举行的舞龙舞狮和焰火表演就吸引了近千名当地民众,他们与中国人同歌共舞,举杯庆祝狗年的来临。 据估计目前生活在南非的华人有20万人左右,他们遍布南非的城镇乡村,从事贸易、开店等生意,日益成为这个“彩虹国度”的新兴族群。通过不断加深的接触,不少南非人已开始了解到,除了“李小龙”,中华文化其实还有更多的精彩。 南华寺的活动只持续了一天,不过好戏还没有落幕。再过几天,由中国驻南非大使馆组织的新春招待会即将举行,来自福建省的艺术团将在约翰内斯堡演出。元宵佳节前,居住在约翰内斯堡 ** 街的华商们还将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南非民众也将有更多机会与华人们同乐新春。 新华网消息 法莫道不消魂国《欧洲时报》日前发表文章说,源自中国的春节民俗文化走向世界,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重要之影响的延伸;是中国经济奇迹、“中国制造”无处不在现象的折射;是中国文化广泛被当地主流文化所接受的标志.文章说,你今年已经数不清,全世界有多少国家过起了中国年,有多少国家发行狗年纪念邮票,有多少人会用中文说“过年好”,又有多少不会说中文的老外在大年初一准时向您用外语拜年。 今年春节与往年不同的是,春节已经作为一种有影响的民俗文化,真正走向了世界。据报道,欧洲各国今年的中国年味可谓从未有过的浓厚。 德国首都柏林,商场里摆放着印有中国文字的贺年片,每张贺卡里都有一条不同的孔子语句,可谓匠心独具。每一张贺卡都在传扬着一条“家和万事兴”的和谐文化。贺卡背面是中华民族的象征——龙的图案。德国人对这样的贺卡,趋之若鹜。这就是文化的浸润。 中国春节还出现在柏林州小学校的教科书中。在小学四年级的英文课本里,专门有一课介绍中国春节,按照教学进度安排,正好赶在春节到来之前学习。老师在对中国春节进行总体介绍后,发给每个学生一个印有十二生肖、“恭喜发财”和生肖年表的问题册,让学生通过回答问题加深对中国春节的认识。德国孩子们不仅会说会写简单的汉字,还学会了包饺子。 在英国,“2006年伦敦中国季”活动, 于大年初一在伦敦开场,主流社会与当地侨社共同庆祝丙戌狗年的到来。 大伦敦市市长肯·利文斯通(KenLivingstone)代表大伦敦市政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发展大国,伦敦是世界上最为国际化的大都市。伦敦只有同中国建立商务、经济、旅游和文化上的坚固联系方能受益匪浅。‘2006年伦敦中国季’活动将为这个恢弘国家丰富多彩的文化和历史、以及伦敦华人为我们文化和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而喝彩,同时进一步加深伦敦和中国业已存在几个世纪的紧密联系。” 首相布莱尔向华人拱手拜年的照片遍布媒体报端。 在法莫道不消魂国,春节文化经过当地华人社团10多年的精心“培育”,经过中国文化年的强力推动,已经在各地深入人心,遍地开花。过去,华人组织的春节彩妆游佳节又重阳行,很难引起政界的注意;今天,巴黎各个区府争相与侨社联办活动。“华侨华人2006新年团拜”活动于大年初一晚在巴黎13区区政府隆重举行。主流社会如此“融入”春节文化,堪称前所未有。 文章说,当人们走在巴黎奥斯曼大街的商业街区时,会恍然觉得回到了中国。百货公司披挂上红、金两色的唐装,巨大的“福字”倒挂在屋顶,所有中国客进店即获赠“红包”。寸土寸金的沿街橱窗中,展览着30多幅“中国红”系列图片,向全球游客展示着中国各地欢度新春佳节的红火场面。 文章最后指出,中国春节文化,是一种家的文化,一种团圆的文化,一种和谐的文化。这是春节之所以走进西方人日常生活的魅力所在。

Posted in 时评 | Leave a comment

王志明:雍正年間的邪教和邪術

  清帝國的意識形態十分強烈,任何影響政治安全的民間宗教信仰和崇拜形式都被貶斥為「邪教」和「邪術」。在「大一統」帝國的歷史上,這些民間宗教和信仰形式在西北和華北地區往往與農民反叛相關,統治者視之如仇。在雍正時代,中國北部的社會秩序較為穩定,但運河沿線和南部地區的「邪教」和「邪術」卻給「盛世」增添了一些隱患,本文試圖根據雍正年間的官員奏摺來考察這一地區的「邪教」、「邪術」案件。 一 運河風波   羅教是雍正朝最大的「邪教」。該教是佛教禪宗的世俗化形式,為山東即墨人羅孟鴻(即羅祖)於明正德年間創設,信眾主要是戍邊和運糧軍人,運糧兵丁由運河沿線將羅教迅速傳播到華北和東南各省。馬西沙認為「清代北方羅教勢力漸衰,而為八卦教等教派取而代之」1。但就雍正朝各「邪教」教案數量和傳播路徑分析,純粹的羅教在南北各地並不多見,其傳播中心仍然在山東、直隸一帶,南方的羅教組織普遍比較散弱,而八卦教對帝國的政治安全則無甚影響。雍正年間以羅教為中心的各「邪教」教案簡表如下(以查訪時間為序)2: 教 名 教 首 查訪時間、地點及信仰、組織和傳播狀況 出 處 順天教 劉言基 雍正二年,直隸邢台縣。由劉言基曾祖流傳下來,供奉真空老祖、金公、無生佛母、黃婆塑像,每月聚眾燒香。 《諭旨》李維鈞,二年六月十二日,《四庫全書》,冊416,頁555。 空子教 李萬祿等 雍正二年,山東省魚台縣、金鄉縣、單縣。李萬祿組織信眾朔望焚香,傳頌八卦歌口訣,閉目運氣默念「真空家鄉,無生父母」二語,謂「內承法」,不會此術謂「外承法」。會內承法者給予來生品級,交謝品級錢。一人入教,全家皆為信眾。 《彙編》陳世倌,二年九月十二日,冊3,頁614-16。 大成教 吳滔天女婿 雍正二年,江蘇省邳州。吳滔天死後五十年未葬,傳言金剛不壞,每年正月十三日、二月二十日、九月二十七日,四方信眾前來拜香,謂之「朝祖」,後由其婿承傳。 《彙編》陳世倌,二年九月十二日,冊3,頁614-16。 道心教 范子盛 雍正三年,浙江省溫州。范子盛供其教傳自福建省城湯門,教主為張姓「彌勒老佛」,王文治為主倡者。范子盛以五爪金龍紙書姓,暗藏字眼,並有金銀牌符和丹藥,謠傳天塌時可避禍。溫州信眾有五千餘人。 《諭旨》甘國奎,三年六月初二日,《四庫全書》,冊419,頁202-203。 道心教 王文治、陳立昭 雍正三年,浙江省溫州、處州。王文治之祖王還初從張姓傳道心教,以銅錫小牌招人入教,被官方仗斃於福建省城。四十年後,溫州人陳立昭冒稱張姓教首,與王文治在浙江傳教。 《彙編》滿保,三年六月初三日,冊5,頁252-54。 羅教 無 雍正五年,江蘇省蘇州府、長洲縣運河沿岸。查出羅教十四個庵房,庵主皆供佛念經,與運河水手有往來。 《彙編》陳時夏,六年正月二十九日,冊11,頁531-32。 空子教,三元會 牛三花拉 雍正六年、七年,山東省青州府,萊州府。牛三花拉經商、行醫,為人超度三代宗親,與三名女性崇拜者同居。其教無明確名稱,有四句咒語:「正空家鄉,無生父母,現在如來,彌勒我主」。信眾每月交三個香錢,一年取一兩次。   《彙編》蔣洽秀,六年八月十四日,冊13,頁194;《彙編》田文鏡,六年九月初八日,冊13,頁404-406;《彙編》田文鏡,七年七月二十一日,冊15,頁821-23。 羅教 羅明忠 雍正七年,直隸、山東、浙江、福建。羅明忠為羅教第七代傳人,被捕後供出永平府、保定府、天津州、河間府、登州府、寧海州、蘇州府、杭州府、汀州府、漳莫道不消魂州府、泉州府等地的羅教信徒。 《彙編》費金吾,七年八月二十八日,冊16,頁461-63;《彙編》劉世明,七年十月十三日,冊16,頁917-2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理论 | Leave a comment

请各位提出分类意见。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新年好!本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年初一有一项发现:可以给论坛的文章分类了,本人今夜无眠。这样,困扰本论坛的流水帐式的问题已经解决,论坛已经具备推广的形式素质了。 怎样的分类才是合理的呢?请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提出宝贵意见。一方面,大家发表文章也自己就可以加以分类。对于已经发表的文章,我们将花费一些时间加以处理。但是,先要有好的类目。 新年目标:把本论坛建成一个较大的民族民间文化信息中心和交流中心。 能够分类,我们更有信心了。:em211::em223::em221:

Posted in 信息 | 2 Comments

昆明年俗

大家过年好!新春愉快,阖家欢乐! 第一次在昆明过年,响应田老师的号召,给大家讲讲昆明的一点年俗。 昨天在菜市场见许多人在抢购堆成小山似的甘蔗。这种甘蔗尾部带一点根须,顶上留着长长的绿叶,付了钱的人乐呵呵地扛走两根。回到二叔家,他也扛回了两根甘蔗,叶冲上,放在大门背后。云南土生土长的二婶说,这是昆明的风俗,到除夕夜十二点的那一刻,要把甘蔗颠个筋斗,根冲上叶朝下放在门后,这表示“翻梢”,一年更比一年高。两根甘蔗代表好事成双。 今年昆明二环路内主城核心区为禁放区,二环路以外区域实行限制开禁。二叔家位于二环内,但从零点前五分钟起,鞭炮声还是嚣张地此起彼伏起来。小区门口早早竖起的警示牌毫无作用,楼道里、空地上鞭炮在响,天空中烟花在绽放。二叔颇后悔做了一回守法市民,零点之后带领我和弟弟去街上感受节日气氛,顺便买鞭炮。我们走了两个商店,柜台上都没有出售炮竹,但凑近低声一问,老板便偷偷拿出了鞭炮和手花,成交!安全法规与风俗民情之间,我还是倾向于冒点险享受火光与炮声。 大年初一,早上吃汤圆,团团圆圆;一整天不能扫地,以免财被扫走;不能用刀,避免凶光。 大家那里有什么年俗,多多讲讲啊!

Posted in 岁时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田兆元:大年初一在沈家池圈 [原]

上海的年俗是一种多元的景观。但是,上海本土的传统却是年俗的主流。除了原先的不多的上海土著,后来上海发展的大量的人口迁入,多数还是同质文化的江浙地区的人,因此,其年俗是异中有同,整个文化也呈现出整体性。 今年我最关心的是沈家池圈的状况。沈家池圈是我在上海大学期间开辟出来的一个实习基地,我在本世纪开始的时候在那个村子里住过一段时间,和那里的村民有深厚的感情。那也是我的田野实习的场所,在那里开始了我的民俗调查的起步。关于宅神祭祀,关于铺灯绝技等内容的论文都是在该村的田野经验写成的,该村是民俗学人类学和社会学研究不得不重视的场所。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也曾经在该村调查很长时间。我们在这个村子里可以目睹乡村消失的全过程,然后观察乡村的文化遗产的走向。在沈家池圈留下了我的许多回忆。但是,那个村子很快就会消失了。因为有半年多时间没有去,上次游红霞报道该村开始拆除的消息,使我大吃一惊。因为琐事太多,终于,在农历狗年的大年初一,我来到了沈家池圈。 按照上海的习俗,大年初一是不好到人家家里去的。我第一站到了村里的门房,那里有我认识的两位阿姨。拜年客气一番后,我们聊起了过年的习俗。一些经验还是我过去没有深入了解的。如,关于大年的老祖宗祭拜问题。他们从下午开始,祭祀时间长达一到两个小时,一般是一根蜡烛的时间那么长,其中还要换几次燃香。在我老家湖北宜昌,祭祀祖先的时间较短,他们说祖先吃饭,只是哈一口气就吃过了,你只要观察一下碗底有没有汽水,如果是干的,表示祖先吃过了。在上海这么长的老祖宗吃饭时间,我是没有估计到的。这中间不能碰到桌椅,小孩子要特别照顾好,碰到就会不好。我的城里的学生说,他们不小心碰到祭祀祖先的桌椅,要道歉。沈家池圈的八仙桌是南北向的,南面空出燃香烛,祭拜,其他三面摆酒杯饭碗,烧得菜摆在中间。摆左手筷与否要根据家里的传教,老辈子说,老祖宗里有左撇子,那就要在酒杯饭碗的左边摆筷子,一般则摆在右边。这和闵行地区的华一村不一样,华一村总是要放左手筷,他们是估计老祖宗里面有一两个左撇子。一根蜡烛燃完,一般也就表示老祖宗用餐完毕。于是,放鞭放炮,把饭菜热一下,人们开始吃团年饭。 村里的外地民工回去一些,但是还有一些在这里过年。他们燃放了许多鞭炮,张贴了红红的对联与彩贴,福字、财神是主要的年画样式。他们要不要祭祖呢?两位阿姨说,不需要,他们的老祖宗不会来。他们很严肃地说,不许他们在家里祭祀他们的祖先,因为两个老祖宗在一起会不高兴,家里的老祖宗会把他们的老祖宗打出去。家里要是来了外来的祖宗,会倒霉的。他们表示,住在他们家里的外地客户没有祭祀祖先。 我到一位阿姨家里的外地民工那里去问问,那位搞装修的安徽同胞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去了。他们没有祭祀祖宗,他们说在外地,老祖宗也不会来。但是,这位安徽的装修工说,昨天,有个人在屋外的空地上烧香了,烧了好一会,看来,外地人并不是忘记老祖宗了。 我碰到我原先居住的房东老太,老伯两年前去世了。他和我一起在电视台露过面,是一位著名的媒人,为村落撮和了几十对夫妻,是村落发展的重要人物。我对他一直很尊敬。老太家里有一户安徽的家庭在这里过年,我给他们拍了全家福。发现他们烧了一桌菜,他们有在上海打工的亲戚要来。我发现在他们租借的一居室里,竟然有一个小小的香案,插有两根香烛。这就是他们供奉老祖宗的供桌。他们是简单祭祀过的。这说明不少的外地人在上海祭祀了他们的祖先,信仰民俗和民俗融合在一起,进入了城市的边缘。这家安徽的家庭男的是为韩国包装作加工工作的,女的则是保姆。他们在上海已经有五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此外,我一直关注的车贴车联,在村里又有新发现。原先主要是卡车上的大红的福字,一路顺风,四季发财的简单的条幅,没有古代车联有文化,一位朋友告诉我,他看到的两轮佳节又重阳大车车联有“双轮如日月,一轴定乾坤”的车联,很有气势,现在没有这么好的车辆对联。去年我看见前面有一辆车有一副完整的七字联,当时记住,等到停车后没有及时记下,很懊悔。今年最大的收获是发现一辆安徽牌照的小轿车前面有一个红红的并且造型很讲究的福字车贴,十分漂亮。 天色已晚,我要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些小区里物业布置得很有节日气氛,有的则不负责任。前天我到师母住的金沙雅苑,发现很有文化氛围,有撰写得很工整的对联。反观一些收费很高的物业,往往只是知道骗钱。 今年和往年一样,一些跨国公司的门前红红火火,像肯得基,都有对联。我是在考察了一些跨国公司弘扬民族文化的行为后改变了对这些公司的看法的。有人说,他们这样作是为了赚钱,我不否认,但他们客观上为中国文化的发展作出了贡献。我对此有很高的评价,觉得有些国营企业不知道弘扬民族文化精神,又口口声声说民族品牌,不弘扬文化传统的企业是民族品牌的创造者,还是借机要老百姓花很大的钱买较差的产品?我很怀疑这些企业的动机。我很尊重民族企业,总是把有限的消费用在购买民族品牌上。但是,有时候我会很失望,一些企业老板总是那么素质上不去,他们从股民那里圈来大量的钱挥霍,也不能很好代表民族形象。还有一些国营企业是亏损大户。不说了,祝他们好好进步,提高境界。 明天初二,可以外出拜年了。

Posted in 岁时 | 2 Comments

恭祝各位新春吉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6/suntree2005,2006013011316.jpg[/img] 海上风是大家的家园,我们这里有小辈有长辈,我们在这里愉快成长,望大家一如既往地关爱,让海上风家族不断成长壮大!新年到了,恭祝各位吉祥如意,身体健康,事业有成,心情愉快!

Posted in 信息 | 5 Comments

文化发展和研究需要成熟的理论体系

文化发展和研究需要成熟的理论体系 刘锡诚 自从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和国务院文化部先后启动民族民间文化抢救工程和保护工程以来,在我国大部分知识分子和政府官半夜凉初透员中的“文化自觉”意识已大为提升,一个以保护和抢救濒临失传的民族民间文化为目的的文化理念和文化行动,渐而深入人心。但,从全国来看,这项涉及全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行动,其理论准备是严重不足的。所谓理论准备不足,主要表现在:长期以来把文化等同于政治,对人类历史上创造的任何文化现象,不是科学地探究其合理性和规律性,而只习惯于简单地以精华或糟粕、进步或落后、香花或毒草、有益或有害、好或坏等政治概念和二元对立的方法莫道不消魂论给予判决,于是,在这种非此即彼的方法莫道不消魂论指导下,就把民间文化、包括属于民间信仰范围的种种文化事象统统看作是封建的和迷信的,甚至视之为人类理性思维、以及正在提倡和培育的先进文化的对立物,成为谁也不敢碰的禁区。这样一来,如何正确认识文化的发展和嬗变规律就显得十分必要了。 文化的发展和嬗变规律,最基本的一条是在继承中发展。不可能有一种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或从地下钻出来的崭新的文化。关于这一点,列宁早在1920年就在《共青团的任务》一文中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立场作了阐述。他说:“无产阶半夜凉初透级文化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那些自命为无产阶半夜凉初透级文化专家的人杜撰出来的,如果认为是这样,那完全是胡说。无产阶半夜凉初透级文化应当是人类在资本主义社会、地主社会和官僚社会压迫下创造出来的全部知识合乎规律的发展。” 在西方文化人类学中,西方文化学者们虽然对以进化论为基础的文化学说采取了轻慢甚至否定的态度,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不同的原始部族文化的特性及其整合的研究上,但他们同样也承认文化发展的规律是继承和延续。深受弗兰斯·博厄斯赞扬的美国当代文化人类学后起之秀本尼迪克特就说过:“我们西方文明都保持了他(指从操闪米特语、含米特语和地中海地区的亚白种人,以及后来斯堪的那维亚人——引者)的文化的延续性,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我们应该完整地把握我们人类所谓继承的全部内涵。” 继承是文化发展规律中的核心规律。继承不等于因袭,不等于没有发展,文化的群体性也不等于不承认个人创造对文化发展的积极作用。 西方人类学家们研究视野中的那些族群文化,并没有我们中华民族文化那样悠久的历史和那样复杂的现象。西方文化人类学家们常常乐道于西方现代文化相对于原始文化的复杂性,然而却几乎没有人谈到中华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中华民族的文化,大致是由两层构成的,一层是被称为“精英文化”的上层文化,另一层是源远流长(可直接上溯到原始文化)、受众极广的民间文化。由于民间文化长期得不到上层文化和统治者们的重视,特别是在儒家的“不语怪力乱神”的思想下,下层的民间文化虽然几乎是亿万平民百姓所创造和享受的文化,却一向像野草一样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五四”新文化运动爆发,一批文化革莫道不消魂命的战士,大声疾呼并身体力行地提倡白话文,提倡搜集和重视民间文学,他们的最终意图无非是要把这两种文化整合起来,使中华文化成为亿万平民百姓看得懂、能享用的平民文化,但这种整合的进程,后来被种种原因、包括来自他们本身的原因所打断了。 不论什么观点什么流派的文化学者,大家都承认这样一个原则:真正把人们维系在一起的是他们的文化,即他们所共同具有的观念和准则。文化是一个民族认同的最根本的因素,文化是民族凝聚的最强大的力量。有许许多多的事情(事件)可以改变文化发展的方向。比如战争。比如异民族的侵略和奴役。都可能成为改变文化发展方向的决定性因素。但归根到底,文化的发展嬗变的驱动力来自于文化本身,而不是来自外部。把文化等同于政治,或用政治改变文化,可能取得一时的或某些效果,但最终文化还会回到自己的道路和位置上去。如20世纪50年代以来,特别是“文瑞脑消金兽革”中,我们对民众中的民间信仰采取了摧毁庙宇、取消庙会等许多过激措施,到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政治环境宽松起来,庙宇、庙会又相当普遍地复苏起来了。民间文化本来就与民间信仰不可剥离,这些民间文化活动的复苏,说明了文化发展嬗变的驱动力不是外来的强加的力量,而只能在其自身。这大概可以称得上是文化发展嬗变的一条规律吧。 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国策的今天,现实向我们提出了新的问题:文化研究要迎头赶上,要在开展实地调查的基础上发展和深化文化研究,建立有中国特色的文化理论体系。中国是文化大国,是古老文明之国,我们理应有自己的成熟的文化理论体系。这种理论体系,既不是继续崇尚在阶半夜凉初透级斗争年代建立起来的将文化与政治等同起来、继续坚持“非好即坏”的二元对立的理念,也不能盲目地把外国的文化理论及其框架原封不动地搬进来,并奉为经典,而不解决中国文化问题。这两种倾向都应当摒弃。 原在《学习时报》第321期,2006年1月23日

Posted in 理论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田兆元:《宝莲灯》故事新编与简评 [原]

《中文自修》杂志举行传统故事新编比赛,要我作一期评委。传统故事新编是否合适是一个问题,这是一时难以说清除的,但是故事已经写出来了,是一定要评的。我觉得至少它普及了传统故事,引起人们对传统故事的兴趣,还是很有好处的。现将这次大赛的三篇故事登出,也把本人的评语附后,请大家看后批评。 田兆元 故事新编 责任编辑:胡智英 故事原型:《宝莲灯》 交 换 湖北省仙桃市汉江中学 荣玲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我带着仙女们来到这凡间,体会娘所描绘的凡人生活。一个书生在我的像前题了一首诗,这一刻我突然有点明白娘对爹的感情。我又惊喜又害怕,我能体会娘苦苦等待的痛苦——这一世能得到的快乐却要用生生世世的煎熬来交换。 我解下自己的红纱披在他的身上,却不料惊醒了他。我读出了他眼中的惊喜,那份热情让我着迷,我却有意躲过。仙女们知晓了我的心意,说:“仙界无情,人间有情。希望圣母认真思量。”我朝他点点头,我知道,我将永远失去仙位。带着坚定的心,我违背了天条。 风云突变,黄云翻滚,二哥和众神愤怒而至。我乞求二哥能放过我们,我知道,二哥本领超群,我只能软化他,不能对抗。就在他抓走彦昌时,我拿出了宝莲灯,这才是惟一的办法。乞求只是软弱,二哥信奉的天条,是不容我用懦弱来回击的。 望着手中柔软的婴孩,我的绝望代替了欣喜。可是一切又犹如新生的花瓣,正慢慢地走向腐烂,快乐的日子还有多长呢? 二哥又来了,宝莲灯却不见了。他竟然让他的哮天犬偷走了我的宝莲灯! 跪在刺痛的腐叶上,我说:“拿我的命交换他们的命吧!”他说:“不要贪恋凡尘了,妹妹。让我杀了他们,你还可以继续留在天庭。” 我的泪流了下来,滴在冰冷的剑上。“哥,你不懂……” “别再执着了,妹妹!……” 风在我的耳边呼啸。一不留神,那可恶的哮天犬竟将我的沉香夺去,恶狠狠地要往山崖下摔…… “不,不要,我的孩子!” 我发疯似地朝哮天犬奔去,二哥拉住了我,冷冷地说:“死了心吧,跟我回去!” 我狠狠地甩开他的手,拿起宝剑放在脖子上,白光一闪,我的眼前只有小沉香往山崖下坠落的情景。 …… 明亮的四壁,像惨白的面容没有一丝血色。我被监禁在冰冷的华山中。我想我的永生都会在这里度过,但我不后悔。天庭虽然能禁锢我的躯体,却禁锢不了我快乐的过往,而生,是为了证明爱存在的痕迹。 15年,我能感应彦昌终日的苦守,他拿世俗的名利交换对我的爱恋。 15年,如果兄长允许我拿生命交换沉香,那么现在他一定是一位风度翩翩的英俊少年。 15年,…… 突然,一声巨响,华山訇然中开,一位少年手持巨斧,抖落灰尘,站在我面前。他的脸上绽开笑容,而他的嘴角却有鲜血缓缓流下,他用最后的力气呼喊:“娘,我终于见到你了!” 他慢慢倒下,鲜血染红了惨白的岩石。 我抱住倒在地上的沉香,泪水潸然而下,岩石的巨大震力已经伤及他的五脏六腑,他的手脚渐渐冰凉。 本来,娘是想用自己的命来换你的命,谁能想到,你却用你的生命换回了我的自由! 弃婴沉香 上海市大同中学 施圣陶 惨白的病房内,三圣母望着怀中脸色发紫、呼吸急促的沉香,开始犹豫了。她想起了沉香的爹,她深爱的书生,自从被公司送去国外发展后,便杳无音讯。她叹了一口气,低头继续哄起孩子。 这时,走进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三圣母低声说:“哥,你来了?” 宝莲灯柔和的灯光照在沉香的脸上,二郎神用大手抚摸着自己的外甥:“沉香,苦命的孩子。” 三圣母哽咽着,二郎神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必须抛弃他,以我们的情况是治不好他的先天性心脏病的。” 三圣母紧紧地抱着沉香:“一定要想办法救活他!” “没问题。”二郎神说,“我可以让大家捐款给他治病。别忘了,我还有火霹雳这个记者朋友!” 不久,查房的护佳节又重阳士一阵惊呼,引来了值班的医生。只见房间里站着一个手扛摄像机的记者,正在拍躺在地上的沉香。旁边精美的宝莲灯下还压着一封信,大意是说沉香的亲人出于无奈才放弃这个孩子,希望医院能治好他的病。这盏宝莲灯是传家宝,希望孩子能在十七年后的中秋节拿着它在断桥上等母亲。母亲只求见他一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读书 | 2 Comments